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拼居


□ 陈克海(土家族)

  作者简介:陈克海,土家族,1982年生,湖北恩施人,现任山西文学月刊社副主编。有评论、小说散见于《天涯》《文学界》《福建文学》《广西文学》《山西文学》《飞天》《黄河》《重庆作家》《西湖》等报刊。

  1

  房子足够大,一百四十多平米,厨房干净,卫生间带热水。通风也好,看到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漏进来,一地金光,晓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就是这里了。甚至都没想过要和房东搞搞价,看看房产证什么的。好像知道女孩子总有很多垃圾要处理,房东连那种超市弄回来的塑料袋都准备了厚厚一摞。还叠得规规矩矩的。房东也姓范,看上去比她也大不了几岁。他说:“就不要叫我房东了,看在本家的分儿上,叫我维佳吧。”晓艳说:“不大好吧。”心里有点怯怯的。维佳说:“房租你先交半年的,等你有钱了再给。”天底下竟有这样的房东,说出来谁信?不会是别有用心吧?晓艳不是个凡事往最坏处想的人,可碰到这样的好事,她还是有些不安:“还是交一年的吧,免得中间变卦。”刚从首都回来的范晓艳,对钱完全没有概念。这么大的房子一个月才要一千,而她在王府大厦里的工作,一个月能拿到四千五。交半年?明摆着看不起她的经济实力嘛。

  她一开始也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租下这么大的房子。等到真住进来,才觉得空。她东西是不少,光放衣服的收纳箱就有十二个,可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填不满这三室两厅。好在书房维佳还占着,饭厅堆的有冰箱和旧家具。维佳临走的时候说:“要是无聊了,可以去我那儿找书看。”她一笑。自己工作那么忙,有点时间都耗在网上了,哪有时间看书?

  唯一的遗憾是偏了点,说是街,还是上马街,可回来晚了,这地方连出租车都不愿意来。司机的原话是,还不够油钱的。也亏晓艳也不是个疯到半夜不回的人。她八点起,热奶,吃面包,或者将就些饼干,八点半坐公交,九点到单位,晚上有时加班到九点半,总不会错过末班车。周末休息了,也是在家洗洗衣服,搞搞家务。

  生活像是有点样子了。大学在重庆念的外语系,前年一毕业就跑到了北京。首都的节奏她挺喜欢的,挤地铁,坐公交,感觉—直在路上。她喜欢在路上的状态,好像有些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意思。去年春天,听见同事们都在谈论什么平遥古城感觉如何好,她一山西人,竞没去过,说出来都不好意思。好地方,晓艳也是喜欢的,她喜欢旅行的感觉,那么多的可能性,谁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呢。等到真走了一趟,也是失望,灰突突的城墙,站到哪里都不清爽。甚至都没心情想多住一晚。就是在撩城等火车的时候,她在旁边的麦当劳碰到了那个老外,现在的老板。老外是真老,胡子一大把,头发好像也花白了。她端着杯咖啡,顺便背背单词,想着尽快考个托福。北京不是压力大么,竞争又激烈,不进步,就淘汰。不巧,一个单词难住了她。隔几张桌子,坐着个他,好像在看一本英文书。嘿,有活词典,为什么不去翻呢。什么都没想,抬腿过去就和他攀谈上了,这件事,晓艳后来和朱东说起时,还特地声明了一番。

  “你不要把我想象成一个爱找老外搭讪的人。我只是觉得他能帮我一下,谁知道和他一聊,他竟然劝我到他的公司上班。老外也是够直接的,好像拿准了我非去不可。我在北京那边儿的工作也不尽如人意,公司大,可呆着也看不到什么未来,正郁闷着呢。何况,回到撩城离家人又近了些。第二个星期就来了,我是不是挺神经的?”

  朱东笑了笑,暗忖,面前的姑娘看上去了无心机,其实厉害着呢。他也不大明白为什么会本能地觉得她厉害。他比她早毕业五六年,按说,也在社会上混了些经验,可面对她,还是无从把握。现在的姑娘,哪比从前啊。他这样想的时候,其实又下意识地把晓艳和他从前的女友比较了。事后回想,之所以会如此,还是目的不大单纯。说是见面聊聊摄影,可饭吃了一半,两个人都在谈过去的生活,谈将来的打算,没谁想着要提那些子虚乌有的摄影技巧。他和她的认识不是在什么世纪佳缘之类的交友网站,而是在好色网,就是喜欢摄影的发烧友爱去的地方。在网上也只是随意闲聊,等到真见了,哟,竟是个很有范儿的姑娘。一米七的个头,和她站在一起,他找不到丝毫高度上的优势。她穿着马裤,宽宽松松的黑白格子衬衣,一副睡意未醒的慵懒模样。手上戴两个银镯子。脸型不是那种精致好看的类型,倒也收拾得千干净净,又清爽,又亲切。

  朱东怎么想的,都竹筒倒豆般告给了面前的姑娘。晓艳说:“你夸得我都不会说话了,你再夸我,我肯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朱东说:“我很老实的,只会说实话。”晓艳说:“老实人干结巴事。”朱东嘿嘿笑,好像他不是什么老实人:“老实人其实闷骚着呢。”生怕晓艳误会,又加了句:“该闷的时候闷,该骚的时候骚。”

  晓艳真不说话了。她对朱东不怎么反感,只是聊起男女之事来,兴趣不大。来到撩城,她从没想过主动去结交什么朋友。朱东说要请她吃饭,电话里的他,声音绵绵的,一听就是个好脾气。见就见吧。等到真见了,她才发现他其实比想象中的感觉还要好几分。可也只是感觉不错,并没有到心动的地步。她就那么想着,一个年岁不小的男人,约她吃饭,陪她扯淡,他的好心情是从哪里来的?有那么一刻,她动了好奇心。可他的一句闷骚又把她的兴致浇灭了。有些话心照不宣就好,真说出来,意思也不大。

分享:
 
更多关于“拼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