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对联


□ 阿 宁

白对联
阿 宁

阿 宁 男,出生于1959年,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校园里有一对情人》、《坚硬的柔软》,长篇小说《天平谣》、《爱情病》、《城市季节》等。中篇小说《坚硬的柔软》、《无根令》和长篇小说《天平谣》曾获奖。

1

小韩在会面室里等他,他一进去,小韩立刻站起来。
一个干警把铁门打开,他一越过铁门,小韩就给他把军大衣披上了,军大衣盖住了原来的衣服。他朝屋里的干警们说着谢谢之类的话,干警们没有答话,他也没想得到他们的祝贺,只是表达一种感激之情罢了。
出了监狱大门,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捷达轿车,小韩给他打开车门,他上了车,小韩关上车门,坐到司机的座位上。难得有小韩这么个人,自己在任时对他很关照,现在看来,也算没看错人。自己在任时关照的岂止是小韩一个,现在真正对他好的,还是这个普通司机。
这些年看他的一直是小韩。小韩原先在部队给副师长开车,在一次新年联欢活动上他认识了小韩,觉得小伙子不错。副师长说,他也该转业了。他说,转业了我要。就这么跟了他。
这对小伙子当然是好事。一转业就给市委书记开车,那是求之不得的。部队里培养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他爱人常常念叨,这孩子太懂事了,要是咱的儿子就好了。他淡淡地说:是不错。爱人说:我真想把他认成儿子。他说:真是儿子,就没这么好了。你看看老范、老徐家的儿子,哪个不让他们操心。
他把小韩的妻子安排到财政局,把小韩的弟弟安排到地税局,把小韩的表妹安排到环卫局。当时就一句话的事,过后就忘了。他记着的是小伙子做事细心,有条理。
后来他身边一个人也没了,妻子也不来看他。每次给他送衣服、送吃的的,就是这个小韩。他很有感慨。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成了他唯一的安慰。

上了车他才发现焦丽丽在车上。这就是妻子,毕竟还是来接他了。五十多了,她仍然任性,她对他总是满意的少,不满意的多,脸上总是露着不开心的样子。
如果她不是这种性格,他怎么会跟别的女人有那种事。跟现在的美女不同,她从来不会讨好男人。小陶之类的美女都是有生活目的的,为了达到目的愿意讨男人喜欢,她没有目的,她的目的就是任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对这个世界永远不满,当然,最大的不满还是对丈夫。
看到他上了车,焦丽丽往里面坐了坐,离开他远一些。这个小小的动作他感觉到了,立刻引起了感伤。他甚至想:出来干什么,还不如在里面住着。人到了那个地方,其实对生活的要求很低,他一直盼着回家,盼着见到亲人。现在他倒觉得,从外人那里反而更能感受到生活的温情。
小韩把他拉到家门口,焦丽丽到了地方就下车,是小韩帮着他把东西提进家的。东西放好后,小韩说:陈书记,我回去了。有事你就打电话。我随时过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