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地方”的念想(评论)


□ 白 烨

  被人们常常当成北京作家来看的荆永鸣,其实身份一直都比较特别。这种特别,既在于他虽多年来常居于北京,但正式的身份却是内蒙古平煤集团公司驻京工作人员;更在于他执着于小说创作十数年,却一直在市内与市郊开着饭馆。开饭馆之于荆永鸣,并不在于借以赚钱谋取生存,而在于由此观察生活万象。饭馆到底给他赢得了多少经济利益我不知道,但凭借着荆氏饭馆这个嘹望生活现实的流动窗口,他取得的文学收获却是相当的丰盈。近几年来,他的短篇小说《外地人》,曾获“新世纪第一届《北京文学》奖”,中篇小说《北京候鸟》,获得“人民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声呼吸》,荣获第四届老舍文学奖。这些经由开办饭馆获取的生活馈赠与文学硕果,在让人为之倾羡不已的同时,也让人们看到写作与生活保持密切联系是多么的重要。

  这篇《北京房东》,一如荆永鸣的其他小说作品,也是以一个外地人特有的视觉与感觉来看取北京当下的生活,而且因为艺术的触觉伸入到了生活的日常肌理,故事的铺陈与情节的展开又多与饭馆、酒菜有关,真称得上是色香味俱全。让人为之意外的是,作者在以房客的第一人称叙述故事时,以“姓荆”的自我表白,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写进去了。当然,作品里那个开饭馆的房客老荆,不能就简单地与作者荆永鸣画个等号,但这样的自供状与自叙性的叙事,却使作品平添了一种直击身边生活的真实感,并让熟知他的友人与读者对接下来的故事兴味盎然。

  老荆的租房故事,由与男房东方长贵的几次交涉,与女房东方悦的频繁交往,渐渐就把镜头聚焦于白领女性方悦不如人意的婚恋生活。作品中的方悦,与大多数北京女性一样,“开朗,大气,热情,周到,同时源于一种天生般的优越感,又处处充满了自信。”但看似光鲜明丽的人生,却也隐藏着难言之隐,那就是丈夫张弈胜抱着“玩玩”的心态,在爱着她的同时还去和别的年轻女性“睡觉”,这让她难以理解,更让她不能容忍。

  乍一看来,作品似乎是由有钱的丈夫张弈胜的频频“劈腿”,方悦的始料未及和被动离异,来透视当下都市不无缭乱又有欠稳定的婚恋现状,但渐隐渐现的另一条线索,却使故事有了另外的情致,那就是方悦与老荆,由起初的租房形成的主客关系,渐渐变成了超越主顾的朋友关系。方悦会找老荆吐吐心曲,说说心事,老荆也会对方悦无话不谈,敞开心扉。乃至因胡同拆迁,另搬了住处,已没有了房东与房客的关系,老荆仍与方悦保持了一种若即若离的情分。这种情分看上去有些特别,甚至不无某种暧昧,乃至在那次方悦喝多了酒,老荆送方悦回家后,差点有了“那个”关系。但老荆还是借着妻子的一个电话稳定了情绪,把持着了自己,使方悦由此改变了她的男人观:“我以为世界上只有两种男人,一种是好色的,一种是非常好色的。现在我才发现还有另外一种男人……”正是这种重情又尚义的作为,反使两个人的友情经历了老荆写书出书、方悦出国回国等多年变异之后,仍相互保持着一定的系连,彼此不断惦记对方,乃至几年后再次约见,还相约到“老地方”见面,而方悦说的那个“老地方”,实际上已不复存在,这使得二人的这一令人期盼的约会又成为未卜的悬念。但“老地方”不一定是地理意义上的,它作为一种记忆与念想,还深存于各自的内心之中,有了这个无形的“老地方”,情意依然可以置放,情谊依然能够留存。

  永鸣写作小说,有一种基于生活实感的真实与真诚,他的情节与细节,日常化地生灵活现,可触可摸;他的语言与对话,口语化地可以信口而来,脱口而出;人物也都是底层生活中的蓬门荜户与平头百姓。但他总能在平凡中发见不凡,寻常中发见异常,从而做到平中见奇,淡中有浓,生发出一些值得人们咂摸与品味的东西来,让你眼前一亮,或心里一惊。比如,老荆面对醉意朦胧的方悦在贴心呵护后的抽身离去;方悦历经人生变异仍记挂老荆,并在回国之后相约到未知的“老地方”见面,等等,都在看似平常与平静之中,埋设着不无奇崛的些许意蕴,这些小小的神来之笔,都以自然而然地表现普通人身上的人性光亮,不动声色地揭示底层生活中的人间暖色,而读来启人思忖,读后引人遐想。

  我看好永鸣的小说写作,尤其是他近年来的“外地人”系列。因为他在执着的文学追求之外,有一个平常的心态,还有一个家常的饭馆。这使他的小说写作,始终接连着充足的地气,作品葆有充沛的元气,因而,又总有被他引动和为他惊喜的新的期待。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老地方”的念想(评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