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我对你说


□ 康燕芬

  葛轻吟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今天她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
  她脱了睡衣,套上一件小翻领的鸭蛋青色的短上装。这是她昨天休息去商场买的“劲草”的,打了八折还要四百多块,当时她犹豫了很久,但那颜色和式样她都太喜欢了,咬咬牙还是买下了。穿上这件衣服,原来微微隆起的小腹不见了,腰也显细了,暗淡的皮肤也显得白亮了许多,她又给自己配了一条下面滚着一道宽宽荷叶边的黑裙子,站在那里还找到了一点亭亭玉立的感觉。头发也染过了,那些夹杂在头发里面的让她烦恼的白发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本来那个美容店的小姑娘,建议她把头发染成栗色的,说是今年流行的,她没好意思,觉得和自己年龄不相衬,还是染成了黑色。她把头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个髻,再用一个镶了水钻的黑色蝴蝶发夹夹住,收拾完了,在镜子前扭过来转过去地照着,觉得自己像换了个人似的。她扭头看看还在睡觉的丈夫,走到床边用手轻轻地刮了一下丈夫的鼻子,丈夫皱了一下眉,翻个身又睡了,她又想去捏丈夫的耳朵,见丈夫睡得香甜的样子,就缩回了手。
  她走出卧室,到儿子的房间门口,喊一声:儿子起床了。喊完,听了听,没听到动静,又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儿子不耐烦的声音:听见了。她才到厨房去给儿子做早饭。儿子的早餐是一个鸡蛋,一杯奶再配一样面包、蛋糕、馒头、包子什么的主食。鸡蛋必须是天天换着花样做,主食也不能天天重样,昨天吃的是蛋糕,今天她准备给儿子吃面包。轻吟一面煎着蛋,一面竖起耳朵听儿子房间里的动静,等儿子房间传来了叽哩呱啦读英语的声音,她才放心。她买面包回来,丈夫趿着拖鞋半睁着眼,正从卧室走出来,她迎了上去,拍了一下丈夫的肩:喂,今天吃什么?丈夫打了个哈欠顺带哼了两个字:米粉,就进了卫生间。轻吟望着丈夫的背影,呆了一会,才去下米粉。
  丈夫从卫生间里出来,站在她旁边的水池边刷牙,轻吟下米粉正等水开,就站在丈夫的身边,看他刷牙。丈夫刷好牙,轻吟的水开了,她把粉倒进锅里,用筷子挑开,盖上锅盖,又站在镜子前看正哗哗洗脸的丈夫,等丈夫洗完脸,她对着镜子指着丈夫的下巴,说胡子长了,该刮刮了。丈夫用手摸摸下巴,回身去取剃须刀。丈夫刮完脸,又对着镜子仔细地梳头,还抹了一点她的啫喱水。自从丈夫当上营销科长后,就越来越注意打扮自己了。轻吟举着筷子看着镜子里的丈夫发怔。丈夫一面观察抹了啫喱水的效果一面说:你老站在我后面干嘛。这时锅里的水沸出来扑得煤气灶上全是水,轻吟就赶去关火,等她把粉挑出来,粉已经烧糊了。这时儿子伸着懒腰走出来,他看见轻吟怔了一下,接着眼睛在轻吟身上溜了一圈,笑嘻嘻地问:你今天怎么了?轻吟没理儿子,眼睛朝丈夫看去,见丈夫皱着眉头端着碗,像没听见儿子的话似的,轻吟就板着脸:有你什么事?快吃饭去。儿子笑着走到饭桌前,一看就叫起来了:妈,又给我吃面包啊,我要吃包子,我们家前面马路边上才开了一个早点店,我有的同学吃了,都讲好吃,我要吃那家店的包子。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轻吟恼火地问。你也没问我。儿子理直气壮地回她。轻吟说,那就明天再吃吧。儿子说,你给我钱我自己买。轻吟没回儿子的话,却用筷子使劲敲了一下丈夫的碗:你没听见啊,你不管管你儿子啊?你有病啊?丈夫抬头瞪着她,这么点事就发火。轻吟一摔筷子:还说我有病,你问问你自己,家里什么事不是我一个人操心,什么你也听不见,看不见。她说“看不见”三个字的时候,是咬着牙说的。丈夫把筷子一放:我整天烦都烦死了,今天就有笔生意要谈,关系到我们厂的生存,厂长说了,这笔生意没拿下,就撤我的职。又回头冲儿子吼:就吃面包。儿子拧着脖子,不吭声,丈夫就瞪起了眼睛。轻吟赶紧站起身:好了,好了,还是我去买吧。她又怕他们闹了起来,又不敢给儿子钱买早点,她怕儿子用买早点的钱去网吧上网。儿子现在上高二,正是关键的时候,却迷上了网上游戏,想方设法地弄钱上网,轻吟为这操碎了心,想了无数的办法,费尽了口舌,还是没有改掉他这个毛病。她只好像防贼一样地防他,儿子学校和他们厂都离家远,儿子中午在学校吃饭,他们在厂里食堂吃饭,她每天就给他5块钱的吃饭钱。她还担心儿子中午不吃饭,省下钱到网吧去玩游戏,她有时中午饭不吃,骑了自行车在学校附近的网吧去看,果然让她堵到了好几回。闹得她中午吃饭都不安心,眼前总会出现儿子忘我地坐在电脑前的样子。
  等轻吟买来了包子,儿子已经背好书包在门口等她,接了她手里的包子就出门了。丈夫也已经去上班了。他们在一个厂里上班,原来都是一起出门上班的,自从他提了营销科科长后,他每天都要比她早走十来分钟。她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七点半了,她没有吃饭的时间了,只好抓起没给儿子吃的面包,急急忙忙出了门。
  轻吟路上因急着赶路,不小心和对面一个骑车的人撞在了一起,两个人我对你错地扯了半天,等轻吟赶到办公室已迟到了半个多钟头。她一进门就见出纳老莫伸着细长的脖子弓着背像只虾似的坐在办公桌前看书,轻吟就知道他在看那本《股市圆你发财梦》。老莫一见她,像发现了新大陆:哟,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啊?接着又笑道,是不是要相“二爷”去呀?老莫原以为轻吟听到他的赞美会很高兴,没想到轻吟拉长了脸冷冷地回敬他:我们女人哪有那个本事,只有你们男人才个个想着包“二奶”呢。搞得老莫莫名其妙:按理这是很正常的玩笑话啊,而且平时轻吟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他猜测:可能轻吟是今天心情不好了。心情不好也不能把气往别人头上撒呀,老莫就不高兴了,冷着脸扭回了头。轻吟说过之后,也有点后悔自己不该那样冲撞他,人家毕竟没有什么恶意的,就想说点什么作为补救,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地站了一下,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就坐下,从包里拿出面包啃起来。轻吟吃着面包,见办公室到处是烟灰和纸屑,再看看老莫坐在那里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就咽不下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