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长会


□ 王保忠

  很安静的秋天,看起来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校园里落满了红的黄的叶片,再过几天,再刮几场黄乎乎的大风,就是白雪茫茫的冬季了。教学楼前站立的多是那种钻天杨,直直地,一个劲地顶向高远的天。在这个小城,这树种如今已很少见到,也鲜有栽植的了。当初规划时,汤河没听设计师的劝告,一意孤行地让它们在校园里落了户。树种高大,叶片也巴掌似的大,一片又一片地落下来,把整个校园都排满了。每到这个季节,汤河要做的事似乎就是和校工们一起哗哗地扫树叶,今天扫过了,扫得一片都不剩,明天又是厚厚黄黄的一层。
  这会儿,汤河又哗哗地扫开了,门房老赵也在一边哗哗地扫,两个人都很卖劲,叶片在帚上蝴蝶似的飞舞。楼群静静的,学生们在上课,有几个窗口传出朗朗的读书声。期中考试刚结束,汤河知道各个教室都在讲试卷,下午学生们就要放学,而他们的父母则会坐在各自子女的座位上,来开这学期的第一次家长会。对学校来说,这不能算个小事,学生的成绩怎样,下一步怎办,各科老师将在会上跟家长们讲清楚。汤河相信教师们能把会开好,都是他从各地重金聘来或挖来的,应该说是一个赛一个,他相信他们能做好。也不是没有担忧,但担忧的不是他的属下,而是一部分学生家长。这个小城的有钱人太多了,都是些开煤矿铁矿或经营饭店商场的主儿,住豪华别墅,驾高级轿车,穿名牌服装,走到哪里说话都冲冲的,牛气得很。也许是认为汤河的学校办得好,他们中的一个把孩子送来了,别人也都赶庙会似的跟着把孩子送来或从公办学校转过来了,送来就以为万事大吉了,不闻不问,没个当家长的样子。
  上学期的家长会,这些有钱的主儿,竟然只来了八九个,多数人就没想到该来学校打问一下子女的学习情况。来了的也不守规矩,让他把手机关了,根本就不搭你的茬,依然大模大样地把那东西摆在课桌上,就像他们的儿子摊开一本语文或者物理书,隔不了一会儿就抓起接听,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压根就没想到该回避一下。最过分的是余黑子,也不知接了个什么电话,竟然一拍桌子怒不可遏站起身破口大骂起来,全忘了这是在开家长会。因了这突如其来的发作,众人的目光就都被吸引了过去,可余黑子却浑然不觉,对着手机,情绪像火山爆发了一样,那话一句比一句粗野,硬邦邦的,牛蹄子都踩不烂,妈的,你这孙子给我闭嘴!说完这句,很响地把电话甩在桌子上,人也一屁股跌在了椅子上。他儿子的班主任陪着小心说,余老板,您气也生了,人也骂了,该发个言了吧?余黑子摇摇头,发啥言,你让我发啥言?啊?都让那孙子气饱了,不行,我还得训这孙子几句!说着又抓起了电话,班主任哭笑不得,您就不能歇一会儿吗?您坐下没几分钟就不停地接电话,这会还怎么开?要不让大家一起听您接电话吧?我们也不开会了,听您说单口相声吧。余黑子一瞪眼,你嘲笑我?你当我是谁?卖艺的,还是那些骚哄哄的三流演员?老师给噎得老半天泛不上话来,没一点办法了,不得不宣布散会。汤河听说后就很生气,这可是在学校,不是在你们矿场,怎么能这么不守规矩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