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曲伊甸园的挽歌


□ 郑军荣

  一
  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1954年生于日本长崎,著名日裔英国当代小说家。1960年,石黑一雄随家人移民英国。崛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石黑一雄,在英语文学界享有崇高的声望,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他以“国际主义作家”自称,曾被英国皇室授勋为文学骑士,并获授法国艺术文学骑士勋章。
  《千万别丢下我》是石黑一雄的第六部长篇小说。它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爱情、迷失和隐匿的真相的故事,一个简单得极具欺骗性的故事,却慢慢地渗透出非同寻常的情感深度和共鸣,全书充满了一种人类生命的脆弱感。凯茜等三位主人公在童年时期就为以他们自己为代表的人类的新品种克隆人提出了人类自古以来不断在追问的一些问题,并努力去寻找答案: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要来?我将到哪里去?《千万别丢下我》是一个关于人类的新品种克隆人的令人悲伤的童话,一则引人深思的寓言。
  
  二
  《千万别丢下我》问世后立即在欧美获得如潮好评,当年即获英国布克奖提名、美国全国书评家协会奖提名、2006年美国亚历克斯奖和2006年意大利塞罗诺文学奖小说奖,被《时代》周刊、《纽约时报》、《环球邮报》、英国广播公司等英美媒体列入年度最佳图书。
  在《千万别丢下我》中,石黑一雄首次尝试写作科幻题材小说,以克隆人基因科技为背景,探讨“宿命”与自由生存这一永恒的文学议题。小说以克隆人为主角、照顾捐赠器官的“捐赠人”的“护理员”凯茜以记忆倒叙的方式,回述与在海尔舍姆一起长大的朋友鲁思和汤米之间的故事。他想透过故事中人物自我追寻的历程,以普通人的日常与辛酸,对比高科技操纵下人类生存的偏执。
  小说的叙述者是31岁的凯茜。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英格兰,凯茜正在有意识地结束自己人生中当看护员的那个阶段,进而开始另一个阶段。当凯茜在黑尔舍姆寄宿学校时的两个朋友重新进入她的生活时,她再也无法拒绝记忆的牵扯。她处于一种反思的心境中,叙述了自己和露丝与汤米这三位主人公逐渐面对他们那貌似幸福快乐的童年以及他们的未来的真相。那所坐落在田园诗般的英格兰乡间的寄宿学校的学生也太特别了,游客都对他们避而远之,只有通过传闻和一位老师偶然冒出的话,凯茜、露丝和汤米才发现自己非同寻常的出身和不可思议的命运。原来他们是克隆人!在黑尔舍姆养育他们的惟一目的,就是等他们长大后先做一段时间的看护员,最终为“正常的人”捐献器官。每次捐献后,捐献者都会被送往一家不同的康复中心。在捐献三四次后他们的生命就完结了。凯茜为露丝和汤米做看护员的那两家康复中心成了小说后半部的场景,确定了类似于他们年少时在黑尔舍姆那样的特定的生活节奏和进程。
  在这个叫做黑尔舍姆的地方,孩子们颇为自由地成长着。健康是他们的第一要务,第二是责任感和集体荣誉,除此之外他们不需要承担更多的什么了。他们学习,不过老师和学生都心照不宣地心不在焉,大家知道学习只不过是装装样子的事情。和他们必将承受的命运与责任相比,学习只能算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而已——在发育成熟之后,甚至连性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些孩子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做自己的选择。 从小到大,他们早就一遍遍被告知命运已被注定,他们必须保持健康的状态,然后把自己的重要器官捐献给那些需要的人——这些孩子是克隆人,培育他们的惟一目的即在于此。而在十几年的强化教育之后,他们也完全接受了这可怕的命运。
  对小说的三位主人公凯茜、汤米和露丝来说,黑尔舍姆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即使这个家园后来被毁弃了也还是如此。在小说第一部分的描写当中,黑尔舍姆时不时透露出一种金黄的色彩,如果不是“被告知”这三个字时时提醒着命运的阴霾,我们会觉得这个校园其实很美好:自由、快乐、甚至还鼓励孩子们的创造性。可惜伊甸园永远都是假象,孩子们和亚当夏娃一样只能在这里懵懵懂懂地活着,用黑尔舍姆那位叛逆的教师露西小姐的话来说,这些克隆人“被告知了其实又没有被告知”,他们知道自己将要去做捐献,却不知道这对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不用说,露丝小姐在这个伊甸园里面,要担当的是蛇的角色,但令人意外的是,孩子们拒绝理解她说出来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如此残酷的命运,他们幼小的心灵还无法承担,于是,蛇失败了,露丝小姐被迫离开黑尔舍姆,而孩子们,将在4次捐献之后,在生命的尽头,去与真相相遇。
  对克隆人群体来说,黑尔舍姆是不一样的,在这个伊甸园之外,是更黑暗的世界。小说慢慢读下去,从凯茜的希望、露丝的幻灭和汤米的倔强中,从黑尔舍姆学生们的优越感和其他克隆人看待他们的热切眼神之中,我们不难发现黑尔舍姆确实是个被选中的地方――可惜不是被上帝,而是被人类,一群希望证明克隆人也有灵魂的人。他们的努力让黑尔舍姆成为克隆人世界的一个例外,但他们自己却没能成为人类的例外。所以他们的底线只是希望让克隆人过得好一点儿,能够以一种更体面和尊严的方式去完成捐献。至于克隆人也是人,这一点他们是不愿意考虑的,所以,凯茜才会感到“他们害怕我们,不是一般的害怕,而是像人害怕蜘蛛一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