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偷渡


□ 张侗

  庙很破旧了.在老崔爷的看护下,房顶不漏墙梁不倒。老崔爷来的时候是两进院落,现在还是两进院落。父亲喊老崔爷,孩子也喊着老崔爷。

  乡亲们喜欢到庙里乘凉,聊天,说古,听戏。就是不干什么,走上一圈,吃嘛嘛香,心静安眠。乡亲们说自己的魂在那里。那些旧物格局,有股子特殊气场,让你的心思飘飘袅袅,溜出境外,一天恍惚下来,等于古代一日游了。

  老崔爷脸上被岁月刀斧刻满的沟壑里.藏着多少故事啊。老崔爷孤身一人,晨起洒扫庭除,日落烧水迎客。庙里栽了许多树,国槐,梧桐,香椿,苦楝。每棵都有一搂粗,最大的桧柏梧桐都有两搂粗。老崔爷冬末剪砍枝蔓,开春挖坑浇水。庙的前后院里栽种了许多花草,草不需高,自生自灭就可:花无名贵,自开自败亦行。

  老崔爷是能拿起毛笔的人.谁家需要对联喜帖了,让孩子端一碗水饺,或者白菜豆腐,萝卜丸子,几个馒头,知会一声。老崔爷拾掇清楚桌面,沉思默想,调息运气,一气呵成。

  夏天躺在巨大石碑上.月亮流淌下来,身上的汗水早已被神秘擦去。冬日太阳地里,倚墙瞌睡,扎紧衣襟,那些麻雀老得哪里也不想去了,在屋檐下朋友似的相守。

  村人疑惑,老崔爷不害怕不孤独?老崔爷说,庙和堂这类大房子,神不住,鬼就去占据。人这一生无非如此,过客遇雨,求神庇荫,寿止即行,不敢久稽。神住仙留,不敢高声语,不诌糊涂话,不喝流檐水,不食雨后菇。俗世中有一片屋檐留给你,那是积德行善的回报。想清楚,想开了,哪里还有孤独,惧怕。

  老崔爷有一把京胡,几乎每天晚上,老崔爷自拉自唱。乡亲们喜欢听他沧桑高亢、深沉平静的声音。传说他是一个女戏子的私生子,门里出身不会也懂三分。老崔爷仿佛生来就会唱京剧,但他从来不向人打听自己的身世。人们说起这事,老崔爷起身去擦尘扫屋。那些塑像,那些廊柱,那些雕花窗棂,它们都有着自己的性灵。从形体,材质,纹理,色釉,光泽,触感,髓气.老崔爷辨物如识人,逢高品恍若遇故交,凭惊鸿一瞥灵犀一瞬即能相认。他感觉那些菩萨形体可仿,容颜易摹。他们都是亲人。

  老崔爷擦拭着,泪流满面。抚摩每一旧物,都皆一段高山流水,拥有着见物思古的友谊。老崔爷享受着一场肌肤遥远而心灵依偎的恋爱。老崔爷从来不缺少爱。

  现在老崔爷近90高龄,身板硬朗,只不过擦拭旧物更慢而仔细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不是有多少钱财.住着多么宽敞豪华的房子,饭不操心衣无烦忧,儿孙绕膝更好,孤身一人也不错。老崔爷说,憨和尚看庙,吃饱了睡觉。太师椅里坐着瞌睡,逍遥床上自在烙饼。每天观菩萨而心静,看廊柱而灵清。

  老崔爷很少出门.他说自家屋子里天天来那么多古代的亲人熟客,还用出门。他破旧的屋子就是一间聚会厅.多少有意思的人济济一堂,多少传奇故事居住其中。他很容易越过当代界碑,到遥远时空里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