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河砒砂岩:种地非良田观赏如画卷


  砒砂岩,一种隐藏在黄河“几”字弯东北部的特殊岩石:它的色泽斑斓绚烂,灰绿、棕黄、绛红、粉紫、灰白,五色相间;它的性质奇特怪异,无水坚硬如石,遇水松软如泥;它又极端贫瘠,甚至有流毒千里的危害。究竟什么是砒砂岩?它有什么危害呢?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和现在,砒砂岩和砒砂岩地区人们的生活又有着怎样的变迁?

  撰文 陈唯达 摄影 董保华 等

  生命遇之,如遇砒霜

  砒砂岩深藏在黄河“几”字形臂肘的东北部、鄂尔多斯高原的一隅,几乎不为世人所知。但是,无论是今天还是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砒砂岩,都以其独特的形态、绚烂的色彩、极端的贫瘠甚至远达千里之外的危害,向人们述说着它执拗的存在和影响。

  从字面不难理解,砒砂岩应该是一种岩石。之所以特殊,在于一个“砒”字。我在字典上细查此字,“砒”,即砷,著名的毒药,呈白色粉末状,有时呈黄色或红色。我很钦佩第一个为这种岩层确定名称的人,他也许是一位专家,也许是一个普通百姓,不管是谁,他能把“砒”与这一岩性联系到一起,可见他对砒砂岩的地貌特性了解得是多么地透彻,概括得是多么地准确形象。

  其一,砒砂岩的“毒”。据当地专家讲,这种岩石异常贫瘠,其上几乎寸革不生,生命遇之如遇砒霜,故叫砒砂岩。其二,虽然名为岩石,但它常常呈现出粉末般的状态。准确地讲砒砂岩是一种松散的岩层,由于其上覆盖层厚度小、压力低,它的成岩程度低、沙粒间胶结程度差、结构强度低,看似岩石,可是遇雨即溃、逢风而散,当地百姓戏言“放个屁就能把它崩开”,所以谐音“屁砂岩”。

  那一年,我行走在砒砂岩形成的沟底,在秋日宁静的微风中,沟道两侧间歇性发出极细极密的“咝咝”之声,如蚕食桑叶,如鼠啮豆米,这是风化的岩砂积累到一定数量时沿沟隙坠落时飘出的声音。这种声音,对人的心理会产生极为恐怖的压力,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让人觉得岩层随时都会崩坍,湮灭一切生物。沟坡十分陡峭,近乎直上直下,沟呈S形前伸后延,暴雨洪水冲刷的痕迹非常明显,有的地方旋出浪窝,只容一身而过,有的地方悬岩四合,只留下一线蓝天。当时,我随手想扳断其中一处突兀的岩面,但这是徒劳的,人的手力根本不能撼动它——晴空下,它确实是石头、是岩层,而不是沙土。我用掌心摩挲着砒砂岩的断面,粗如豆米、沙砾相叠的石层,仿佛锯齿般磨砺着我的肌肤。可我知道,一旦有大雨,它就会顷刻化泥化沙,随流而下,形成当地人闻之丧胆的泥流。在我的脚下,已经堆满了一层厚厚的沙子——这一地区雨水少而集中,暴雨居多,一旦雨季到来,这些岩砂就会冲出沟底,汇入河沟之中。在砒砂岩地区,一座座山峁状若沙洲,一道道墚子形如梳齿,数不清的毛沟连着支沟,数条支沟再连接形成河道,最终洪水泥沙俱下,汇入黄河。

  流“毒”千里,何以治之

  当年采访结束后,我硬是不远千里带回了两块砒砂岩。黄河水利委员会的同事们好奇地围观了许久,对它感慨万千:“这就是黄河为害下游的祸首啊!”是的,裸露砒砂岩地区是黄土高原剧烈侵蚀的中心地区,是世界上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方,是黄河粗泥沙的集中策源地,而粗泥沙是正黄河下游形成地上悬河的主要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