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近村庄


□ 西 风(满族)

  有些东西想忘是忘不掉的,它们像水面上的浮萍,顽强地凸现在时光的深处。比如我对家乡的怀念,总会借住一些陈旧的物什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怀乡情结只能通过这些乡村的生活道具才能完成。有许多时候,我会这样追问自己:年逾四十的我是不是真的老了?我乐此不疲地怀念过去的老风景,是不是在印证着我心态的老化?当我终于有勇气否定这一猜疑时,我惊奇地发现,所有的记忆都将成为绽放在时光深处的花朵。尽管这些记忆是陈旧的是朴素的甚至是不合适宜的,但是正是这些朴实无华的乡村风物,在充实和温暖着我沧桑的心灵。
  
  石碾
  
  在我深远的追忆中,我的家乡曾经拥有两个石碾,其中一个不知怎么坏了,于是,在这个二百来人的村庄就只剩下一个石碾,它的使用率更高了,似乎在昼夜转动,那“吱嘎吱嘎”的响声,仿佛在鸣唱一首古老而沉重的歌谣。
  打我记事起,我就经常跟着父母出现在没有屋顶的碾房。那时年幼,无从知晓生活的凝重和岁月的沧桑,我只是用无比惊奇的目光盯着那盘转动的石碾,以及围着石碾转圈的父亲和母亲。及至十来岁时,我不再是观望者,我把簸箕里的包谷和高粱均匀地摊放在碾盘上,然后开始转动那沉重的石碾。我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石碾下的粮食被碾成粉状。这个过程是付出体力和汗水的过程,转得时间长了,难免两眼昏花,腿肚子发软。但一想到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食物,浑身上下便有了一股子使不完的劲。现在想来那转动的石碾,就像永无休止的岁月,隐藏其间的欢乐和痛苦,真是欲说还休。
  后来,生产队有一头驴让村民专用,人工推磨的机会少了,这对人来说是一种解脱,而对牲口却是无休无止的苦役。我记得当我把驴套上,还必须同时戴上眼罩,让它在黑暗中反复地转圈。我无从知晓给驴带上眼罩是谁的发明。我知道的是,被戴上眼罩的驴像失去光明的瞎子,就像我们凄迷无助的乡村生活。尽管人不再付出体力。但用碾的人太多,白天必须排队等候,为避开时间差,我常沐浴月光端簸箕出现在碾房。我一边吆喝着驴,一边遥望头顶上的残月或星光,这时候总有一股空蒙的潮水漫过乡村少年易感的心。而石碾依旧“吱吱嘎嘎”地响着,不论我的心情如何,石碾都在有条不紊地转动,就像乡村清苦而平静的生活,每一个日子都渗进了太多的艰辛与无奈。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家乡装上了电,有了磨米磨面的加工厂,那热闹的碾房冷清了许多。古老而原始的石碾,作为农业社会的象征,难逃淘汰和被人遗忘的命运。后来碾房被夷为平地,一村民在这里盖上了砖瓦房。至于石碾也不知被人搬到了什么地方。总之它被无情地废弃了,成为时光深处不再鸣唱的静物。尽管如此,石碾依旧转动在我深远的追忆中,一圈一圈涟漪般漫过游子的心。
  
  水井
  
  我对家乡的水井总是怀着一种真切的感激之情。现在,尽管水井在我居住过的村庄隐匿多年,但我的脑海中依旧可以浮现出这样无比清晰的画面:在一棵苍劲粗壮的大榕树下,有一个火山口般幽深的水井,俯首下望,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井壁周围斑驳的石缝间,长满了青绿青绿的苔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