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倔骡子关巧云


□ 孙春平(满族)

◎孙春平(满族)

  作者简介:孙春平,满族,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现居沈阳。著有长、中、短及小小说作品多篇部,作品曾获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东北文学奖、辽宁文学奖等奖项。另有影视剧编剧《爱情二十年》、《金色农家》等多部集。

  1

  关巧云,男,满族,1952年3月生,辰龙。

  关巧云出生之日,时值阴历二月,过了数九寒天,天地本应还暖,但突来倒春之寒,北风呼啸,雪片如席。母亲卧在烧得滚热的北方土炕上,望着襁褓中的儿子叹息,看来这小三儿又是他两个哥哥的命,老天不留啊!

  小三儿之前,母亲已连生二子,均未过周岁夭折。果然,刚过满月,小三儿又浑身滚烫,宛若炭火。父亲慌急,请来四方郎中,又从城里请来西医,各种药吃过,各式的针剂也都打过,仍是气息奄奄。有人出主意,请个萨满巫师吧。北方兴萨满教,俗称跳大神。父亲狠狠心,把家里尚值点钱的物什卖掉,请来远近最有名气的萨满巫师。巫师舞舞扎扎,在屋子里蹦跳了半晌,炕心的小三儿仍是气若游丝一声不吭。巫师抱起病孩儿,冲着窗外泻进的阳光捏开了嘴巴,向孩子的母亲说,给我一根长针,纳鞋的锥子最好。母亲大惊,问干啥?巫师说,我给孩子放放毒血。母亲问,从哪儿放?巫师说.小舌根。母亲听说过这医道,人即是救活,也毁了声带,多是哑了。母亲站着不动,说我不想养个哑巴孩子。巫师说,眼下救命要紧。母亲说,死就死,我还能生!父亲遇到这种事,就没了主意,抱着脑袋蹲在地心,只知唉声叹气。巫师在地心转了两个圈子,说那就用最后一招儿,死马当作活马医,且看这孩子有没有那个造化了。你们快去找刚拉下来的黑牛粪,用牛粪把孩子裹上。记住,只能是黑牛的,黄牛的没用。

  父亲跳起身往外跑。北方黄牛遍地,寻常农家都有,黑牛却不多见。父亲跑了十里八村,夜深时总算找到一农户。户主听了求告,将圈里的黑牛牵出,拉着在院心转悠,黑牛很快排出一泡救命的宝物。好心的户主为防牛粪变凉,还舍出一片小褥,将那东西密密实实地包裹,让父亲提着奔回了家。

  真亏了那泡宝物。父亲到家时已是黎明,小三儿的喘息越发微弱,母亲备了稻草帘扔在墙角,只等小儿气绝就捆卷了扔到乱尸岗上去。乡间的风俗,未成年的孩子死亡都是野鬼,入不得祖坟,甚至不须埋起那一抔黄土。裹了黑牛粪的小三儿仍睡在襁褓里,到了傍晚,呼吸明显粗重,掌灯时,竞睁开眼,咧开嘴巴发出了猫崽子似的哭声。母亲将乳头塞进去,病孩儿就嗍起来。母亲抹着脸上的泪水说,这孩子的嘴,咋比没病时还有劲呢?

  父母再请巫师来家,摆了酒席,还请了相邻的老者作陪。千万不要把跳大神的巫婆神汉都笼而统之地骂为迷信,客观地讲,跳大神起码有个心理暗示的作用,那心理暗示还是有些科学道理的。况且,很多巫婆神汉半巫半医,收集了一些民间的偏方,科学依据他们可能根本不知,却往往能治大病怪病。酒过三巡,父亲对巫师说,这孩子的命是先生救下的,请恩人再赏孩子一个名字吧。巫师问,先前死去的那两个孩子都叫了什么?父亲说,一个叫富林,一个叫贵林,可连条小命都没保住,哪还有什么富贵。巫师说,我斗胆说句不恭之言,看你面相,子嗣不旺,即使留有—二,也可能多受磨难。这孩子我看就别叫富啊贵的,起个贱名吧,当个丫蛋儿养,兴许还能少些坎坷。母亲接话说,行,管他叫啥,能养活大就行。巫师说,那就叫巧云吧,一听就是个丫头。父亲嘟囔说,还不如叫个狗剩、三驴子呢。巫师说,那都是男孩儿,男孩儿就主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