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莱比锡的“7 9 8”


□ 刘志敏

刘志敏

  作为艺术重镇,莱比锡在德国、乃至在欧洲艺术发展史上均享有可算是名至实归的一席之地。古典音乐名家辈出,巴赫在此地的托马斯教堂担任乐师长达27年,亦是他创作的巅峰时期。其后之大名如门德尔松、舒曼夫妇、瓦格纳数不胜数。音乐如此,造型艺术也并不逊色。莱比锡造型艺术博物馆收藏颇丰,藏有罗丹、鲁本斯等大师的作品,兼有两位本地艺术家的大部分作品,一位是象征主义大师马克斯·克林格(1857年出生于莱比锡),另一位是“德国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艺术批评家Heinz Berggruen语)马克斯·贝克曼(1884年出生于莱比锡),此外原东德时期亦有著名的“莱比锡画派”,延续至今,发展成为享誉国际的“新莱比锡画派”。

  盛名之下,其实相符,此言用来形容当代莱比锡造型艺术风景,并不为过。今年1月与朋友造访莱比锡当代艺术工作坊“棉纺厂”,盖因其前身为莱比锡棉纺织工厂所在厂区而得其名,颇类北京“798”艺术村得名之由来。然而名字虽相似,旨趣却大异。莱比锡棉纺工业起源于近1 30年前,直到一战以前一直是欧洲大陆规模最大的棉纺工业基地。厂房占地1 0余公顷,整个工业区除厂房以外,包括工人居住区、工人休闲菜园、幼儿园,托儿所以及休闲娱乐体育卫生设施等应有尽有,饭馆酒肆商店自然也是题中之意,俨然是城中之城。难能可贵的是,该区朴实的生活原生态至今保存运转完好,相比之下,“798”面貌全非,全然一幅繁华商业图景,令人徒生今夕何夕之叹。

  莱比锡棉纺厂于1990年两德统一以后仍然开工了一段时间,起初是由一西德资本家收购,自1 992年起生产规模日益萎缩,至1993年8月完全停产。当时,有眼光的艺术家,其中也包括Neo Rauch(“新莱比锡画派”享有国际声誉的当代德国代表画家之一)发现了此地因其高大敞亮、自然光线充足而特别适合于作为画室画廊的特殊价值(一如美国纽约苏霍区令画家与艺术家趋之若鹜的Loft),目前已有超过上百位艺术家在此地拥有画室,十几家艺廊入驻,常年展出旗下艺术家最新作品。同时,同样有眼光的投资商也发现了这块宝地,倾资将厂房内部机械及装备逐渐拆除,改建成适合艺术家进行创作的空间。这样的环境也因而不同于近两年继全然商业化的“798”之后崛起的“草场地”艺术村。“草场地”颇有后起之秀之势,其规划赖艾未未及其他艺术家们匠心独运,新则新矣,一幢幢青砖灰墙的小楼如平头碉堡般平地而起,以迷魂阵形式整齐划一地排列开去,想来是要造出“秦砖汉瓦”的气势,粗看之下虽属厚重,颇令人生压抑之感。况且与周边自然环境完全异化脱离开来,未及离开“草场地”艺术作坊区,城镇化郊区农民的民居扑面而来,生硬地凸显出前者的造作与虚幻。

  一、莱比锡棉纺厂艺术工作坊印象

  而莱比锡棉纺厂艺术工作坊确是与其周边环境共荣共生的。去的那天,天气相当糟糕,连日阴湿,气温大多仍在零下,年前多日积雪未化,本应是洁白的雪,已经变成了稀脏的乌黑雪堆,东一撮西一团地散布在路旁道边,正是莱比锡典型的令人无比沮丧的一月天气。我与朋友下了有轨电车,在莱比锡Plagwitz区(前工业区)冷清的路上走着,路旁时时有大片废弃的空地出现,有人居住的建筑多为东德时期典型的丑陋板式楼房,许多建筑年久失修,外墙倾颓破败,没有框的门洞、窗洞有如巨大的诡异的眼,时时处处向你乜斜着瞧过来。我们谈到历史建筑维修的问题,朋友认为时间的痕迹是无法人工修复的,承载着东德历史的这些废墟,因而有着无法替代的美。国内许多地方热衷于仿古建筑,以为有了历史的传承,不过是痴人说梦。这番话有如醍醐灌顶,从此令我对莱比锡外城的破旧工业风貌刮目相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艺术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艺术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