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锦绣


□ 格 致

  一、乙肝五项
  
  柳扶疏扫了一眼乙肝五项的化验单:乙肝表面抗原,阳性。这说明她是个携带者。这是无药可医的。你只能这样携带着它、保护着它。这就像你身上携带着一个炸药包,在你不可能把炸药包卸掉的情况下,你就得小心地让它别爆炸。这样的人占人群的12%。如果这12%都住了院,医院走廊住满都不够。看来,早上的血算是白流了。
  早上,扶疏比其他验血的人流了更多的血。从采血室窗口把右胳臂伸进去。扶疏把头往左扭。她不敢看,她不敢让自己看。眼睛很脆弱,像个未成年的孩子,有些事得背着他。所以,当一条胶皮绳把静脉血的退路切断以后,血在血管里惊慌地挤成一团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的头坚决地向左扭了过去。左侧是一条隧道似的走廊。她看见一个女人左手拎着一袋子水果,右手拉着个小女孩的背影。扶疏披着衣服,按着止血棉棒往椅子那退,想到那里把包放下,然后穿好衣服。这时医疗保险病历本从腋下掉到了地上。她蹲下去捡,棉棒又掉了下去。看了一眼棉棒,上面的血并不多。这时有人说,哎,你胳臂流血了。她向右一侧头,看见一条暗红色的液体,像绳子一样已将胳臂缠了半圈了。她急忙用手去按。刚才说话的中年男人说,这样不行,手上有细菌。说着到窗口拿来了至少四个止血棉棒。扶疏说,我的血怎么这么多啊!每个人的血液总量是相等的吗?她问那个帮助了她的男人。那人尴尬地笑了笑说,这可不知道,太专业了。他为了掩饰自己在此方面的无知就问了一个问题,你检查什么?扶疏说肝功。他又接着问,你肝功有问题?扶疏把那四个止血棉棒用掉了三个,最后那个被她固定在针眼上,把胳臂弯成直角。她以入党宣誓的姿势说,还不知道。我只是怀疑,只是希望。那人眨了一下眼,你希望?
  还有一张是肝功检验报告单,扶疏一边下楼梯一边就看完了。发现了一点情况:总胆红素指数高。参考范围是1.81-20.1,报告单上是29.5。急忙看谷丙转氨酶,如果谷丙转氨酶指数高,那就说明有肝损伤,说明那些病毒已经在局部爆炸了。有肝损伤就有理由住院。遗憾的是,那个数字在正常区间里,是11。
  扶疏把两张单子都放在了钱夹里,夹在几张一百元的中间。她没去医生那里。胆红素高,医生会开两盒药,应该是苷普洛。
  原来右侧肋下的不适感是胆。胆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医生从来不重视它。不好了,整个摘除就扔。很多人都轻松地摘除了胆。人是可以没有胆的。扶疏倒是给予了胆相应的重视。她走进路边的一家药店,买了两盒苷普洛。
  扶疏重视胆,是因为它干扰了她。那种右侧肋下的闷胀感很难受,尤其当她俯下身绣那些花瓣和叶子的时候,绣蝴蝶翅膀的时候也一样难受。站着或走路的时候那不良感觉会减轻,如果忙着什么,又不需大幅度弯腰,那痛就感觉不到了。只要一拿起针,俯向1.1米高的刺绣绷架,右侧的钝痛就准时地发生了。时间一长,她就摸透了这个痛的习性。由此她判断,有个东西,盘踞在那里,长得四楞八杈。你一弯腰,就碰到了它,而它是不能碰的。它不是一捆规矩的柴火,它是一簇荆棘。你要弯腰,它就扎刺着你,顶撞着你。那种疼,穿过几层隔膜、血肉、皮肤,锐痛长途跋涉而来,长途消磨了痛的尖角,成为沉闷的、很钝的不适,像是从隧道深处滚出来的声音。
  扶疏一边往单位走,一边就吃了两粒药。她想在下班后,再弯下腰的时候,检验苷普洛的效果。
  到单位九点。环卫科里一个人都没有。站在地中央,正想是怎么回事,抬头看见墙上墨绿色的写字板:柳扶疏同志,请你到三楼会议室开会。你又迟到啦!这字是郭科长写的。他的字好认。他的本事是给方块汉字每人戴一顶尖帽子,也像削好了的铅笔。刚调到环卫科的时候,郭国把一份关于提高环卫工人工资的请示报告放到扶疏的面前,让她打印出来。扶疏拎起那几张纸就坐到了电脑前。她打字快,一分钟120个字。可当她把目光固定在位于屏幕左侧郭国的请示报告原件,她把头向它靠近了十厘米,又靠近了十厘米。这时她吃惊地发现,纸上的文字,她一个都不认识!她惊恐地回头看坐在座位上若无其事的郭国:你写的这是汉字?郭国运动脸上的肌肉,他的脸上出现光芒似的皱纹,他这是在微笑。显然,他就等着被这么责问一下。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拽了一下衣角,走到扶疏身后,坐在一把红色折叠椅上,伸手拿起自己的书法作品说,还是我给你念吧。
  三楼会议室门开着,里面坐满了人。门口正有一把空椅子。扶疏坐下来,感觉那椅子是温的,是谁刚走。扶疏加了小心,那椅子还是吱呀呀叫了起来。正在讲话的王书记向这边看了一眼。一些人也跟着书记的视线移动。扶疏做出翻开小本子欲做记录的样子,她把那些在书记率领下移动过来的目光,用自己茂密的黑头发抵挡住了。王书记说,下面开始投票。又说,大家要认真对待。然后,一小张白纸传到扶疏手里。她问身边的杨蓝,选啥?杨蓝神秘地说,区后备干部。扶疏又问,几个?杨蓝说,一个。扶疏找出笔,写上郭国两个字。那笔出水不畅,郭的第一笔,用了几次力,仍是空白的,写到耳字边的时候,才忽然苏醒了一般,国字就写得很好。交上选票就散会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