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处


□ 于厚霖

  1

  男女私奔,一定是出于某种无奈。他们算吗?

  “他们”——晏振峰和伊如好,前者是老伏婆子的女婿,后者是老伏婆子的儿媳。

  那天,伊如好对老伏婆子说:“妈!家里来电话了,我姥姥手术,我妈叫我回家看看……”

  老伏婆子有些迟疑:“你还打算领孩子吗?”

  “天冷了,道儿又远……”伊如好说,“就麻烦妈给照顾几天吧。”

  老伏婆子放下心来:“什么时候走?”

  “下午有船。我想……”

  说话的时候是上午。老伏婆子看看天色不早,说:“你也不用准备什么,带点干货吧。”就手头麻利地给准备了几十条晒成木头片一样的嘎鱼。这种鱼在吉林那边很受欢迎,伊如好每年都要往家里邮寄一些。

  老伏婆子心想,借这个机会,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也好。

  老伏婆子发现情况不对,已经有些日子了,只是引而不发,并未表露出来。这种丢人的事情,最好是消灭在萌芽之中,捂严实了,不要透露一点儿风声出去。

  吃午饭时,女儿伏晶媛和女婿晏振峰回来了。

  晏振峰嗅了嗅鼻子:“一股嘎鱼味儿!”

  伊如好说:“姐夫!我回家一趟,下午走。”

  “是啊?几点的船?”

  “一点。”

  “到了皮口那边,能赶上火车吗?”

  “赶晚上的吧。”

  “哦。”

  挺平淡,并未表现出特别惊讶和特别不舍的样子。

  伏晶媛不高兴:“亮亮又得妈来带!妈还得照顾群伟,还得给这一大家子人做饭,一天到晚都累死了。”

  伊如好说:“姐!我姥姥要手术。我姥姥都八十多了……”说着,眼圈竟有了泪。

  老伏婆子打断女儿:“多嘴!如好也是好几年都没回娘家了,就算不是她姥姥手术,回家看看也理所应当。”

  她观察女婿和儿媳,吃饭时都表现得极其平常,不说话,也互不相看,桌子上只有一片碗筷的响动和吞咽的声音。

  是不是过于正常了?

  也许是伊如好心里有事,没吃上几口干饭就放下碗筷。

  老伏婆子见状,说:“再吃点儿!道儿远呢!”

  晏振峰看了伊如好一眼:“不吃饱了,路上好饿了。”

  伊如好说:“我吃不下。你们吃吧。”就去和儿子亮亮说话,告诉他要听奶奶的话,听姑姑的话,听姑父的话。亮亮瞪着一双亮亮的眼睛,执拗地说:“我也去!我跟妈妈去!”伊如好流下眼泪,说:“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坐火车很辛苦的。”亮亮说:“我不要妈妈辛苦!我要和妈妈一块儿辛苦!”

  见此情景,伏晶媛也放下碗筷,把侄子拉到身边,哄他说:“火车上有坏人,专偷小孩子……”

  “姑姑骗人!”亮亮说,“火车上有警察,专抓坏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