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悼君复吾兄


□ 董庆园

“老程不行了,已经拔管了。”九月二十一日早上接到老翁从台湾打来的电话,我根本不能置信,这怎么可能?几天前还听说已经出院,怎么突然变了?一直希望还有转机。当时联络不上文珠,就在网上查找费城附近的医院,一个一个电话问,终于找到Pottstown医院,危急病房处告知现有家属在,但医院不能透露病人病情。几次问,总是“无可奉告”。直到下午四点再打住院登记处查询,你的名字已经不在了。之后电话接通了文珠,说你已于上午十时过世,当时哽咽不能成声,有如雷轰头顶,整个人恍惚若失,这是丧失了最亲近的人时才会有的感觉。的确,我们关系太深了,从七十年代初至今,不是一般的老友交情,而是运动中结下的牢不可破的同志之情,三十年没有断过,你的大小活动,无论我是参加、支持或泼冷水,你总是继续同我联络商量,我的想法也少不了找你谈。老朋友间,你我这样的关系是少有的。你的去世,我在感情上很难接受。
你离开的日子,对你对我,都是难以忘怀的。一九七一年的“九二一”联合国大游行是当时海外保钓运动的转折点。游行针对即将开始的联合国大会,要求驱逐国民党政权,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是全美国第一次华人公开政治表态的游行,最前方整整一排毛泽东巨幅相片,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一片旗海,场面壮观,是过去美国社会,特别是华人社会不敢想象的事。数千人高呼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口号,唱着革命歌曲,雄姿英发地走在大马路上。队伍中除了华人,还有非裔、拉美裔少数民族和白人进步人士。与我们的游行相对立的,是国民党花钱组织的反共游行,事先还放话有职业杀手打手要暗杀行凶,企图吓阻华人参加我们的队伍。两相比较,不论是人数、士气,还是阵容,都表现出美国和国民党的反共政策已经破产。
游行中,你负责指挥、警卫,前后奔走,带领呼喊口号,与国民党一方面对面时,你也一直站在队伍的最前列。游行震动了纽约,所有报刊、电视都来访问,电视上出现你接受访问的镜头,你让美国人晓得,海外华人是心向祖国的。游行过后,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决议,赶走了国民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席位,那时我们的心情是多么激动啊。
“九二一”的游行,是海外华人保钓运动上升为更高层次的中国统一运动的宣言。此后,保钓的主流是明白的统一派,左派主导了运动大势,海外侨界的亲中国派被镇压了二十年后,打破了白色恐怖,开始扬眉吐气。当时的环境,美国虽然处在反战高潮,但保守、委琐的华人社会,在美国公然抬毛泽东主席像,举起五星红旗仍是不得了的突破。参加者人人引以自豪,特别是当时的积极分子,彼此更感亲近。三十四年后的同一天,你撒手长别。九月二十一日,这个日子又多了一重追忆。
整个七十年代,是海外华人的“钓运”“统运”时代,在这个时代潮流中,你所起的推动作用是无人能取代的。
保钓运动始于七十年代的美国,直到三十多年后中国大陆的保钓,中间经过台湾、香港保钓,波波相接,代代相承。保钓运动本身的意义是清楚的:它是中国洗雪列强欺凌、中华民族自立和国家统一的完结篇。钓鱼岛的问题附属于台湾问题,产生于国民党对美、日的屈从,对领土主权的忽视、出卖。从列强瓜分,到日本侵华,到朝鲜战争,到冷战中美国对台湾的插手,正由于解决台湾问题是根本,保钓运动不到两年时间就急速发展为中国统一运动。运动伊始,左、中、右并起,国民党一面安抚一面监控。但运动来势凶猛,将国民党爪牙、右派、反共分子一扫而空,运动显现出本来面目,也就是当时惯说的:统一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