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俗世男女


□ 焦 冲

焦冲,男,80后,河北省玉田县人,曾在本刊发表过长篇小说多部。

  一

  大约还有两百多米远,站在马路牙子上的丁小钰便看见了自家的枣红色福克斯朝着她驰骋而来,于是欠身引颈望了望,并没招手。她相信车里的马峰肯定已经发现了她,并不只因为她穿着显眼的嫩黄色燕尾裙,更重要的是出于惯性——每天下班后她都在儿等他来接她一起回家,就算他闭着眼睛也该知道什么时候踩刹车。每次看到这辆车,丁小钰便佩服自己的英明决断,若不是她当初逼着马峰攒钱买车的话,如今手头再宽裕估计也买不上——必须乖乖地排队摇号,等待上天的裁决。再想想当初买房,也是她催命鬼一样催着他到处借钱筹了个首付,趁房价刚刚冒头时果断地买了一套两居室,虽说在五环外,虽说早当了几年房奴,虽说欠了一屁股债,可也比到处租房强吧!更何况房子早已翻番升值,除了银行贷款,其他外债早已还清,要知道现在多少人争着抢着当房奴还阻力重重呢!由此她总结出凡事都要趁早,尤其在这个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时代,出手一定要准要快,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大概也是这个道理吧!

  车停了,她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朝后看了一眼,跟田彩凤嗨了一声后又问,限行?田彩凤是她的前同事兼密友以及红娘,交情源头可上溯到上个世纪末。她烫着一头和她脸型不相称的黄色卷发,满脸委屈地说,快别提了,挡风玻璃又被砸了,也不知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要让我抓住,非扒了他的皮。丁小钰道,你的包又放车里了吧?田彩凤道,没有,车里没值钱的玩意,我觉得不是小偷,肯定是仇家。马峰道,你好好想想,看最近得罪谁了。田彩凤道,我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得罪人呢,上次被砸以后我就换了个地方,我猜这人是盯上我了。丁小钰道,我看准是仇富的人,谁让你车值钱呢,一看标志“别摸我(BMW)”,想想就来气,越不让摸就越摸,抡起锤子就给砸了,你看我们这破车,给人砸都嫌累。马峰对着后视镜道,你别胡说,回头咱们的让人砸了,我可不管修。

  马峰放慢速度道,是从前面那个口出去吗?丁小钰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来过吗?田彩凤道,就前面,再从桥底下穿过去就到了。他们要找的是位于北四环边上的汉拿山烤肉店,今天是田彩凤的生日,往年几个朋友都要聚在一起吃饭娱乐,今年虽然车窗被砸却也不能坏了规矩。丁小钰看着愁眉苦脸的田彩凤道,你笑笑吧,别总沉着脸,今儿你可是主角,别一会儿连蜡烛都吹不灭。田彩凤叹气道,真没啥高兴的事,昨天我去相亲,那男的把我气够呛。丁小钰八卦道,咋啦?遇到极品啦?快说来听听。汽车停在了大厦后面,田彩凤下车道,北京人就了不起啊?一个月才七八千,牛得不行,眼睛长在脑顶上,都不带看我一眼。丁小钰分析道,对你来说,是有点儿少,一个月工资全给你也就刚够零花。马峰锁了车道,你又不缺钱花,干吗还盯着收入不放,人合适就行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再嫁不出去可真要剩下了。丁小钰道,得了吧,追求她的人有的是,慢慢挑。马峰一本正经道,我告诉你,李老大要是嫁不出去,有你一半的责任,把她忽悠的,自我感觉良好,真以为是白雪公主呢!

  观景电梯升至四楼,三个穿着韩服的服务员齐声向他们问候了一声“安宁哈赛哟”,接着便有人带他们去了提前订好的包房。落座后,丁小钰道,白启书他们还没来啊?田彩凤道,我问问,你先点菜。说着,拿出手机。接通后,她道,你这人可真慢,吃那啥都赶不上热的。白肩书道,就来了就来了,五分钟。田彩凤道,别着急,能赶上结账就行。玩笑间已挂了电话。丁小钰道,小陈得看孩子,不来了,让我替她祝你生日快乐。田彩凤道,她婆婆呢?丁小钰道,身体不行,才看一个月就犯了高血压,还住了五六天院,听小陈说出了院就回老家去了。田彩凤道,真可怜啊,没人帮她照看孩子,就不能上班。丁小钰道,只能自己带,有闲钱还可以请个月嫂,将来我生了就让马峰他妈来看。田彩凤道,你婆婆肯定行,还那么年轻呢!马峰点了几个肉类拼盘和蔬菜,先打发走了服务员,瞥了一眼丁小钰道,我妈你甭指望,她跟一般人不一样。丁小钰道,再各色也得看孙子,那是她的义务。田彩凤拿过菜单道,喝酒吗?白的还是啤的?马峰和丁小钰连忙摆手摇头道,不喝,还是喝果汁吧!田彩凤翻看着,问他们是要果粒橙还是鲜橙多还是椰汁,一边叨咕道,白启书咋还不来?

  下车后又多走了几步路,取了蛋糕白启书才跟韩盈盈往烤肉店走去。韩盈盈情绪不高,嘀咕道,啥都涨价,一个破蛋糕都要三百多。白启书道,三年才轮到我买一回,还不买个好点的,等会儿你别摆个臭脸啊!韩盈盈抻着去年的旧裙子给他看着道,我就摆,本来就没好气,你还教训我?白启书服软道,行了,姑奶奶,周末我就给你买条新的,现在别闹了,高兴一点可以吧?韩盈盈撇嘴道,你有钱是吧?白启书道,买条裙子的钱还是有的。她道,你也不嫌害臊,这话居然都说得出口,连生活的最基本需求你都满足不了我,哎,啥时候你能长点出息啊?白启书没搭理她,他知道自己若是反击,她一定有好几筐话等着他呢,说不定还会发火不去参加生日聚会。见他充耳不闻不置一词,她更来气了,停下来坐在一张长椅上干脆不走了。他只好过来劝她,拽着她说,别让人家等了,快走吧!她甩开他的胳膊道,要走你自己走,我没脸去。旁边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看着他们俩拉拉扯扯,扭头对她妈妈说,叔叔阿姨吵架啦?少妇抱歉地看了他们俩一眼,拉起小女孩往篮球场走去。你走不走?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白启书放弃了拉扯,站在她旁边警告着。韩盈盈盯着他手上的蛋糕看了片刻,站起来,一言不发地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马尾辫随之左甩右甩。白启书无奈地摇摇头,跟了上去。

分享:
 
更多关于“俗世男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