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驴上日记


□ 周同宾

解题
鲁迅先生有《马上日记》,且不止一组。其缘起是有所见闻,有所感触,“就马上写下来,马上寄出去”,以应付朋友迫切的约稿。他是大师,才思敏捷,稀松平常的事,也能马上做出好文章。按:“马上”一词,有二义,一为本义马背上,《史记·郦生陆贾列传》:“乃公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二为引申义,表示立即,《元曲选·陈州粜米》:“爷有的就马上说了罢。”想古人用“马上”当副词作立刻、当即用时,马跑得最快;若是后人,就应说“飞机上”、“火箭上”了。
鲁迅是快手。
后生写家周同宾,也有些见闻感触,也要写下来,也想效法先生首创的形式,算是小巫学大巫。但器识、学养远不能望其项背,更没有下笔千言倚马可待的本事,且更无急急如律令的约稿,就只能慢慢来,不慌不忙地笔录。所以,这些豆腐账一般的东西只好名之为《驴上日记》,驴比马笨,也比马走得慢嘛。再,马乃家畜中之俊杰,驰骋疆场,东刺西杀,马背上骑的是英雄。鲁迅就被毛泽东谥为英雄。他马上作文,良有以也。毛泽东的诗词,也是“马背上哼成”,乃大英雄也。而驴,则是畜类中的卑贱者,慢腾腾地拉了几千年石磨,且长期被“黔驴技穷”、“驴尾巴上吊棒槌”之类的成语、俗语嘲弄。驴还犟,并不老是听从主人驱使,叫它往东,有时偏偏往西;曳套时,累了还磨洋工,吾乡就有民谚说:“老驴进磨道,没屎就有尿。”不像马,即便喋血沙场,仍然忠于骑手。如果让英雄骑驴,是对英雄的侮辱。骑驴的是不得志的文人,和串亲戚的农家小媳妇。我倒喜欢驴,喜欢它能和细民百姓一块儿过苦日子,甚至喜欢它的倔卑气。人没脾气,就是老好人、伪君子,就是孔夫子骂为“德之贼也”的乡愿。兽没脾气,只能沦为小猫小狗之类的宠物,轻飘飘的一生就没了分量。

十月八日
昨晚,读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边读边感叹唏嘘,竟至十一点钟才就寝。睡下听到从邻家传来古筝曲《渔舟唱晚》,不知是电视里的节目还是放的磁带,乐音颤飕飕的,摩挲得心头甜美。听着渔歌,想像着夕阳如橘,悠悠然没入沾染彩霞的江心,正可悠悠然入睡,或许能做一个美丽的梦呢。谁知,从另一家邻居,蓦地传来撞门声,那金属的大门一时间变作几十面大锣大镲,撞击出山呼海啸。同时,起码惊动十条狗狂吠,如临大敌,可嗓子吼,就把原本幽静的夜一下子咬个稀巴烂。在撞门声和狗叫声中,夹杂着一个男人的骂声,骂的话太脏,不好记下。许久,撞门声止,骂声更响,显然那男人进了院。哐啷一声,一定是踢翻了什么器皿。紧接着,一阵噼噼啪啪打人声,打出女人的哭声。女人哭着说句什么,男人骂道:“老子就是喝酒了。老子不醉。老子喝醉也知道我是你女人,你是我男人。”那人确实醉了,话音就带着烈酒的冲劲。接着又一阵扑扑腾腾打人声,显然已经打进屋里。接着一声乒哩哗啦,显然一件陶瓷制品摔碎了。接着是孩子的哭声……这就把我干扰得睡意全无。思量那醉汉说的“我是你女人你是我男人”,显然是颠倒了。立即联想到《红楼梦》里焦大骂贾蓉的那句“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及脂砚斋的批语“是醉人口中文法”(有版本改作“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就成清醒人的话了),可见古今醉人“文法”一致。邻居那家,平均每周吵架一次,主要是男人骂女人。大多在白天,料不到今日在深夜,且闹得更凶。那男人骂人的语汇贫乏,只那两句直白的臊话交叉重复。我多次见过他,长相好似丰子恺画的阿Q(只是没有辫子),推一辆三轮车,卖煮熟的切作块状的猪血、牛血。那东西颜色暗红形若豆腐,俗名红豆腐;走街串巷吆喝着“红豆腐哇”,声音恶狠狠的,好像和他的货物有仇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