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明的病态


□ 毕会成

  一元论史学多倾向于将两河流域推定为文明的唯一源发地,由此涟漪般扩散,首先出西南而波及埃及;然后差不多同时,向西北以克里特岛为跳板登陆希腊,东北越帕米尔高原挺进黄河流域,东南循俾路支山隘深入印度河流域,这样,截至公元前二○○○年,包括两河流域在内,总共铺陈出了五个奠基性的文明区域,俗称五大古文明。以后,远东的黄河与印度河文明在相对隔绝的东亚或次大陆板块分别开拓出自成一体的大中华与大印度文化圈。余下的地中海三文明则一度走向合流。先是埃及与两河被波斯强制撮合,然后二者作为一个文化整体(中东)与希腊统一在希腊—罗马帝国的名义下。但强加的军事—政治统一弥合不了文明间固有的裂隙。在文明由中东而希腊,由希腊而罗马的波浪状扩张过程中,由于地理的隔阂,每一阶段性扩张所衍生的都是难以被既有文明完全通约的异质性的新文明,这种异质性又被新文明对既有文明的反向征服进一步强化了。在新文明对既有文明既parasite(寄生)又paracide(弑父)的关系中,文明/文化的整合只是一厢情愿的政治幻象。三九五年,将地中海“内湖化”的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三大古文明作为东罗马的主体完成了与罗马本土的切割。进而,集结到伊斯兰旗帜下的中东摆脱了希腊的宗主权控制,将东罗马还原其希腊的民族属性——拜占庭。此后,希腊—罗马对欧洲腹地的文明扩张更多地借助入侵游牧民的宗教皈依和传教热忱,并持续地以宗教分野进行区隔:基督教内部的天主教—东正教之争成了欧洲内部罗马—希腊传统对抗的新的表达。更传统的中东与欧洲的对抗则披上了伊斯兰教与基督教驱邪斗法的道袍(十字架与新月的战争)。宗教的支持和意识形态化徒然增加了对抗的烈度。在长达七个世纪的复国运动里始终与穆斯林处于对抗前沿的西班牙人在运动取得标志性胜利的一四九二年,同时踏上了探寻新航路的征程。此举不仅旨在开辟绕开穆斯林世界的东方商路,更急迫的动机乃是寻求在东方建立军事据点和结盟,实现从海路对穆斯林世界侧翼包抄的全球性战略构想。结果却不期然地发现了新大陆,完成了文明的全球化覆盖;却不期然地引发了价格革命,加速了旧贵族的没落和中产阶级的壮大;却不期然地催生了工业革命,为资本主义在中世纪废墟上的摧枯拉朽奠定了物质基础;一句话,它不期然地摁响了近代的门铃。而包括伊斯兰世界在内的整个东方的殖民命运和在西方主导下的文明一体化进程也在这一刻被注定了。
  这一持续不断的文明扩张过程是如何发生的?它有着怎样的内驱力并形成着怎样的机制?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H. McNeil)在《瘟疫与人——传染病对人类历史的冲击》中提出的有关文明结构的分析框架或许有助于问题的解答。
  根据这位美国史家的见解,文明社会存在着同构性的双重寄生:一重是发生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微生物对人的寄生,即所谓“微寄生”(microparasites);一重是发生于社会内部的表现为劫掠、税收等剥夺行为的人类间的寄生,即所谓“巨寄生”(macroparasites)。文明的特质在于这双重寄生内部及其之间关系的动态平衡。来自双重寄生任何一方的变动都要求另一方的补偿性变动,借以减缓整体的震荡。如果变动突破了特定的临界点,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不过,一般而论,体现于族群或阶级妥协的人类理性,自然的有机调适能力,包括人体的自发免疫力,最终总会汇成某种合力指向修补和维持这种均衡,从而挽救文明社会于将倾。就本质而言,文明是一种双重意义的病态:在微寄生的层面,只有人口聚居的文明状态,才能改变传染病在游离零散的蛮荒群落中毁灭性的发病样式,为传染病与人类宿主间的自然调适能力,包括人的生物抗体反应能力的形成提供必要的社群条件,最终在避免二者两败俱伤的基础上稳定为地方病或儿童病这类“文明病”形态。巨寄生的情形与此平行,通过试错式博弈,剥夺者与生产者逐步建立起某种共生关系,容许生产者对剥夺产生抗体,这种抗体就是生产者奉献的剩余产品。抗体反应当然是一种代价,但社会据此摆脱了无常而致命的微寄生或巨寄生病变,因而堪为文明进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恶之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