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情最是油城月


□ 曹建勋

克拉玛依啊,你给了我太多、太多难忘的记忆。
这是因为如同我在《扑向你,克拉玛依》那首诗中所写的:“在你宽厚的怀抱,我度过最佳年纪。”
人在“最佳”年龄段,正如一年四季的春天,是人的一生中最最旺盛的时期,比如精力充沛,记忆力强等等。正因为这样,我在克拉玛依虽然仅仅工作八个年头,但在克拉玛依这里留下的记忆却既多且深。尽管我离开克拉玛依都有三十多年了,但所有记忆一直珍藏在我的脑海里。
这既多且深的记忆之一,应是我常常领略过的克拉玛依那格外姣美、玉洁而又非常多情的月色。
本来普天之下的月色,都是姣美、玉洁的。此处,我在姣美、玉洁四个字的前面再冠上“格外”二字,来形容克拉玛依的月色,这并非溢美,而是写实。因为克拉玛依气候干燥,云雾稀少,夜空十分明净,故月色的姣美与玉洁也就“格外”了。同样,普天之下的月色都是多情的。同样,我用“非常”来形容克拉玛依月色的多情,也不是溢美,同样是写实。只是我为何要用“非常”来形容克拉玛依月色的多情,这就一言难尽,而且只有在那个年代在克拉玛依生活过的人们才能领会、理解、感悟克拉玛依月色多情之“非常”。
我在克拉玛依工作的八个年头,是1963年冬至1970年春,那时,我在克拉玛依局党委宣传部上班,除白天工作八小时外,夜里加班加点,如同家常便饭。我加班,主要内涵有二:一是白天日常业务工作的延续;二是去采油队搞“三定一顶”。“三定一顶”是当年石油系统的干部学大庆经验的一种作法。所谓“三定”,是定工种、定岗位、定时间。所谓“一顶”,是顶替一名工人,独立操作。我当时是顶替采油一厂一个采油队的一名采油工人上夜班。这样一来,我就常常有机会遇到月夜。在机关下夜班时,在从办公室往家里走的路上,每当遇到月明如洗、银光满地,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仿佛是嫦娥下凡,把你指向一个琼楼玉宇般的淋浴房,让你洗了一回极其痛快的淋浴。这时不用说,你加班半宿的疲劳,即顿时化为乌有。到旷野,去顶替采油工人上夜班,若是皓月当空,如同白昼,照得茫茫瀚海森林般的采油树历历在目,照亮了油田的每一个角落,使得野兽或不肖之徒都无处藏身,这就给在夜间在野外工作经验不多的我,骤然壮了几分胆子,减除几许生怕遭遇意外侵害的恐惧。
有那么一个月,整整一个月。这时间,是局党委一位常委给我限定的。他直接授命予我,要求我用一个月时间抓好局文工团的作风整顿与思想整顿,而且,这两个整顿只能在晚上进行,因为白天,我须照常在宣传部处理日常工作,文工团也要照常练功、排练,为进京演出做准备。我花了点功夫去文工团摸了一下底,再仔细琢磨了一番,心里有了点谱儿,简而言之,作风问题主要出在班子有的成员身上,思想问题则主要存在于一部分年轻的文工团员当中。据此摸底、分析,我的办法是,对班子采取大家聚在一起熬油点灯,一起学习文件,一起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对有些思想问题的年轻人,则“春雨润物”,个别谈心。克拉玛依本来就雨水少,也巧,那一段时间,更是天天见晴,所以夜夜见月,当时又正值季夏,入夜后相当凉爽,很适宜于月下交谈。依据这样的思路,我把迫切需要与之交谈的年轻朋友排好名单,逐个邀约到户外,边在月下漫步,边就年轻人特别关注的话题,以朋友聊天的方式,交换看法。这种月下谈心,不只是在当时的思想整顿工作中收效很大,而且激发了我的灵感,孕育出了抒情长诗《月夜话青春》(此诗已收入我的诗集《让岁月铭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