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掰柚子


□ 罗文发

“爸,我口干……”儿子说。
五十开外的父亲就坐在儿子的身旁。儿子的话语是随着那装满雪碧、可乐、矿泉水的小货车打车厢经过时发出的。声音不大,却拨动了父亲的心弦。父亲的手便去摸上衣口袋,然而掏得有些犹豫,那时小货车被前面的叫买声喊走了。父亲说,“东,我们带了柚子哩。”
儿子说,算了,爸,您真该背一桶纯净水来的。
父亲笑笑,柚子好吃。父亲那欣慰的口气,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极想知道他的那只柚子的色泽,形状,味道如何?
上车后,从简短的聊天中得知,父亲从山区到城里打工,每天替一家小厂给客户送纯净水。儿子今年十八岁,考上了邻省的名牌大学,父亲凑足了几千块钱送他去学校报到的。行李架上父亲取下一个塑料袋,捧出柚子,柚子呈葫芦形,青青的皮,拿在手里有些沉,想必果肉饱满。我猜不出这柚子是他上车前所买,还是自家屋带出来的。“先生,您有小刀吧?”没有。我抱歉地说。他又转向同座的几个女孩,她们都摇摇头。本来他可以向后面再借借的,可木讷的父亲就此作罢。
“爸,没有刀怎么打开?”是呀,柚子是非得剥去皮不可的,不像梨子、苹果洗洗就能吃。
父亲默言地将柚子按在自己膝上,右手下劲去掰。那柚子皮密度高,十分紧结,任你怎么掰,硬是不见裂开。父亲吁了口气,手便歇在了上面,光滑的柚子皮上是那粗糙的手,粗糙的右拇指头上缠了一块创可贴。人呀为什么会口渴?有时渴得真不是时候。打工的父亲心痛兜里的钱,本来可以像其他乘客一样,给孩子买瓶可乐或者是矿泉水打开就喝。一脸风霜的父亲在用自己柔弱的父爱送儿子上大学,也许更要苦撑着让儿子把学业完成。父亲那时嘿、嘿地笑了一下,几丝阳光爬上额头。他抬起右手,我不有指甲吗。右拇指的指甲壳便使劲扎入柚子,父亲的那指甲尖儿终于扎开了一道裂纹。但是那创可贴已经松脱,老的伤口弄破了,在一阵阵地痉挛和颤栗中,父亲舔去指头的血。儿子便说,爸,我不吃算了。
随着那一块块不规则的柚子皮掰下,我的心也便回落到实处。倒是父亲沉得住气,撕净了里面的一层层白皮儿。只听得“哧啦”地一声脆响,圆球般的柚肉一分为两。父亲剥下那一梳梳,船儿般的柚肉翻转过来,晶莹剔透,像一粒粒微型的牙雕。我咽了口口水,发现父亲为了掰开这只柚子足足用去二十来分钟。他把那杰作递给儿子,儿子接过,腮帮蠕动,嘴角溢出线线的汁液,我想那柚子一定津甜无比的,十分解渴。那时间,父亲跟我们一样把眼睛转向窗外,喉结暗地滚动。眼见窗玻里的父亲按着拇指头,父亲那手指尖儿上流淌的,是对儿子的情怀。
我相信,从送儿子走进高等学府的那一天起,父亲会静静地等待,等待着儿子大学毕业走向社会的那一日。我设想,假若父亲老了回乡,工作后的儿子某一次回家探望,父亲提出,“东,你也像当年那样用手给我掰个柚子吃吧。”
儿子会掰吗?
也许会。也许会说,爸,还是泡一杯我给您带回的名茶吧,香茗在手既有档次又生津解渴。话虽不无道理,但质朴的情感往往是原汁原味的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