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上高楼


□ 李康美

  1
  
  今天一定要把信发出去,赵灯花下了决心。她知道,对于父亲来说,女儿的来信早就成了日夜的煎熬和期盼。发一封信本来是没有什么困难的,可是赵灯花总是提心吊胆,就像是特务传递着情报,说不定在哪里就会遇上一双熟悉的眼睛,紧接着又要被纠缠住不放,或者是穷追不舍地跟踪,自己的秘密很可能就暴露无遗了。
  偌大的城市,现在赵灯花看来却是那么地狭小,就是呆在屋子里,她也知道“八号人”的脚步几乎遍布了每条街道,电视里不时就会冒出“八号”的新闻,静坐、上访,好几次还闹出了过火的举动,连市上领导都感到了头疼。
  可是父亲盼着信呀!女儿的来信,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孝敬和问候,而是维系着父亲的精神和生命。
  20多岁的女孩子,夏天正是她们展示身段和容貌的季节,可是今天,赵灯花却无端地对夏天生出了许多怨恨,因为诸如口罩、头巾的任何遮掩,别人就会一下子看成了神经病人。赵灯花自信神经还没有出问题,只是对“八号人”充满了莫名的恐惧。走出小区,她很快架上了墨镜,似乎“八号人”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所居住的这个小区,离市区还有两站路,她又怨恨手机和电话普及得太快,发信人太少,那些形同虚设的邮筒和邮政代办点都实在是难以找到了。没有办法,必须进城才能把信发出去。正烦着,自己的手机却响了,不用问,电话就是蓝思白打来的,她的手机除了和蓝思白保持通话之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号码,可怜的父亲,一直对村里人还骄傲地称他是工人阶级,可是重病回家后,连电话也装不起。蓝思白问她在哪里?她没好气地说,我不呆在家里还能到哪里去?蓝思白打来的是越洋电话,手机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那么遥远的距离,接通后却如同近在眼前。蓝思白冷冷一笑说,他已经听见了汽车的鸣叫声,难道汽车还能开进屋子里?她只得说她要出去给父亲发信,才刚刚走出了小区的院子。提到父亲,蓝思白立即似乎害了牙疼,咝咝了半天才叮咛她尽量少出门,现在既然出去了,就要快去快回。蓝思白更加担心“八号人”的事情,但是只说了“八号”两个字,赶紧又把电话挂了。她知道蓝思白这次出去是随团旅游,还带着老婆和孩子,偷偷摸摸地给她打电话,说不定是老婆又来到身旁了。
  坐进了出租车,赵灯花又为刚才的那句话感到后悔——我不呆在家里还能到哪里去!这里的房子是她的家吗?别说蓝思白是有家有室的人,就是房子的名分也没有落到她的名下。赵灯花后悔的事情太多了,因为父亲,也因为她自己。
  很快,今天出门又成为她最为后悔的事情。
  她让出租车直接找一个邮政所停下来,可是在着急中就出了差错。跳下车后,她架起墨镜掉头就走,这就忘记了支付出租车的车费。那司机连喊她两声也没有听见,愤怒的司机就追上来了。
  “喂,小姐,你就这样走了吗?”那司机堵在她面前。
  “怎么了?”赵灯花仍然莫名其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