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七年级生与土地的对话


□ 换日线

  七年级的孩子,出生在一个网络“沟通”开始成为主流的时代,透过快速的网络往返、精简的文字、表情符号来书写一个故事、一个事件,或者以网络的语言,书写一连串网络交集而成的世界。
  我们通常以为,那样的文字没有深度,那样书写出来的生命没有厚度,但在《花甲男孩》里,不太艰深的字句里,浅白易读的文字,却可以将文字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精彩地表现。
  出生在1987年的杨富闵,在《花甲男孩》中,不可避免地加入许多网络元素,搭配着其它3C产品,会让人误以为又是那些网络上的小情小爱,或是只是一个网络宅男的呢喃。但除了这些元素以外,在他的小说里,更是充满与土地、家乡、人情的对话。
  除此之外,他在文内加入大量的“死亡”、“鬼神”,也是网络世代少见的书写方式。他写出青、壮年的离家,让代代相传的这些城乡,终于在快速变化之下,用一个个接续的告别式,让死亡加重衰老、凋零。但他更用青春的话语,从城乡出发,让文字里充满着那些庙宇庆典、习俗,以及老一辈遵循信奉的信念。
  网络加快对话的速度,现代人连说话都变得精简,甚至只在键盘上游走,却不愿意回头与家人对话。那些乡间、田野、水稻、三合院,在杨富闵的文字里,显得格外的迷人,好像他不是七年级生,而是更早之前城市尚未开发的那些世代。
  首篇的《暝哪会这呢长》,从台南大内出发,写隔代教养的对话及网络沟通的隔阂。阿嬷一面责斥姐弟透过部落格的留言才能讲话,一面又透过这样的对话,关心在电脑另一端的孙女。当阿嬷手机响起周杰伦的“霍!霍!霍!霍!霍!霍!霍!霍!”,杨富闵不只透过网络串接起祖孙三人,更用新世代的周杰伦,呈现阿嬷这一辈的人,除了年纪以外,也有许多未曾被看见的另一面(其实也是拉近了世代的距离)。
  末篇的《花甲》,在大楼林立的台北城,寻找一片类似台南的景致。花甲希望自己可以盖一栋楼跟父亲和婶婆一起住,在自己喜欢的家乡,在自己熟悉的气味里。由此带出对于“家”所画出的蓝图,一反新世代的孩子家庭观念薄弱的形象,即使只是简单地将家人聚在一起,却是加深“家”于网络世代的样子,不是那样的可有可无。
  在这几个短篇里,杨富闵大量地书写台南或是中台湾,可能只是小小地提起,却让人对这样一个南方小城有了更深刻的印象。他的文字像是企图唤起许多长大了就往大城市跑的年轻人,那些小地方在心里的样子,企图用这样的形式,拉出一段段每个人曾经的小故事。
  那些在地呈现出来的文化,以及表现出来的人的样貌,他也精准到位地写了出来,仿佛故事主角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好像他们都是我们生活里的一部分。但也确实,这样的角色,诸如报丧的水凉阿嬷、等待花甲回乡的婶婆、K书的扛轿少年、Call in进电台的阿公,开繁星五号的父亲……都着实地出现在生命里,只是在瞬间被遗忘掉。
  《花甲男孩》这部短篇小说选,是在大量的翻译文学及轻巧的网络文学中,难得一见的精彩中文创作。这些故事,也让人重新思考网络语言的书写,是不是也能再有一篇篇动人的故事。整本小说,对于“家”、对于“文化”、对于“习俗”、对于“鬼神”和“死亡”,也有一番独到的见解,不是不关心、不在意、不了解,而是用不同的角度,让以为早就被遗忘的,再次鲜明地呈现在眼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