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诞生时我还没有出生(组诗)


□ 夏雨(满族)

  ◎夏雨(满族)

  冬日小镇

老雪遍地,旧风随处可去

寒冷的道德从来就不曾孤独

你在雾中行走

雾在清河,而清河在远方

耽于想象——

一曲葫芦丝缓慢响起,旋律悠扬

音乐引领我回到儿时的时光

你斜倚竹椅

不动声色地抛撒懒散和空虚

你用阳光的鞭子抽打自己

抽打一路呜咽而来的雨

山腰上的白桦树、枯萎的草

带着荆棘的人

都不及一小片思念压抑

  在小镇

风来得越来越冷

一个冬天穿过了艺术的门廊

假如今夜,我学会了逆风奔跑

我反对它用同样的温度

占据整个北方

假如我已是性情中人

我将穿过每一场风

并通过风

抵达浑然天成

但我无法超越我的头顶

就像我无法分辨那一点点逼近的

融化、喜悦和叮咛

假如生活是一缕炊烟

我将是这滚滚炊烟的发散口

就像我们,在—月迎来风

在三月也会与其迎头相撞

以此在人间的广告牌上,领略强悍的命运

和可冷的青春

小镇之美

时光是一根一根篱笆围起的

栅栏,一些草、草莓、松柏,梧桐……

在里面绿

红,直到黄

很多年前,这些植物以同样的程序

为我演示四季的更替

后来的年复一年中,又以同样的速度

让时光重新排队

而我只经历过一个冬天

就被迫学会了冬眠

直到命运重新为我搭起心灵的灯塔

直到时光的风,奔跑着呼唤火焰

我才在栅栏边

看到一朵牵牛花,小小的

安静甜美

但却无人可以说出它的身世

  奢华小镇

住在商业区内

每天,和那么多熟悉的陌生人

一起,呼吸

同一浓度的空气;迎接

同一颗太阳;披戴

同样多的星光和月光;怀揣

各自的忧伤和理想;奔赴

各自的岗位和天堂。从来没有人

和我说再见;从来没有人

暗示我结局会是怎么样

我们佩戴完全不同的面具

穿着完全不同式样的衣裳

从来没有如此,奢华过

从来没有如此,随意过

  在一个有河的小镇居住

行走是唯一的特权

行走,居住,这是一种愿望

和另一种愿望达成的和解

但我说不出它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