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家族语言: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的传统文化承载


□ 向笔群(土家族)

  ◎向笔群(土家族)

  语言是一个民族特有的符号标识,是一个民族传统的文化承载,是打开民族心灵的钥匙。目前,土家族的大多数地区都是以汉语为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其传统的“土家语”正在逐渐地消亡。

  土家语属于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族,它是中华民族大家庭方言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土家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里的一员。在历史长河里,土家族曾经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形成了自己的语言即“土语”。但是,从明朝“改土归流”强制推行汉化政策以来,除了在一些比较偏僻的土家族山区还有人讲土家语以外,大多数土家族聚居地的语言已经被汉语所替代,土家族语言已经名存实亡。在当代的土家族青年诗人的创作中,相当一部分诗人开始有意识地融入传统的土家语言,通过诗歌延续其祖先世代传承的“土语”,让自己的“母语”走进诗歌的殿堂,成为了他们本土诗歌写作的代码和民族诗人的象征,使他们的诗歌闪烁夺目的民族光彩,表达了他们对自己民族文化传统的一种内在精神守望。毋庸置疑,既展现了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元素,同时也促进了土家族传统文化继承与发展。

  土家族当代青年诗人(是一个相对的群体概念),主要是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土家族诗人。尤其是特指改革开放以来开始诗歌创作的土家族青年诗人,他们是本民族得到完全认同之后又生活在一个开放时代最幸运的一代土家族诗人,他们以自己民族自信心,勇敢地正视自己民族的文化传统,在创作的道路上,成为把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和当下汉字写作结合得比较完善的一代,至少在他们的作品中出现了本民族而不同于其他民族的元素和民族符号。可以说,他们这一代人对自己民族有着非常特殊的感情,其大多数的诗歌创作都与自己的民族传统文化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新时期以来,土家族涌现了_一大批的诗人,如贵州的田永红、喻子涵、隐石、田春平、刘新华、刘照进、林照文、赵凯等,湖北有萧国松、刘小平、向迅、陈哈林、肖筱、黄光曙等,湖南有颜家文、杨盛龙、刘年、商别离等,重庆的李亚伟、冉云飞、冉仲景、冉冉、周建军、阿多、二毛、陈爱民、冬婴、向青松、路曲、亚军、陈彤、钟天珑、谭国文、谭岷江等。

  土家族是一个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的民族。如果连自己现存的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民族语言丢失的话,那么这个民族传统文化将面临彻底消解。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的诗歌作品里,不断地出现自己民族的母语,表达了他们对本民族传统文化坚守的心态。冉仲景所言代表了当代大多土家族青年的诗人观点:“语言是诗人的锄头,土家族语言是我创作的基本工具。”

  土家语言:土家族青年诗人的重要符号

  一般说来,一个真正的少数民族诗人,应该具有自己民族的语言特征。当代的土家族青年诗人中,具有本民族语言特征的诗人并不少见,比较突出的有冉仲景、刘小平、肖佩、王世清、路曲、周建军、刘照进等。“毕兹卡”是土家族对本民族的自称,土家语是山里生山里长,即山里人的意思,是土家族的传统语言的基石,本民族语言就是从它的身上生发出来的。“毕兹卡”这个土家族特有的词汇,也是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用得最多的词汇,与其说这个词汇的运用,不如说就是对自己民族身份的认同。在他们的诗篇里,大量的出现,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一种土家族民族文化现象,在土家族老一辈诗人中似乎还看不到这种态势。在路曲的《毕兹卡》、王世清的《献给毕兹卡》、冉仲景的《舍巴狂欢》等大量的作品中,不断地出现毕兹卡这个具有民族象征的词汇,试以王世清《献给毕兹卡》的诗为例:没有什么理由/忘记一盏灯或者一把火/在黑暗和寒冷的时候/没有什么理由/忘记一勺汤或者一杯酒/在饥饿和迷失的时候//伟大的毕兹卡之神/你将成为一个感恩的魂//没有什么理由/不去感恩雨露和五谷/没有什么理由/不去感恩山川和果树/犁铧懂得耕耘/传承感恩慈母//伟大的毕兹卡之神/感恩万物生长的脚步。从这首长诗中可以读到诗人对自己民族的顶礼膜拜之情。再以冉仲景的《舍巴狂欢》为例:这首诗里反复地出现毕兹卡这个土家族人自己非常崇拜的词汇。“灵魂在安家/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肉体和节操/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走向悬崖/迎风说话/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不能驯服,不会后退/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绝不能停下/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歌是历史,心跳是家/舍巴!舍巴!舍巴舍巴毕兹卡”。在一咏三叹的“毕兹卡”中,表达了诗人热爱自己民族和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从诗人那朴素语言里透出了-一个民族的精神世界,和生生不息的民族文化的原动力。这样的诗歌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土家族诗歌,没有带一点虚情假意,让人读后非常的感动。正如诗人梅绍静评价冉仲景所说:“如今在汉族中已很少这样动真情的纯真的大人了,即使是所谓的诗人。”冉仲景的《献给雍尼布所尼的诗》,在当代土家族诗人作品中,第一次出现“雍尼布所尼”这个词汇,这个土家词汇简称“雍尼”即小妹,这个词在老一辈的土家族人中日常话里曾经存在过,也就是在一些口头传播的民间传说和爱情故事比较普遍,而在文本文学作品基本没有出现过,冉仲景破天荒的第一次写进了他的诗歌,表现出了.一个土家族诗人对自己民族传统的崇拜和深层次的理解,呈现出特有的民族文化心理,试举其中的一节:“雍尼,五月迎面扑来/杜鹃花铺在广场的中央/木叶情歌在唇纹远山似的连绵不尽/一条河,穿过九溪十八洞/穿过我的想象……”诗歌表达了诗人对民族进程的认同,把九溪十八洞和雍尼巧妙地结合起来,更多的是具备了民族文化的传承感。土家族语言基本上成了冉仲景这位土家族诗人的文化符号,可以说他的诗歌把土家族语言运用得炉火纯青,成为一代土家族青年诗人的代表。湖北80后诗人向迅,其诗歌也保存了自己的母语形态,地域的民族语言展示了地域的物质文化形态。如《清江,人世画图》:在清江边生活了那么多年/我只知道捌树、七角叶、虎耳草、大黄/还有艾草、茅草根可以入药……清江边依然有很多种鸟/它们与生活于斯的人民一样/清晨出走,傍晚归巢。当然还会/有一些不知疲倦的夜鸟/停在黑夜的深处,咕咕咕地呜叫着/这里也是它们离不开的营盘。

分享:
 
更多关于“土家族语言: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的传统文化承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