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廿年辛苦,披沙拣金


□ 姚新勇

粗翻《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以下简称《史论》;为避免“民族”一词语义的含混,下文将尽量以“少数族群”、“少数族”替代“少数民族”或“民族”;而作为转引,则在“少数民族”或“民族”等词语上加引号),感觉它似乎仍然沿袭了原有“民族文学史”的体例,并存在不少相似的问题。例如:第一,仍然是按时间、族别、体裁、作家地位的高低等“自然因素”平面铺展式地来安排章节。第二,缺少对所论对象的系统的综合研究。第三,还沿袭了不少老套的思路与提法。而且由于缺少对一些传统思路和提法更严格的思考,以及平铺式安排章节的原因,造成了一些地方的行文脱节甚至自相矛盾。例如“民族文学”批评传统的惯例是,好肯定、少批评,尤其是对一些重要人物和重要文献更是如此。《史论》按照这种惯例行文,在第一章和六章中高度赞扬了老舍先生一九六○年所做的《关于少数民族文学工作的报告》,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但是在七章第三节,却指出了此报告“忽略差异”将“‘不写异族情调’作为规约,把其他民族的文学规范当成模式,对民族文学创作的负面影响”(134页)。第四,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过分追求全面的问题,另外在确定论述对象的轻重时,也存在按职位和名声来定的情况,致使一些章节的安排比例失衡。例如,只懂汉语的作者实际无力把握非汉语的写作,不得不主要借助于二手资料进行相关的梳理,而对“民族语言”创作的整理、翻译与研究,又相当不完备,与此相关的部分都非常薄弱。如“藏族小说”一章,共三十六页,而当代藏语写作的内容,才不过两页。另外像《史论》的最后一章,“发展中的当代少数民族影视文学”,也非常薄弱,存在着显明的缺漏。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五○年《内蒙人民的胜利》问世,到一九九五年止,约有二百零六部“少数民族”题材影片被拍摄发行,而其中由“少数民族”人士独自或参与导演、编剧的至少也有五六十部,可是《史论》中,连只提了提名的影片算在内,也就二十多部。电影文学一章的总页数不过二十九页,而论述张承志和阿来《尘埃落定》的页数,就分别达十七和十四页。甚至像塞夫、麦丽丝夫妇这样杰出的蒙古族导演,竟然只字未提。尽管存在这些问题,但是我仍然认为作者以二十年心血铸成的皇皇一百三十万字的《史论》是有多方面突破的当代文学史著作。
《史论》的突破性明显地表现在对“论”的重视上,这是以往“民族文学”非常缺乏的。论著的题目冠之以“史论”,在体例上分成两卷,上卷为“通论”,下卷为“作家、作品”。不错,这样的安排是有些生硬,但《史论》并非是就论而论、就史而史。“通论”部分中有丰富史料的支撑,作家、作品的分析,也体现出对关键问题、审美特质的努力探寻。更重要的是,全书在相当程度上被统一于“民族精神”这一内在线索之上,具有一定程度的灵魂整体性。
当然“民族文学”对“民族精神”的追求,并不是作者的创造或发现。少数族群文学创作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了由“社会主义性”向“民族精神”为第一性追求的转变。而且到八十年代中后期,“民族文学”批评界对此方向也有了明确的自觉(参见姚新勇:《追求的轨迹与困惑——“少数民族文学”建构的反思》,《民族文学研究》,二○○四年一期)。出版于一九九五年的《多重选择的世界》(关纪新、朝戈金著,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一书,对“当代少数民族作家文学的理论描述”,就是以“民族文学”的“民族性”的思考为中心环节的。然而“民族精神的追求”之于《史论》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一种历史的理论与精神向度,更是丰富的历史现象的具体呈现。内在精神向度的贯穿,理论深度的追求,具体问题的细思,丰富历史材料的积聚,使得《史论》不仅突破了以往“民族文学史”的局限,更具有了重新考察历史、建构历史的激活性。
《史论》引用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广泛地参考了他人的研究,并给出了较为详细的注释。由于“民族文学”的边缘性和批评的相对滞后,“民族文学”相关的书籍、文章往往比较分散,缺乏公共阅读的提炼与集中,即使是研究者,有很多资料也难以查找。现在有了《史论》的提炼与集中,就方便多了。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大量“民族文学”的研究文章,往往是“领导报告体”、“导游图”式的泛泛而论,不大容易引起阅读者的兴趣和重视,常容易一掠而过,由此一些值得关注的东西就会从手边遗漏。而现在经由作者长期细致的积累、挖掘,原先那些或僻壤而居,或零乱分散,或无用而弃的材料,得以集体登场,意义就豁然敞亮起来了。
“民族文学”批评与研究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具有深度性的整体研究与富于穿透力的微观批评的双向缺乏。过去,这主要是因为研究者理论素养的缺乏,而近几年来一批具有较新理论素养的中青年学者已经逐渐进入“民族文学”批评的前沿,理论视野的限制已大大降低,但无论是他们自身的阅读量还是研究界对原始材料的有研究价值要素的发现准备,都还相当缺乏。而《史论》的出现,则可以很好地填补材料方面的不足。《史论》对所论的众多作家作品大都分析较为细致,而且富于见地,突显了它们所包含的有价值的研究点。有心的读者可以从中找到很多可进一步系统开发的研究资源。例如根据“新时期”以来少数族群创作对“民族身份”的自觉追求这一方面,就可以进行按主题或按题材划分的族内或跨族性的研究;再如“民族文学”中双语写作的问题,也有许多可供系统、整体研究的线索;另外若想系统研究近半个世纪以来回族、维吾尔族的写作中,伊斯兰信仰与中国国家认同之间的关系,《史论》中也披露了不少珍贵的线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