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对联


□ 阿 宁

白对联
阿 宁

阿 宁 男,出生于1959年,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校园里有一对情人》、《坚硬的柔软》,长篇小说《天平谣》、《爱情病》、《城市季节》等。中篇小说《坚硬的柔软》、《无根令》和长篇小说《天平谣》曾获奖。

1

小韩在会面室里等他,他一进去,小韩立刻站起来。
一个干警把铁门打开,他一越过铁门,小韩就给他把军大衣披上了,军大衣盖住了原来的衣服。他朝屋里的干警们说着谢谢之类的话,干警们没有答话,他也没想得到他们的祝贺,只是表达一种感激之情罢了。
出了监狱大门,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捷达轿车,小韩给他打开车门,他上了车,小韩关上车门,坐到司机的座位上。难得有小韩这么个人,自己在任时对他很关照,现在看来,也算没看错人。自己在任时关照的岂止是小韩一个,现在真正对他好的,还是这个普通司机。
这些年看他的一直是小韩。小韩原先在部队给副师长开车,在一次新年联欢活动上他认识了小韩,觉得小伙子不错。副师长说,他也该转业了。他说,转业了我要。就这么跟了他。
这对小伙子当然是好事。一转业就给市委书记开车,那是求之不得的。部队里培养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他爱人常常念叨,这孩子太懂事了,要是咱的儿子就好了。他淡淡地说:是不错。爱人说:我真想把他认成儿子。他说:真是儿子,就没这么好了。你看看老范、老徐家的儿子,哪个不让他们操心。
他把小韩的妻子安排到财政局,把小韩的弟弟安排到地税局,把小韩的表妹安排到环卫局。当时就一句话的事,过后就忘了。他记着的是小伙子做事细心,有条理。
后来他身边一个人也没了,妻子也不来看他。每次给他送衣服、送吃的的,就是这个小韩。他很有感慨。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成了他唯一的安慰。

上了车他才发现焦丽丽在车上。这就是妻子,毕竟还是来接他了。五十多了,她仍然任性,她对他总是满意的少,不满意的多,脸上总是露着不开心的样子。
如果她不是这种性格,他怎么会跟别的女人有那种事。跟现在的美女不同,她从来不会讨好男人。小陶之类的美女都是有生活目的的,为了达到目的愿意讨男人喜欢,她没有目的,她的目的就是任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对这个世界永远不满,当然,最大的不满还是对丈夫。
看到他上了车,焦丽丽往里面坐了坐,离开他远一些。这个小小的动作他感觉到了,立刻引起了感伤。他甚至想:出来干什么,还不如在里面住着。人到了那个地方,其实对生活的要求很低,他一直盼着回家,盼着见到亲人。现在他倒觉得,从外人那里反而更能感受到生活的温情。
小韩把他拉到家门口,焦丽丽到了地方就下车,是小韩帮着他把东西提进家的。东西放好后,小韩说:陈书记,我回去了。有事你就打电话。我随时过来。

他说:谢谢了。
小韩说:别客气,我其实就跟您的孩子一样。
小韩的眼睛红了,他就不再说什么。自从出了事,他的感情迟钝了,常常是别人在他面前感情冲动,他反而一脸麻木,他送走了小韩,回到屋里。
这是他的家呵!情牵梦绕的家。
回不了家才想家!他在里面做过许多梦,梦见的不是市委书记的办公室,而是这里。他倒是梦见过省委书记的办公室,他曾经有个想法,那时叫理想,就是要在省委书记任上退休,出事之前他是全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被领导最为看好,唯一的不利因素就是别人的妒嫉,他也该被妒嫉,十年里他提拔的最快。
醒来时他想到了一枕黄粱这个词,在牢房里做这样的梦比古代小说中的卢生还可笑,是他心还没死吗?现在他才明白,所有那些理想呵,抱负呵,其实都不重要,一个温馨的家才是最要紧的。
这个家温馨吗?如果温馨,怎么还会有小陶和徐可的事,进到家里,焦丽丽没理过他,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着进了里屋。
家里太乱了。他在牢房里都是自己打扫卫生,牢房虽然不是家,可是他把自己住的地方弄得很整洁,眼前的乱劲儿他看不下去。他到卫生间拿起了墩布,焦丽丽正好出来,她看到了却没有阻止他。
他把各个屋拖了一遍,然后他拿起抹布,把各个屋擦了。在监狱里收拾一个牢房容易,收拾一个家的劳动量要大多了。干完后他出了一身汗,看到焦丽丽正在厨房里做饭。也许,她把他回来做的一切当成了赎罪的表现,其实不是,他是看不惯屋里的脏乱。
坐到沙发上想抽一支烟,他摸了摸,没有了。他在监狱里抽的烟是小韩拿去的。有些是焦丽丽买的,有些是别人送的。没有说出来路的,大概就是小韩自己买的了。临出来时,他把身上的烟都留给了狱友,他想,自己以后有的是烟抽,留给他们吧。
分享:
 
摘自:当代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