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君的双重生活


□ 央歌儿

在八小时之内,吴君需要坐在机关里为人民服务,手头忙的脑子想的都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事。她工作很忙,跟她通电话,一句话通常要被各种声音打断成几截来说。有时刚喘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报尊姓大名,她马上就说,快放下,忙完了我给你打过去。八小时之外,吴君的大脑陷于混合状态,里边塞满了乌七八糟的人物和事件:堕落的少妇、寂寞的特区新移民、闯关东的山东汉子、街上满怀心事的小偷、绝望的妓女,心事阴冷的农村女童……此时她的身份更像上帝或魔术师,说要有光就有了,说要有水就有了,说要让那个人去闯关东,结果那个人果真就挑着家当千辛万苦地向北去了。这时,吴君拥有无限的权力,因为她是个作家。
一些读过小说但没有见过她的人,猜测吴君可能是一个有着丰富人生阅历而且生活沉重的四五十岁的汉子。在圈里,吴君是大家公认长得好看的美女。小巧灵珑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但是她从来不喜欢人家说她是美女作家。的确,酒巴、高级酒店之类的场景在她的小说中没见过。当然这不排除她也喜欢这些时尚的玩意。
同时她还是一个虚心之人,不怕乌鸦嘴,香的臭的都能坦然接受。有时还拿网上的批评自嘲,这种肚量一般人修炼不来。她写完东西爱发给大家挑毛病。我对她的作品总是弹多赞少,一则我们是朋友,开门见山就批评已经成为惯例;二则也是对她有小小的妒忌,她特别会制造气场,这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
吴君很多小说是写移民的,这可能与她的生活经历有关。东北曾是蛮荒之地,土著很少,居民大部分来自关内。吴君的家族就是早年由河北、山东移民到黑龙江的。后来,又移民到深圳。这些,我曾在她发表在《花城》、《大家》、《青年文学》等等刊物上的小说上见过她的描述,她对人物命运的把握可谓独出心裁,而主题先行也是她小说的一个特点。有时说要写一个反映什么什么的小说了,这往往会遭到我们的怀疑,因为这似乎违背了写好小说的规律。这一点或者与她曾经做过记者有关。可是最后写出来的小说会让我们大吃一惊。比如她说农村人被城市逼上了绝路,这个名叫《城市小道上的农村女人》的小说最后被《小说选刊》选中了。
移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去迎合陌生的口音,失去根深蒂固的亲友,找不到血脉与渊源,面临强大的生活压力,迎受本地人的蔑视和欺凌……这时,每个移民在与他乡的摩擦中都会产生深刻的心理烙印。而热爱文学的人又都十分敏感,对非常际遇的感受可能会更贴切更独特更血淋淋。《白色气球》就是一片留在移民心中的惨痛的烙印。
一个作家朋友说,好小说要能写出影子。人变得再古怪也是人,但影子不一样,鬼的影子可以像人,人的影子可以是鬼。《白色气球》就写出了影子。这跟小说中的主人公叫小影没有任何关系。
看完小说,我突然觉得小影有点像电影《菊豆》里的天赐,至少两个孩子的目光闪烁着同样的仇恨。一个六岁的农村女孩子,贫穷、残疾、自卑、无人疼爱、受尽白眼。她一直活在自己阴冷的心灵世界里。母亲因参与武斗而让一家人抬不起头,可突然有一天,她幸福起来。为她生活带来“温暖”的是另一家比他们家还不如的外来户。盲流子,这是东北人对只有祖籍没有户籍的外乡人的称呼,其中包含的歧视不言而喻。男女主人有木匠手艺,他们靠勤劳养活一家老小,不偷不抢,但却比偷过抢过还要低三下四。他们对一个小孩子的话都不敢稍有悖逆。小影通过大人的行为,无师自通地清楚了自己的特权,她变得强大起来。高高在上的感觉莫须有地膨胀,像那只鼓起的白色气球。小说空灵弥漫,结构奇异,充满了荒诞和隐喻,让人感到作者对技巧的运用已越来越娴熟。......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