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螺,女性的兽


   ●微 紫

  1.螺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螺.也许就是书中看过的苹果螺。青色,鲜活,挤挤挨挨,躁动不安。

  我忍受着厌恶和它一起生活。它赖以寄存的桶就放在客厅的进门处。这是他和孩子从公园的水池里抓来的。我当即就反对在客厅放这样腥气的小东西.建议把它们倒进楼下的小池里去。同时,我感到把它们放在那样狭小的桶里,它们是难受的。这种难受一经想象我就有身受之感。但是我遭到二比一的反对。孩子不做声只显出委屈神色。他则激烈抨击我对动物的嫌弃态度已经使他和孩子丧失了多少自由和乐趣。我只好沉默了。

  几天来,它仿佛成了家庭的一员。它沉默,安静,就像彼时的生活。我揣想,桶里究竟是否痛苦?这毕竟是人给它安排的生活,而非自然选择。

  我深究自己对动物的冷淡.是因为他们的排泄。动物的分泌与排泄都使它不洁。处理这不洁要耗费很多的时间精力,是我没兴趣的。这不洁感使我不愿对动物表示亲昵。而植物就不同了,他们是洁净的,灰尘也不能真正污染他们,即使腐烂,仍是一种自然干净的味道。

  但我也不愿看动物受苦。我觉得人们对动物们感觉神经遭到不适刺激是负有责任的。无论是饥饿还是疼痛。

  这群螺不停地排便,使我喉咙里一直哽着一种恶心感,像在怀孕。同时,他们被囚禁的处境又使我心中一直扯挂着一种忧虑。

  我得承认,我不喜欢螺这个意象。它旋转着,旋向自己的肉体,内心,然后将自己囚在里面,在里面做它自己的道场。仿佛我们被迫的生活。

  看不出他们的移动,一直是静止的,沉静得像时间。这么多天了,它不发出声音,从不。像冷战。像那些所有要按常态存在下去的事物。

  但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许多只悬附在桶半腰.便知道它们一上午都在为争取爬出这个圆形深涧而努力。

  半夜寂静中,它们吧嗒落在地板上。我去看。我似乎也在痛,好久躺在地板上不动,螺口向上。它努力那么久才从光滑的塑料桶壁上爬上来,又坠落深谷?它怎么翻身呢?它的壳被摔碎了吧?那么重的响声。我决定不帮它,因为即使把它放回桶中,它还会爬上来的。第二天去看,螺已经翻了身,螺口朝下,挪移到了两米远的地方。地板上是干燥的。它也快被晾干了,那种湿润的蠕动力快要消失了。处于怜悯,我手轻轻一捻,就抹掉了它一夜努力的成果。它又回到了桶中。

  再后来.诧异地看到桶壁上积了大陀的血红色集结物,血腥,醒目,含混,含着粗砺的力量,让人震惊。这是螺繁殖的结果。

  啊,这些天,它们在桶里进行过交媾?还是在大池里时就埋下了生殖的种?不知道。只知道生殖的红色动力使它们这些日在桶中寝食难安,俯卧难宁。它们曾爬上溜滑的桶壁寻找繁殖最恰当的分娩场所,没有找到。

  生殖是一种痛苦的生存动力。要想解除,只有尝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