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八(陈世旭、蔡测海)


□ 刘 华 聂 东


始终不渝的精神探求者
——陈世旭印象
刘 华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今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在新时期文学万众瞩目的年代,江西的陈世旭因3次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而成为文坛炙手可热的人物:1979年《小镇上的将军》、1984年的《惊涛》、1988年的《马车》。鲜花与掌声之后的陈世旭的情况又如何呢——
陈世旭沉醉于书法,仿佛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
有一天,走进他的办公室,猛见贴满一面墙的墨迹,不禁被其吓了一跳。那是明万历年韩道亨的《草诀百韵歌》,密密麻麻的黑字间栽着一棵棵红字,他用朱笔为每个草体字标了注释。在把草诀歌抄出来贴上墙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于是,这满墙草诀就好像是一面凝滞的旗帜。
在这面旗帜下,他利用公务之余研读字帖习练书法,可谓如醉如痴。其进步之快,令行家也惊奇。他的草书无拘无束又有板有眼,线条奔放飞动,收敛有度,呈现出遒逸的墨相,墨色随用笔使转提按变化丰富,章法趋于大气自然。有书家评价说,这在文人书法中达到了较高的层面,因为他深得书法之精神,是用心在写,有感而发,字里行间贯穿着思想,闪烁着刚毅的性格光彩。
坦率地说,对书法一窍不通的我最初还以为他忽然痴迷于“写毛笔字”是对世事纷扰的一种回避,是到尺幅之中去寻求内心世界的清静,或者寄情于笔墨排遣胸中之块垒。因为,我知道,在一个省的文人社团的领导岗位上,以他嫉恶如仇、刚直不阿的性格,不得不直面文坛历来固有的各种丑陋,他心里郁积着“忧愤和感伤”。近年他所发表的《作家的幸福》、《权之悖论》等多篇随笔对此有酣畅淋漓的倾诉,其间或有愤激之辞,而他坚执前行的心路历程却也跃然纸上。
想当初,陈世旭对把握好这“可能做好人、行善事、积阴德”的“权”是专注投入的。他曾以正人心、明法度为出发点,大刀阔斧地革除单位上的各种积弊,不无浪漫地倡导民主、团结的精神,他明晰的思路、凌厉的作风和令全场哑然的口才以及彰扬正气的诸多做法,都叫人刮目相看。在他倾尽心力的操持下,短短的时间里,最直观的变化是陈旧不堪的办公大楼装饰一新,成了让人觉得体体面面的艺术殿堂,甚至,成了闹市中时有游人来拍摄的一处景观。
他说自己有洁癖。是的,他容不得工作环境有一点儿脏污。为了某个办公室阳台上的垃圾和野草,他曾怒斥得当事人挂不住脸。对精神环境举目可见的龌龊,他更是水火难容。然而,这却是谁都无力“整治”的,他也不屑于与之周旋,他轻蔑一切卑鄙者,“且是鲁迅说的那种无言的、连眼睛也不转过去的轻蔑”。他对鲁迅的尊崇在笔端、在言谈中随处可见可闻可感,那是端坐在会议室里的一尊塑像,是他自己粘贴并挂在办公室墙上的一幅颇为传神的头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