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只龙虾的伤心


□ 伍迪·艾伦

  像他们这样正派的美国公民,居然投胎成了龙虾,还要被华尔街巨骗麦道夫当佳肴吃掉。这都是因为这个老骗子!
  
  投胎转世
  
  两周前,亚伯·莫斯科维兹死于心脏病,投胎转世成了一只龙虾。后来他被捕捞了,进了纽约上东区一家豪华餐厅的水槽里。水槽里还有其他一些龙虾,其中一只认出了他。“亚伯,是你吗?”那只龙虾问。
  “谁?谁叫我?”莫斯科维兹说道。
  “是我,莫·西弗曼。”那只龙虾答。
  “哦,天哪!”莫斯科维兹尖声叫道,认出了这位昔日一起玩拉米牌游戏的同党。“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投胎转世了,”莫解释道,“成了两只龙虾。”
  “龙虾?我一直过着不偏不倚的生活,现在却要以这种方式结束?在第三大街的水槽里?”
  “上帝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莫·西弗曼说。
  莫斯科维兹一点也不喜欢他现在的处境。为什么像他这样正派的公民,一个牙医、正人君子,可耻地成为菜单上的佳肴,成为和烤土豆、甜点在一起的“今日特供”,对他来说太残酷了。莫斯科维兹悲伤又愤怒地四处游动,无法像西弗曼那样,对自己将在热月被吃掉的下场佛陀般顺从。
  
  愚蠢的上辈子
  
  正当此时,有人走进餐厅,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竟然是伯尼·麦道夫夫妇。
  “我不敢相信,”莫斯科维兹的小而乌黑的眼睛凑近玻璃墙说,“这个小偷应该在牢里劈石头做牌照啊,怎么就这么逃出来了,现在还准备饱餐一顿?”
  莫斯科维兹强忍住胃酸逆流,这种病从他的上辈子一直延续至今。“天注定让我和他在这儿相遇。”他愤怒至极。
  “跟我说说吧,”莫·西弗曼说,“我在佛罗里达州和这个人打过高尔夫球,他有时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用脚移动球。”
  “每个月我从他那儿拿报表,”莫斯科维兹咆哮道,“我知道这个数目合适得不能再合适了,当我打趣说,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庞氏骗局时,他被犹太布丁给呛到了。结果他就是骗子,我的净资产都打水漂了。”
  “和我打球时他扭捏作态,”莫说,本能地在他的壳里找安眠药。“他一开始就跟我说,他没有给另一个投资者的空间了。他越是敷衍我,我就越想进去。我请他吃饭,因为他喜欢罗萨丽的薄饼卷,所以他向我承诺下次有空缺一定归我。那天我发现他可以搞定我的账户,我太激动了,甚至把婚纱照上老婆的头像剪下来,把他的头安上。当我得知自己破产时,我准备从棕榈海滩的高尔夫俱乐部屋顶跳楼自杀。但我得等半个小时,我排在第12个。”
  
  餐厅中复仇
  
  这时候,餐厅领班陪着麦道夫到龙虾水槽来,这个谄媚的滑头分析着水产品的美味。他指着莫斯科维兹和莫。领班脸上泛起殷勤的微笑,叫服务生把这对龙虾从水槽里捞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文摘(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青年文摘(绿版) Tags:龙虾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