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事不怪我


□ 青 禾

这事不怪我
青 禾

1

我们A州大学有一万多名学生,每天都生出许多事,人们习以为常,谁都不怪。
可是那天发生一件事,大家都说,这事怪我。
事情的发生有点意外。
那是期中考的前一天晚上,我从教室出来,跟中文系的一位男生(我不想透露他的名字,以免受到牵连)去了一趟竹林,回宿舍晚了点,过了规定的熄灯时间。我在黑暗中洗了一下澡,弄出了一点声响,这很正常,谁回来晚了不弄出一点声音?青青和兰兰一声不吭,她们是通情达理的,就像我一样,她们回来晚了,我也不吭声,假装睡着了。
而她,我的那个叫李小小的室友,却不依不饶。她每次都是这样,只能别人顺着她,不能别人扭着她,她是谁?不是戴安娜不是刘晓庆不是巩利不是赵薇不是安妮宝贝,她谁也不是。她说,你就不能小点声吗?我推了推洗澡间的门,努力把声响降到最低点。洗一半,她又大声喊叫,姓罗的,你让不让入睡觉。我怎么不让你睡觉了?我不应她,把水开得更大一些,我的本意是想快点洗完,省得与她啰嗦。可是水太烫,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水气弥漫,仿佛间,我又看到了竹林深处的那一幕,是的,刚才我差一点踩到人家的一条腿,这条腿和另一条腿是缠在一起的。不知怎么的,我的腿也被拉开了,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啊啊——啊,我一边叫着,一边使劲地搓着自己的身子。就在我如痴如醉飘飘欲仙之际,洗澡间的门被撞开了,小小站在门口,说,你让不让人活?
腿不见了,白色的雾气中露出了小小那张变得有点狰狞的面孔。我大吃一惊,说,怎么啦?她说,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好过。我火了,说,去死吧你。她说,你可别后悔。我说,去吧,去死吧。我把门狠狠地关上。
这时,我听到青青和兰兰惊惶失措地叫道,小小,快别这样小小。我以为她又想来撞我的门,或是要摔什么东西,这个人喜欢摔东西。我才不怕。我还是洗我的身子,只可恨我再也找不回刚才的感觉了。我听见青青喊,小小,别这样,别干傻事。兰兰也跟叫起来,小小快下来,那不是闹着玩的,求你了。小小说,我要让她后悔一辈子。
一刹那间,我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愣了一下,心慌慌的,手忙脚乱地擦拭着身子,青青撞进来,上气接不到下气地说,她真的跳下去了。
我的心反倒冷静了下来,这算什么事?你做事想赖我?没门。我穿了衣服走出来,看到兰兰软瘫在门边。我跨过兰兰,走到走廊边,青青跟出来说,她爬上去,从这里,她疯了,她不要命了。我探出头去,模模糊糊地看到小小趴在楼下的水泥地上。我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青青就在我的身边哭了起来。
这时,整座楼一下子变得乱哄哄的,好像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我听到有人喊,快给毛老师打电话。毛老师就是我们的辅导员毛彬。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阵警车声,我想公安局来了,要把我抓走了。我下意识地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还没穿外衣哩。小时候看电影江姐,她走出牢门时就拉了拉衣角,我觉得这个细节很真实很人性很生动很鲜活。女孩子任何时候都得注意自己的形象。但我错了,来的是医院的救护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