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挣扎》的挣扎


□ 季栋梁

  因为工作的关系,下乡就成了一门功课,一年大约有十几二十周在乡下跑,确实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然而,这却使得我能够经常接触一些人和事,而且是最基层的最真实的最现时的最鲜活的。也因此交往了一批朋友。有一次下乡,结识了一位老同志,没有一点官僚气息,觉得脾气很投机,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闲暇时,他会约我坐坐,谝谝过去的事儿。他是从一个僻远的乡村一步一步进入首府的,在谈及经历时,他用了“挣扎”这个词。他说一个根扎在乡村的人,其实许多时候就是在挣扎,等到把自己挣扎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里人,回过头来再看,却没了任何意义,城市模糊了,反而是乡村越来越清晰,尤其是过去的事,一样一样扑上心头,纠缠在你的生活之中。村庄的记忆要比城市久远得多,就像一个人死了总希望埋进祖坟一样。一个离乡人,在青壮年时节,都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情结,无论在城市混得多么不如人,回乡都是要刻意“装扮”一番,硬叫挣死牛,不让翻了车。可是现在想想也对哩,城里谁认识你?谁晓得你?只有乡里人才知道你是谁,你是谁谁的后人,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活的就是个村庄。
   他笑着对我说,人是走不出童年的,你是个作家,应该更能理解这一点。这让我颇有同感,因为我也是由一个乡下人挣扎成了城里人。
  他给我讲了许多挣扎的故事,他说人这一生,一定会在某一时段和某一个人较上劲,那你就会不停地挣扎,不过这样你的生活才会风生水起,这其中挣扎的艰辛与快乐是难以言喻的。
  他又回到乡下去了,置了点地,弄了个小农庄。我去他的农庄看他,他对我说,工作他过了年龄,可种地他正年富力强哩。我说如今在乡下置点地,过一种田园生活是一种时尚。他摇摇头说对于城里人来说是时尚,可对于乡下人来说不是,他们都说我这人没忘本。
  写《挣扎》的过程,也是一个“挣扎”的过程,我很恍惚,不知写出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感谢《时代文学》让《挣扎》问世,也感谢《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这个中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创作谈:《挣扎》的挣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