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声部(外一篇)


□ 陈蔚文

四声部(外一篇)
陈蔚文

陈蔚文女,七十年代中期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供职媒体,现居上海。
在《大家》《天涯》《钟山》等刊发表小说及散文若干,作品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出版散文及随笔集《随纸航行》《情感素材》等。

恒温蔡琴

近期蔡琴在上海开演唱会,“不了情——二○○六经典老歌全球巡回演唱会”——她真是经典,还不是时间熬练成的经典,她的嗓音从一开头就奔了经典去,醇厚,任什么烂音响拿她的碟试机,效果总变深沉,尤其那首《被遗忘的时光》,“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她的声音具物理功能,能让寒酸的器材听起来不那么寒碜。
好些年前,喜欢她的声音,像迷渡口、雾别这样一些意象。她的喉咙构造类似酿酒器具,设置了过滤与发酵工序,适于清唱,深厚悠扬,满腔心事要诉。国内,流行女歌手能把中音唱得出色的不多,中音的美感近似年份好的红酒,如一九八二和一九九○年的法国酒,上世纪后四十年中最出色的。红酒适宜的存放方式是瓶口向下,保持十五至三十度的倾斜角度,以防空气进入,另可吸附杂质。好的中音也如是,滤掉浮尘,汩汩地,缓慢倾倒出绸缎样的歌声。
蔡琴倒得有些频繁,演唱会不断,近年很是活跃,酒不再装在地下窑的大木桶里,进了商场超市,拿取方便。她声音是出世的,人是入世的,因为传播广,她的声音成了符号,怀旧派的地标。地标周围总是易结集人,人多之地就有些喧哗。一枝好的红酒,存放很重要,适当的环境,包括10-15℃之间的温度,75%左右的湿度,避光,免振动,无异味——好的声音与人,其实也是这样吧。
对我,蔡琴好像过去了。对人多簇拥的事物我有些本能地回避,倒不是显得自己多有“品”,我只是不喜欢饱和,饱和的事物会伤害想像力,一首再美的音乐连播两个月只能成为停靠在八楼的二路公共汽车,再稀罕的菜蔬进了大棚也只有随行就市。
当然,蔡琴也还是当得起经典的,她恒定,温暖,听她歌的那段日子我还年轻,闲,在她的歌声里看书,常立在窗口看放学孩子们经过,听见他们的喧闹声就要烧午饭了。那段时日是最自由的,以前不曾有过,往后也不能再有了,现想起,才觉得那些个上午和下午,能清晰听见风从耳朵边跑过的。

黯金色的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有爆发力的中音,相比蔡琴,她不羁,有尘世气,当下的,像只挂满世界各地机场登记牌的皮箱,皮箱下方有她英文名缩写,黯金色。
是一次在找鲍比达的音乐时找到她的专辑,听到几首非常好听的歌,比如《出境入境》,片头是机场引擎的音效——使我日后一想起她就想到机场,竖起衣领的女人提着皮箱,落寞淡定。
比起蔡琴的通行,她是小币种,网上有关她的个人资料非常少,清晰些的照片更难搜。还是因为一首《感恩的心》她才被更多人听见,不少商场把此歌作为结束曲播放,作为对上帝们购物一天的答谢,不过听到的人也未必知道唱的人叫欧阳菲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