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社会保护运动与平等政治的前景


□ 吴 铭

  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必然会给整个政治社会领域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影响。随着失业浪潮、社会分化等问题在不少国家和地区的积累,社会运动开始成为全球范围内常见的现象。分析和了解各种社会运动的历史和内在结构,在全球化背景中重新理解社会运动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目前情势下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汪晖的《去政治化的政治:短二十世纪的终结与九十年代》在这个意义上值得注意。这本文集的一个中心问题和核心线索即是社会保护运动。
  收于这本文集中的文章成于“九十年代”(从最早的一九九四年到最晚的二○○七年),一些篇什特别是《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曾经引发中国思想界的激烈辩论,不过在此前知识界的讨论中,作者对社会保护运动的长期关注,并未引起充分注意。这本文集的篇章安排突出了社会保护运动的中心位置。比如,汪晖在一篇根据与崔之元、周小庄联合调查所写的报告《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之后,还将江苏通裕集团公司职工殷子宏等诉扬州市政府案的部分卷宗列为文章附录。这篇报告和附录跟其他讨论当代思想与社会理论的论文放在一起,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从社会保护运动的线索和视野来看,这篇报告的编入,正是要突出资本的市场扩张与社会保护运动的关系这一重要问题。
  
  两种社会主义的区分与当代社会保护运动
  
  曾引起颇多争论的《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以下简称“一论”)以及《中国“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再论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以下简称“再论”)等文,集中阐释了八十年代中国的社会保护运动及其理论内涵,其中的关键则是区分两种社会主义。
  “一论”指出,对现代性的质疑和批判本身构成了中国现代性思想和晚清以降中国社会运动的最基本特征。资本主义无法摆脱现代性问题,市场社会的扩展及其对社会资源的垄断,必然伴随着自发的、未经计划的社会保护运动,这一冲突构成了十九至二十世纪最为严重的社会危机(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的动因,也成为现代社会制度变革的基本动力。现代社会主义的兴起是为了克服这一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但传统形式的社会主义不仅无法解决现代性的内在危机,而且最终汇入了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同时资本主义的自我改革也仍然无法解决这一内在矛盾,二○○八年爆发的规模罕见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是最近的例证。
  “再论”一文区分了两种社会主义概念:一种是作为旧的国家意识形态和以国家垄断为特征的制度安排的“社会主义”,而另一种则是在国家垄断和市场扩张中发展起来的社会保护运动,它以反对垄断和要求社会民主为特征。根据《去政治化的政治、霸权的多重构成与六十年代的消逝》一文的进一步讨论,前一种可称为“去政治化的”社会主义,后一种可称为“政治的”社会主义。这一区分意味着社会主义不仅是一种国家政权形式,而且是一直积极活动着的政治诉求和政治运动,它既可以是社会性的,也可以存在于国家政治结构中。传统的作为国家体制的社会主义的衰落,并不意味着后面这种社会主义运动和社会保护运动的衰落。由于伴随着传统社会主义衰落而来的往往是市场社会肆无忌惮的扩张和垄断力量的巧取豪夺,倒是会有社会自我保护运动的兴起来回应这种扩张和破坏。这一区分在汪晖对“短二十世纪的终结与九十年代”的论述中非常关键,它是理解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要害所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