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棵苞谷


□ 欧阳黔森


三崽在房前小山头上种了八棵苞谷。那山不高也不大,却很陡峭。山岩白灰灰泛着石青,横七竖八地倒在山体上。
石山,就是一座石山,三崽有时候傻坐在房前看那山,只能这么想。
这山光秃秃地没长一棵树,七拐八弯的石缝里长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草野花。当然在一些石头缝隙大一点的地方,还长着一些长了不知有多少年却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小树。三崽小时候上山玩耍就看它长那么点高,三崽长大了长高了它还是那么点高。要说它长了也只是长了一尺高。人比树长得快长得高,说给谁听谁也不相信。可是在这山上,你不信那小树,还不相信你的眼睛吗?所以,三崽从未把这小树当成树,有这样的树吗?如果这东西都叫树了,那村头那几棵高得连大人也须仰头望的树叫什么?
说是小树,是它长得太不像草了,又寻思不到用什么名来喊它,是东西总得有个名吧!小树是没什么用处的,要等它成材来用,三崽知道他是指望不上的,以它向上生长的速度和三崽往老长的速度来看,可能要到三崽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也可能用它不上。三崽对于小树没指望,并不说明三崽不关心它们,它们毕竟长在自家的山上。
三崽上山去找土种庄稼的时候,是细心地观察了那些小树的,所幸山上也没有几棵小树,他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熟悉了所有的小树。那些小树几乎都长在石头缝隙里,也许这石头即使是有缝也坚固,树根总扎不进去,根们只好沿着石缝或越过石缝寻找着更远更深更阴的缝隙。一棵三尺高的小树,它的根起码有九尺长,甚至更长地扎进了石缝里不见了。
三崽经过观察后终于明白了,原来小树长不高是因为它喜欢往下长。为了这他还被爹骂了一顿。
那天,爹见他坐在门槛上发呆就喊他,说是猪啃圈门杠子了,还不快点挑水去。你妹仔的猪草都打回来了,等水下锅哩。
三崽没理爹,三崽想,老子是小学毕业的知识分子,当然与斗大个字不识的妹妹们有区别,不能一天只会打猪草,遇上点事总得寻思寻思。
爹见他还在发呆,冒火了。大吼一声:三崽,你狗日的又犯傻了,快点给老子担水回来,五里地哩,等你狗日的回来,猪都饿死了,过年,你狗日不想吃肉了是不是。
这一骂,三崽想通了。那小树为什么喜欢往下长,下面有水嘛。那山光秃秃没个潮湿的地方,那根不拼命地往下扎,那小树咋个活哟。
山上的土实在太少,比小树还少。像皮一样的泥是有的,它们多半薄薄地依托在灰白色的石头皱纹里。这些泥靠不住,一下大雨,泥顺着石头纹理带着雨水往下流,多年的春雨下来,那泥皮看着看着就少了,石头也看着看着更光秃秃了。
三崽要寻找的土是那种铁锨插下去能进几分的小泥凼。要在这种石头山上找出这种小泥凼的确不容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八处小泥凼。头一年他种毛豆子,秋后颗粒无收。种不出东西来还赔了种子,按说该放弃种什么东西了,可三崽爹说,咱家地少人多,再试种其他的,能收一点算一点。于是,三崽第二年种土豆,收的时候得了五个土豆,可那土豆加起来也没有他当初种下去的那个大。这土又瘦又浅,看来是种不出什么来,而且那土一年比一年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