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树进城”挡不住“大树出城”


  文 吴山青

  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似乎都是些急不可耐的人,他们总想在一夜之间改天换地,他们总相信新工程、新技术、新规划会给城市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于是乎,拆胡同,拆旧宅,拆山水,拆大树,是一种风潮;仿古建、引大树、人工造湖、平地堆山,也是一种风潮。这风潮如海啸般地席卷着中国每一个城市和乡村,不管这城市是六朝古都,还是新兴特区。

  南京近来的法国梧桐被迫出城事件,与我一直在调查的“大树进城”运动,其实都反映了城市管理者那种猴急心理。重庆、郑州、广州、长沙等地,最近都以建设森林城市、生态城市的名义,从全国各地抢劫大树,搬进城里,希望让城市一夜之间就有森林的厚重感。而这些大树,如果你去调查,它们原本都居住在某座深山里面,与它们的子孙享受着快活无忧的天伦之乐;或者生活在一些村庄旁边,担任这些村庄的守护天使。

  轰轰烈烈、毫无廉耻的大树进城运动,居然无法抵挡“大树出城”的行为,想起来也确实荒唐。南京的行为表面上似乎在反其道而行,他们不想要那些在城市里已经生活了一辈子的大树,他们同样用大树进城的方法,把那些树削头去足,然后假仁假义地包上稻草等保护性外衣,以避免它们在运输的路途中跌打损伤,然后,赶紧找个城区边上的苗圃基地,让它们在里面休养残废的身体,等待重新被选入城市的机会。

  被迫进城的大树与被迫出城的大树们,在树贩子们经营的“大树集中营”里猝然相遇,互相审视之后,估计都会马上放下城乡差别,放下过去的各种误解,而抱肩痛哭、跣足而嚎,对人类产生深深的绝望。

  一座城市的气质,一座城市的修养,与这个城市居民长时间的生活积淀有关。这积淀包括建筑格局的形成,也包括“树木走势”的滋养。某种程度上说,树木比建筑更难培养,树木与城市的关系更加深固。我们可以把天坛拆掉,然后用掺杂上高新手法的仿古建筑术,重新搭建出一个外形不太容易看出区别的天坛,但我们永远无法把天坛里那些柏树砍倒之后,在几年的工夫里让小小的柏树一下子长成千年古柏。我们可以在几个月的工夫内建设出一所占地几十万亩的豪华气派的“大学城”,但我们绝对无法让大学城里的树木长出理想和希望,用最美好的自然生态,滋养求学者的心灵。

  作为一个关注中国环境现状的人,我到处都能接收到树木被砍倒的消息。无论是在自然保护区还是在长江上游天然林保护区域,无论是在荒落的村庄还是在工地般的城市里,到处都是树木在疼痛中传出来的呻吟声。如果一个城市连生活了几十年的大树都无法保护,那么这个城市,肯定无法让市民过上平静安宁的生活。这些在经济发展浪潮威逼下城市管理者慌不择路的行为,又一次证明,我们出台的政策,多么需要公众参与。

  所有隐秘、封闭的决策,跟随着的必然是强暴与专横,随之而至的必然是公众难以抑制的失望,是社会秩序破坏之后难以回复的创伤。城市的管理者们,应当从梧桐树的哀鸣声中,吸取一点教训。否则,任何打着美好旗号的行为,都将可能制造社会灾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树进城”挡不住“大树出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