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遇


□ 江少宾
外遇
江少宾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时间已经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那天,时间专门来和我告别,时间说,兄弟,离了,这就准备去外地。
  时间是我的哥们,而时间的老婆朱利是我的同事。我说,时间,你要是真想好了,那我也没的说的;要是还有一点余地,你还是应该再考虑一次。时间幽幽地看着我,好久才说,这事换了谁都早就离了,这日子还是日子不是?我想了想,说,也是。
  这事该从何说起呢?要想说好一个朋友的家事,实在不那么容易。好在我多少知道些底细,时间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认死理,前几年放着好好的公职不干,跑去下了海。不想这家伙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没几年功夫,就赚了个盆满钵溢的,把我们一干人等羡慕得要死。朱利也彻底地鸟枪换炮,从头到脚都换上了新的,甚至还专门去了次上海,不仅拉了个双眼皮,还把个原本平平的胸脯垒得跟山似的。我们这样的单位多的是文化人,而文化人多的地方从来就不会风平浪静。朱利这样一打扮很快招来了一片非议,尤其是那几个正处于更年期的妇女,一刻不停嘴里说的都是朱利。而在此之前,她们好得跟什么似的。
  好在时间现在多的就是票子。对于时间来说,现在朱利上不上班,实在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而朱利也似乎乐意游离于单位和家之间,每到领工资的日子,就直奔财务室,理直气壮的样子,像单位欠了她千儿八百似的。我和朱利在一个科室,具体的工作就是每到黄金周,给下面的文艺团体分派一些文艺活动,其实这样的工作我一个人就行,根本不需要朱利,事实上朱利也只能添乱,下面这些演员一个个比大腕还大腕,一个“奔四”的且已经没有多少风韵的女人,实在没多少人愿意搭理。因此,朱利不来单位我没有一点意见,相反的是,我希望她不来,她赢得的是时间,我赢得的是清净。但朱利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她有事没事地总爱打个电话过来,大部分时间是她在说,我在听。而电话的内容也几乎相同,时间又出差了;时间又签了一笔合同。我总是哼哼着,表示电话这头是个活人。其实这些事情时间基本上都已经告诉过我,但现在朱利在说,我又不能不听。
  时间确实是忙。一个月下来,我们也难得见上几次,要是遇到旺季,一个月不见也是常有的事。我们打电话最先接的总是朱利,朱利说,哼,我都见不到人影,还说你们?我们于是再次羡慕起时间,这家伙天南海北地跑,吃遍了海味山珍,前不久还去了次日本,悠游了一个月的时间,回来的时候,把个小日本说得天花乱坠,像就在他家门口似的。交上这样的朋友实在不知道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我们回家根本就不能说,一说,得到的总是白眼和嘲讽,看看人家时间,哪像你啊,吃不能吃,用不能用!
  在无限的懊丧里联系着时间,每次总是羡慕并妒忌着,直到传出时间与朱利分居的消息。这近乎就是条重大新闻了,我们一帮铁杆子们都知道,这俩口子自由恋的爱,很快就结了婚,后来又顺利地添了个儿子。多年以来,感情一直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七年之痒”都过来了,这回还分居?真是吃饱了撑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