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种音乐体系的贯通与融合


□ 李 玲

  我国的戏曲音乐艺术历来具有吐纳扬弃、兼收并蓄的胸怀与魄力,这种品格绵延贯穿于其自身发展的整个历程中,成为其不可或缺的一种本质特征。在各个历史时期,这种特征自觉地发生着作用,为戏曲音乐艺术生命力的延伸提供了动力支持,使其生生不息。在当代,戏曲音乐的兼蓄性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中发挥着作用。
  在当代戏曲音乐创作中,吸收和化用西方传统作曲思维和技法已经成为一种惯常的做法,并且也已经成为评判剧目音乐创作得失的主要依据之一。舞台艺术家们在追求戏剧故事容量增加的同时,还在追求传统戏曲舞台的整体时代感。客观上,对舞台音乐创作提出了新要求,一方面需保持戏曲音乐的传统特征,同时还必须与当代审美观念接轨,彰显时代感。观念的创新对技术的创新提出要求,艺术创作者们不遗余力,搜罗耙梳,在人类的文明成果中全力寻找一切可以运用的方法,来充实既有的舞台艺术创作手段。在戏曲音乐领域,继承本民族多姿多彩的旋律音调素材,充分吸收西方古典、浪漫时期的经典音乐创作技法,在尊重戏曲音乐本质特征的前提下,科学地将两种不同音乐体系中的技法进行新的融合与贯通。
  戏曲音乐主要由声乐和器乐两大部分构成。声乐部分是通常所说的唱腔,供戏曲人物演唱使用,它在戏曲的综合艺术形式中,有着独特的表现功能。唱腔将文学语言与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音乐语言结合起来,能充分表达剧中人物的思想情感,是塑造人物形象的主要艺术手段。众多的唱腔按内在结构形式和结构方法被分做两大体系,即曲牌体唱腔与板腔体唱腔。以二者为代表的戏曲音乐创作,有它独特的创作思维和创作方法。比如:唱腔音乐以文体结构统领曲体结构,词曲在句读、句式段落、声调韵律、感情表达方面达到统一;灵活运用音乐程式;唱段中不同腔型句式搭配巧妙;要求唱腔音乐对语言所表达的声态、动态、情态、景态进行艺术的模拟,并在旋律、节奏、节拍、调性诸多方面进行有规律的变化等等。这些具体的技法都有特定的表现规律,综合体现着戏曲音乐的本质特点。我国三百多个地方戏曲剧种,虽然风格各异,但唱腔音乐创作的规律基本相同。传统戏曲音乐的创作是一种民间音乐的创作方式。一种声腔、一个剧种的音乐形成,都是无数民间艺人世代相传的集体智慧的结晶。演员、乐师(鼓师、琴师、笛师)是其创作的主体,这种创作方式至今还在延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排演现代剧目以来,一批毕业于音乐院校的新文艺工作者相继投入到戏曲音乐创作队伍中来。从此,西方传统音乐创作技术逐步被引入到戏曲音乐创作领域。中、西两种音乐体系在实践中进行着多层次、多角度的碰撞与磨合。经过多年的探索,逐步实现了以传统戏曲音乐创作手法为“体”,以西方古典浪漫时期作曲技法为“用”,中、西作曲技法协调地融合在一起。这种中西合璧式的做法在当代戏曲音乐创作实践中得到迅速推广,并且已经成为专业戏曲音乐创作的学科模式。
  经过对当代一些有代表性的创作现象进行分析,可以发现:戏曲音乐与西方传统作曲技法的结合,突出体现在旋律写作、乐队编配以及织体写作等几个方面。
  
  (一)在旋律写作中引入与和声功能法则紧密相关的主题发展方法,以及丰富的转调技巧。
  中国传统音乐旋律的发展方法很多,如变奏、对答、反复分裂、引申、承递、垛句、拆头等等。仅从音乐的角度而言,戏曲音乐是中国传统音乐的一个部类,戏曲音乐以使用变奏手法为主,并且把这种手法作为曲式结构和旋律变化发展最重要的原则,同时也积累起了丰富的形式和技巧。“有通过旋律繁简、力度、速度、表演技巧变化处理的润饰变奏;也有添眼加花、减字抽眼的板式变奏;还有利用紧慢转调以及演奏中利用不同调高或不同定弦来求得不同调性色彩的调性变奏;甚至还有比较自由的结构变动,如局部扩缩、变位、衍展以及添加新材料的衍生变奏等。”这些变奏的手法,在板式变化体中,使得一对上、下句的简单呼应发展成为丰富的节拍形式的板式唱腔,并且进一步发展出了众多的行当唱腔,它也贯穿使用于单曲的起承转合、起平落、散句结构,以及曲牌体的结构原则之中,从而赋予它们活泼灵动的性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