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 亲


□ 卓 今

父  亲
卓 今

  父亲每次来,事先都不给通知。有一次,我正在大街上走,看到迎面走来一位老头,像极了我的父亲,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他老远地向我招手,并且喊我的乳名。果然是我的父亲!父亲说,坐上午的火车来的,敲了好半天门没人开,估计不在家,于是就在街上走走。我说,您大老远过来,万一我们出差了怎么办。父亲说,带了钱还怕住不到旅馆。
  父亲是出了名的酒痴,他的喜怒哀乐能用一只酒杯装满。在家里,他常常独斟独饮,若遇对手,必有一方喝得烂醉。每次来我这里,我都会给他老人家买一瓶好酒,吃饭时,有时候我忘了给他拿酒,他便坐在饭桌旁等候片刻,确定我真的忘了,就自个儿从橱柜里拿出上回喝剩的酒,一口酒下肚,眉头便舒展开来。喝得多了,就说一些乡里的趣闻轶事,谁家婆媳不和,谁家儿女不孝,谁家的屋场不好从而一年到头背时事不断,谁家做生意发了财……平常,父亲是沉默寡言的。
  才住两天,父亲就要回去,他说,棉花要打药,水稻还没施肥,村里还要开个什么会,张三李四争界址打架扯皮等着他去调解……我知道父亲是不习惯我这里的环境。他说,住在城里很难受,像关在鸟笼子里,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而且白天的电视没有“正片子”。有一次,他拿着遥控器,要我给他调正片子,我调了几个频道的电视剧,他都不满意,闻我有没有穆桂英挂帅、薛刚反唐或者姜子牙之类的。他认为樊梨花的本事最狠,有捆仙绳和乾坤袋,还能撒豆成兵。我说这些神话故事大都强调因果报应、个人英雄主义和忠君思想的矛盾冲突,现在的正片子不兴拍这些,而且虚构的成分比较多,父亲却认为历史上确有其人其事。他认为现在的电视才是“乱作的”。我争不过他,我也知道他下了决心要走,强留也留不住,只要他住得感觉不舒服了,就拿庄稼地里的农活作托词,拿他没办法。让我奇怪的是,父亲从来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庄稼人,他幻想着种地也有捆仙绳或者撒豆成兵才好,总是指望那些庄稼自己乖乖地长。父亲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收获季节,有人问他收了多少麦子他总是在实际数量上多讲几百斤。为此母亲不止一次地责怪他,父亲却从不顶嘴,并且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听,等母亲骂完了也累了,他阴阳怪气地冒出一句笑话,母亲忍俊不禁,天空又是一片晴朗。

  父亲的心智和精力大都花在公益事业上,修桥铺路,饮水灌溉,调解纠纷。父亲总是那么的古道热肠,别人求上脸的事,父亲就是一个“不”字说不出口,多难的事也硬着头皮帮人办。有时候父亲带一些不认识的人到我这里来,有些是想找临时工的,有些是想办更难一些事的,父亲心软,应下来后就往我这里带。我耐心解释,找临时工的事,有时还能帮得上忙,调动和升迁之类的事,我们没那么大的本事。父亲就一脸的不高兴,说;“人家都讲,机关里的人本事大,什么事都办得好。”他觉得对不住求他帮忙的人,怪我不给他面子,招呼也不打,就悄悄坐火车回去了,害得我们满街找人,最后打电话给县城里的一位朋友,她到我老家跑一趟,父亲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呆在家里优哉游哉,而我接到朋友的电话已是深夜。好长一段时间,我为这件事感到内疚又感到痛苦。父亲的脸面没捡起来,乡里乡亲的也得罪了,可是,这些事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真的办不到。从那以后,父亲也不再轻易许诺人。
  父亲在乡里是很有威望的,乡里乡亲的民事纠纷都要他说公道话。我劝他好好享清福,别管那么多闲事,自找烦恼又是何苦呢?父亲却很严肃地说,这哪是闲事,乡里人有个磕磕碰碰的,几句公道话就消了气,再说,人家信得过我,我能看着不管吗?父亲俨然一位德高望重的乡绅了。
  有好几个月,父亲没来城里走一走了,原来村里在修公路,他脱不开身,买炸药,筹集资金,检查公路质量,一天到晚忙忙碌碌,有人说他是村长助理,有人喊他村委会顾问,其实他当了二十多年的小组长,去年让给了年轻人,多少有一些失落感,如今又有了这么多的“头衔”。事实上,什么头衔也没有,他也乐意干。什么事也没有,才真的让他失落。
  
  原载《风景的轮回》卓今 著作家出版社出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