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上高楼


□ 李康美

  1
  
  今天一定要把信发出去,赵灯花下了决心。她知道,对于父亲来说,女儿的来信早就成了日夜的煎熬和期盼。发一封信本来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可是赵灯花总是提心吊胆,就像是特务传递着情报,说不定在哪里就会遇上一双熟悉的眼睛,紧接着又要被纠缠住不放,或者是穷追不舍地跟踪,自己的秘密很可能就暴露无遗了。
  偌大的城市,现在赵灯花看来却是那么地狭小,就是呆在屋子里,她也知道“八号人”的脚步几乎遍布了每条街道,电视里不时就会冒出“八号”的新闻,静坐、上访,好几次还闹出了过火的举动,连市上领导都感到了头疼。
  可是父亲盼着信呀!女儿的来信,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孝敬和问候,而是维系着父亲的精神和生命。
  20多岁的女孩子,夏天正是她们展示身段和容貌的季节,可是今天,赵灯花却无端地对夏天生出了许多怨恨,因为诸如口罩、头巾的任何遮掩,别人就会一下子看成了神经病人。赵灯花自信神经还没有出问题,只是对“八号人”充满了莫名的恐惧。走出小区,她很快架上了墨镜,似乎“八号人”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所居住的这个小区,离市区还有两站路,她又怨恨手机和电话普及得太快,发信人太少,那些形同虚设的邮筒和邮政代办点都实在是难以找到了。没有办法,必须进城才能把信发出去。正烦着,自己的手机却响了,不用问,电话就是蓝思白打来的,她的手机除了和蓝思白保持通话之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号码,可怜的父亲,一直对村里人还骄傲地称他是工人阶级,可是重病回家后,连电话也装不起。蓝思白问她在哪里?她没好气地说,我不呆在家里还能到哪里去?蓝思白打来的是越洋电话,手机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那么遥远的距离,接通后却如同近在眼前。蓝思白冷冷一笑说,他已经听见了汽车的鸣叫声,难道汽车还能开进屋子里?她只得说她要出去给父亲发信,才刚刚走出了小区的院子。提到父亲,蓝思白立即似乎害了牙疼,咝咝了半天才叮咛她尽量少出门,现在既然出去了,就要快去快回。蓝思白更加担心“八号人”的事情,但是只说了“八号”两个字,赶紧又把电话挂了。她知道蓝思白这次出去是随团旅游,还带着老婆和孩子,偷偷摸摸地给她打电话,说不定是老婆又来到身旁了。
  坐进了出租车,赵灯花又为刚才的那句话感到后悔——我不呆在家里还能到哪里去!这里的房子是她的家吗?别说蓝思白是有家有室的人,就是房子的名分也没有落到她的名下。赵灯花后悔的事情太多了,因为父亲,也因为她自己。
  很快,今天出门又成为她最为后悔的事情。
  她让出租车直接找一个邮政所停下来,可是在着急中就出了差错。跳下车后,她架起墨镜掉头就走,这就忘记了支付出租车的车费。那司机连喊她两声也没有听见,愤怒的司机就追上来了。
  “喂,小姐,你就这样走了吗?”那司机堵在她面前。
  “怎么了?”赵灯花仍然莫名其妙。
  那司机是个小伙子,小伙子遇上了大姑娘,也许就多想说几句话,他没有急于提到钱,又绕舌了一句说:“看来你也不像是穷人吧?”
  赵灯花这就有点火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光天化日的,胆子也太大了!”
  那司机也提高了声音说:“哎,你倒大喊大叫了。坐车不给钱,屁股一拍就走人,那咱们就到派出所去说!”
  一喊一叫,就把街道上的许多目光吸引过来了。赵灯花这才想起真是自己的错,一边掏钱一边战栗地四处巡视着,心想,如果冒出一个“八号”的人就麻烦了。可是她掏出的钱又是百元大钞,那司机又戏弄地说,瞧瞧,不敢叫你富婆可也算是款姐吧?赵灯花不敢和他闲磨牙,只是催促着快找钱。那司机就退回车上找零钱了。
  这时候,一个疑惑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赵灯花的视线中,那个男人蹬着三轮车,满面汗泥地停下车正在向赵灯花张望,不,已经是仔细打量了。虽然是短暂的一瞬间,但是赵灯花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移向了出租车。赵灯花越是这样,那个人越是认清了什么,他蹬着三轮车也渐渐地向出租车移近。赵灯花急速地拉开车门时,在心里就惊叫了一声,就像一颗炸弹在心里爆响,实际上那只是一件衣服,以前“八号人”常穿的工作服,就搭在那辆三轮车的车头上。
  “师傅,快走快走!”赵灯花坐在后排催促司机说。
  那司机还在点着满把的零钱说:“你的钱也太大了,把我的零钱都掏空了。”
  赵灯花说:“我忘记拿信,你再赶紧开回去!”
  那司机嬉皮笑脸地说着“有缘有缘,看来咱们有缘分”,这才把车开走了。
  赵灯花顾不上和司机说话,只是一直朝后望着,她看见那个人已经丢了三轮车,又跑向街道旁拦挡着出租车……气喘吁吁地回到屋子里,赵灯花仍然是惊魂未定,她还是侥幸地想,那人就是“八号”的,也已经甩脱了。再说,过去的“八号”可是号称上万人,有多少人互相都不认识。退一万步说,即使有人查到这里,也不是抓到了“八号”的罪魁祸首。她和蓝思白的关系,只要自己不说,别人也拿不出什么证据。冷静下来,她又想给蓝思白打个电话,可是打电话该说什么呢?说自己可能捅下了漏子,这不是自找挨骂吗?何况蓝思白身边还有老婆和孩子,一个电话说不定又闹出什么事端。她和蓝思白,永远是蓝思白掌握着主动权,比如说打电话,蓝思白可以寻找适当的机会,而她就不知道机会在哪里。再比如说这房子,蓝思白曾经说过最终会落到她名下,可她却弄不清那样的期限是什么时候。还有不时地要给父亲寄钱,自己的零花日用,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讨得蓝思白的放心和高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