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乡阿米诺(中篇)


□ 祝红蕾

  1

  出租车走到新华路时,前面堵住了。司机说,过不去了,只能拉到这里了。他的声音平板淡薄。从后视镜里赵亚丽看到了他职业化的冷漠眼神。赵亚丽看了一下手机:8点10分,也就是说还有10分钟就交班了。昨天梁主任在会上强调提前10分钟上班.他用食指和中指用力地敲了敲桌子,大声强调说,不管什么情况,八点半必须开始交班!这个节骨眼,她不想一下撞到枪头上。通往人民医院有两条路,一条是他们所在的新华路,一条是民主路,而现在民主路正在整修。司机看她没有想下车的意思,打了个哈欠说,前面很多人围在那里,铁定过不去了,你瞧那些车都掉头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赵亚丽只好下车。前面堵满了人,乱纷纷的,仿佛架了一锅沸粥,浮动着莫名的兴奋和激动气息。

  赵亚丽所在的神经内科以人满为患出名。梁主任是湖南人,小个子,秃头顶,平时满脸和事佬的笑意,春风化雨一般,谁看着都觉得亲切,病人一见到他,不用说话,单看他那笑意缤纷的鱼尾纹就觉得无比踏实。但是每天清晨他脸上的表情是零度以下.让人看着心里要起霜花。交完班,脸色开始回暖,等查完房,就是满面春了。小年轻背后嘀咕他夜生活质量不高,但没人敢在晨会上五马六羊,每逢交班.一个个脸板得竞相寒光闪闪。如果谁交班迟到了,他会毫不留情地当众给你没脸.何况昨天刚刚强调过。赵亚丽越想越紧张,脊背都发凉了。她必须快速穿过人群,重新找一辆出租车。这时她看明白了前面的情况.一民工模样的人站在帝都大厦楼顶,一条腿跨在楼顶栏杆外.另一条腿跃跃欲试,一副寻死觅活的架势。消防车警车一溜两行摆开阵势.兴奋的人群鸭子一样仰着脖子,有人喊:“快下来吧,讨债去找老板啊!在这里有什么用!”也有人说,“想出名吧?要跳早跳了!有种跳啊,跳下来啊!”声音里满含幸灾乐祸的快意。两名消防人员正将一张巨大的黄色气垫抬到可能坠落的空场上。一个穿新闻背心的人,抗着摄像机打电话:一陕!快赶过来,这是条大新闻……”激动的情绪将他的声音磨砺得粗重沙哑。叽叽喳喳的交谈声,和越聚越多的人流合力形成一把电钻.钴着赵亚丽越来越绷紧的神经,她一边往人群外挤,一边咒骂:他妈的,到哪里死不好,堵到这里来!她的声音听起来恶狠狠的.有个瘪嘴阿婆扭头瞅了她一眼,小声说:“造孽啊!造孽!”公道说赵亚丽不是那种恶毒的女人.相反她为人和善,人缘特别好,三十多岁的人了,许多人提起她来还丽丽长丽丽短的,没人不说赵亚丽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用时髦的话说,是有亲和力,这亲和力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装出来的。

  可是今天的赵亚丽和往常不太一样。

  昨天赵亚丽到亿百家大楼买衣服,走出旋转门,她那辆玫瑰红的电动车不见了。她记得是放在门口偏西的铁链子处的,太阳煌煌的,年轻的情侣搂腰走过,路边的法国梧桐叶子快要落干净了。大大小小的汽车快镜头切换一样地流逝穿梭,空气里弥漫着爆米花粗暴剧烈的香味.她一时有些恍惚,头脑有种大梦初醒的漂移——难道她放到别的地方了?这几天医院里护理操作考试.她一有空就在脑子里过那些操作程序三查七对,放小电影一样,头都大了,记错也是可能的。但是她明明记得放在门口的.她的电动车刚买了不到两个月。她对自己的记忆力开始质疑,摁了璁怦怦乱跳的心,顺路往南寻找。她这是丢的第三辆电动车了。她本来想打的或者坐公交车回家的,但是心里头非常浮躁.明知丢了又不太确信,那种感觉来来回回地锯着她。通常她压力大或者心情不愉快的时候不想立即回家,而是要在外面走走逛逛,买点东西,恶劣情绪就会不为所觉地转移掉了。有点生机勃勃的东西在手里拿着,人也就踏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