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费了一根火柴(外一篇)


□ 鲁若迪基(普米族)

  那个冬天的正午,我已记不起来天空是晴朗,还是灰蒙蒙的了。吃过午饭,在这个美丽城市作短期业务培训的我,走进了书店。我对书店有种特殊的感情,只要是书店,都要进去逛逛。那天,我走进了这个城市最大的书店。我用目光扫描着一本本书,像看着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人。最后,我选了几本书,付了款,拿着单子取书时,看见了她。
  我现在记不起来的还有那天她穿着什么衣服了。当我把单子拿给她,她在书后盖了章递给我时,看着我笑了下。我一下惊呆了:她的微笑是那样美丽!在那之前,我似乎没有发现一个女孩笑起来是这么好看。我觉得一个心灵不美的人,是不会有那样的微笑的。你看,还有酒窝呐!
  走出书店后,我眼前总浮现出她的笑容。她留着短发,鹅蛋脸,鼻子乖巧,像用手工做上去似的。微微一笑,露出珍珠一样的白牙,有点日本早期影星山口百惠的味道。
  那天起,我每天中午都泡在书店。我没有钱买很多的书,就买画报——便宜得只要几角钱的画报。一天一张。每次我从她的手中接过画报,我都能看到她的微笑。连续买了十来张画报后,我装作翻书,悄悄看了她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她的目光和我的目光无声地连接在一起了,我心里的一盏灯亮了,我震颤了一下。
  离书店不远有个电影院,我急忙跑去买了两张电影票。我又买了一张画报,递单子时,把电影票一并递了过去。她发现不对劲,用手轻轻一搓,搓出单子下的那张电影票。她没说什么,同单子一并放抽屉了。
  电影院里的灯光有些昏暗。我早早就在座位上等候着。我寻思着她是否会来。也许她不会来。如果是这样,也没什么,本来人家就不认识你嘛。而且这种可能性还挺大。也许她会来。万一来了你说什么呢?我有点紧张起来。周围的人在陆续入座,有时我还不得不站起来,让他们从面前挤过去。我旁边的位子还空着。我想她不来也好,来了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电影就要放映了,我觉得她已不可能来了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在问:这里是某排某座吗?我借着微光,看见是她,还领着个女同伴。我急忙站起来说是。可是,她没有入座,问了这声就走了。我以为她会很快回来。然而,正式放映的时候,没有来;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没有来;放映完毕,银幕上出现“再见”,电影院里的灯亮了,人们都站起来向外走的时候,她还是没有来。我莫名其妙。十多年后的现在也觉得莫名其妙。
  第二天,我又去书店。这次带了封信。我给她写了封信。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直接就以“你好”开头。那天她不在平日上班的柜台,在另一个地方。我把信放在她前面的桌上,说这是给你的信,就去看书了。看了一会儿书,我准备去上课。临走的时候,看了下刚才放信的地方,那封信还孤零零地放在原处。我脸有些发热,急忙奔过去,捡起信塞进裤兜里。一个店员以为我拿了什么,盘问起我来。我一气,嗓门就高了:“什么东西?我写给她的信!想看看吗?”说话时我还指了指她。店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不吭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火柴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