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嘎呀河畔的黄昏高维生(满族)


  高维生(满族)

  出了百草沟小镇,过了一座桥,鹏山把车子停了下来。一跨出车子的门,我被西边天际的景象惊呆了。河上空的火烧云,激烈地变幻着色彩,笨重的黑瞎子,气势汹汹地扑来,一条红鱼儿在游走,追逐前面的小鱼儿,两条狗张着大嘴,吞吃一朵朵彩云。

  黄昏来到嘎呀河边,水中倒映着天上多彩的云,挖沙子的挖掘机,还在河滩上机械地工作,带钢齿的斗,把沙子装进载重汽车中。秋天是嘎呀河的枯水期,露出大片的河滩,掠夺般的开采,破坏了河两岸的资源。过去的百草沟,到了这个时间,筏子靠岸,拴在岸边,不再往前漂流了。筏夫们准备过夜,还要由木税局验筏征税,这一套手续完成后,才能开始下一段行程。历史上放木筏的情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有在文献资料中才能查询。

  嘎呀河发源于老爷岭山脉,途中接纳了多条大小溪流,最终注入图们江。嘎呀河的名字很有地域特点,它在辽金时代被称为“潺蠢河”,而到了清朝称为“噶哈哩河”,以后又改叫嘎呀河。全程216公里,流经途中,百草沟是重要的必经之地。嘎呀河沿岸有着丰富的森林,地下埋藏着金、铜、煤、石灰石多种矿产资源。尤其是嘎呀河丰沛的水量,滋养两岸的土地,它也是运输上的一条黄金水道。这块满族发祥地,还被列入封禁之地,为皇家贡奉过“东珠”。清代的采珠是有组织的专业性劳动,在东北的各条水域都有固定的采珠队伍,不是任何人都能捕捞的。

  采珠,每年春季江河解冻始,直至深秋结束,亦有延后至结冰之前者。珠丁有近大半年时间抛家舍业,露宿荒野,苦不堪言。

  采取方法比较简单,用具也比较少,主要是船只、撑杆,以及小刀等。

  首先将船只驶向指定的江河口岸起点处,安扎帐篷。船头固定一长绳。顶端拴个石头坠子。当船只驶达稳水处后,将石坠抛入水中起固定船只的作用。之后,珠丁们才各自撑杆潜入水底,若摸到或脚踩到蛤蜊时,即将其捧至水面,扔入舱内,若天气寒冷,每下水一刻后,须摸船帮饮-口烧酒。若船只栽满蛤蜊时,可将船靠岸就地将蛤蜊逐个剖脊开膛。往往上千个蛤蜊中,难得一个成珠。

  我在嘎呀河边,没有发现采“东珠”的珠丁扶着船帮喝烧酒的样子,也没有看见在山野粗口声中,木筏停泊在嘎呀河边的情景。鹏山对我说:“照一个相,这是难得的纪念。”调整情绪,背对着火烧云,快门响动,思绪却在历史中游走。在满语中采珍珠称为“尼楚赫”,后来还演变成一种体育运动项目。比赛时要有两队对抗,一队六至七人参加,场地为长方形,在中线两边需要划三条线。它们分别是水区、蛤蚌区和威呼(满语,“船”之意)区。队员站在自己的威呼区里,手持网兜,接到采珠人在水区投过来的球就得分了。在蛤蚌区内,各队有两名队员持球拍,充当水中的“蚌”,拦截对方投过来的“珠”,余下的队员都是“珠丁”,充当采珠人。

  我向河边走去,想捧起彩色的河水。童年看到火烧云在姥姥家门前的溪水上空堆积变化,姥姥说:“天狗来了,小孩子要听话,不然天狗把你吃了。”长大了,读萧红的《呼兰河传》,她写家乡的火烧云,充满了深情的爱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