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




今年1月的一个下午,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几个朋友来到编辑部,邀请我们参加他们和国家林业局共同举办的“2003-2004年度长江中下游和南黄海沿岸越冬水鸟调查”。他们的造访使我们的目光投向了长江中下游平原那片密集的淡水湖群。
编辑部决定派出4名文字和摄影记者分别采访在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六省市进行同步调查的队伍。为了使采访进行得更扎实,我们把研究鸟类和湿地的专家请到了编辑部,他们的学识帮助我们明确了此行应关注的重点——长江中下游湿地上的越冬水鸟的生存状况越来越令人担忧了,而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人对湿地利用的不合理。
这样一来,我们所关注的焦点就不仅只在水鸟本身,我们将把视角扩展开去,扩展到对湿地生态的关注。出于这样的考虑,3月份,我们又派记者参加了在湖北省举办的关于如何恢复江湖天然联系的会议和考察。
亲历现场,使我们对长江中下游湿地上的水鸟和人类的生活状态有了最直接的了解,当大量鲜活而陌生的生命现象朝我们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们所得到的湿地印象是强烈和复杂的,是欲说还休的。
这种复杂性可以从我在湖南洞庭湖的采访中窥见一斑。
洞庭湖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尽管我事先得知冬季的洞庭湖是萎缩的,我不会看到夏季时像海一样的风景——我依然十分失望!岳阳楼前“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水面如今像老妪一样枯瘦,长着芦苇的洲滩几乎连成了片。芦苇像庄稼一样地被收割着,收割后的芦苇被捆成垛立在光秃秃的河滩地里。当年灭钉螺时修筑的一排排堤坝渐次消失在浓重的雾气里,在入冬落水时,这些堤坝往往会滞留一些湖水,与水一同被留下的还有鱼虾,于是就有了我看到的抽水机——它们要把这块凹地里的水抽排到另一块凹地里去,竭泽而渔!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洞庭湖,它不再是赋予人们诗意想象的“气象万千”的水面了,它是粮食。大自然一年一度的水涨水落,带给湖区人民的不仅有不用播种就可以收获的芦苇,还有不用投放种苗和饵料就可以捕获的鱼虾。因为这个缘故,人与湖的关系变得不那么纯洁了,人是图利而来的,湖面变成了承包户们分割利益的蛋糕。
风中不时传来水鸟的叫声,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它们的鸣叫声中透着一股凄凉和无辜。当我第一次从高倍望远镜中看到一群野雁栖息在草滩上时,我震惊了!它们安静地卧在寒风中,对远在千米之外的我们毫无觉察,它们对于环境的信任和自足超过了人类智慧可以理解的范畴。从那时起,我学会了欣赏鸟儿们的身体语言,而且越来越多地了解到它们的某些身体特征所代表的分类学意义。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图片1
管理人员在东洞庭湖保护区调查水鸟。摄影/张翼飞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图片2
湖北省洪湖市阳柴湖镇的孩子们收到了洪湖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带来的宣传画片。摄影/周怀宽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图片3
水鸟调查队员们正在把白天调查到的水鸟数量输入数据库。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图片4
考察湿地的记者们在洪湖上渔网造成的“迷魂阵”中行舟,湖底的淤泥很多,水草经常缠住螺旋桨。摄影/陈勇
我们对湿地的关注图片5
记者惊诧于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内疯长的互花米草,这种入侵物种不仅加快了海岸的淤积,而且阻碍了其他物种的生长。摄影/徐健

也许是由了解而爱,由爱而生爱护之心吧,随着采访的一步步深入,我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忧虑。在东洞庭湖保护区,我没有看到在人们的生活区与保护区之间有过任何不可逾越的栏杆。每天清晨,农民把水牛赶过保护区的边界——一条50年代修筑的围垦大堤,在保护区内的草滩地上放牧,这是他们从祖先那里承袭下来的习惯。这个1984年就成立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如今的国际重要湿地,依然没能完全制止人们对区内自然资源的索取——我看到了太多水鸟在密集的鱼网上空翩飞的景象,那里原本是它们嬉戏、觅食和休憩的场所,现在却被人类改造得面目全非,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在大堤的另一侧,是围垦形成的农场。近年来由于粮食价格降低了,农民纷纷把水稻田改造成了棉花地或速生杨林,这就进一步减少了水鸟可能的栖息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