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物大PK之猞猁\雕鸮篇


□ 徐 峰

  叭!叭!叭!
  “喂喂,喂喂喂!”看台四周的大喇叭发出响亮的噪音,“首届众望所归的、大家星星盼月亮才盼来的十二猛兽格斗擂台大赛,隆重开幕啦!”
  鲜花、掌声、气球,满坑满谷扑腾着飞起的白鸽和……这是谁家的乌鸦也一同放出来了?鸽子的数量不够也不用这么煞风景吧!
  前来观看第一场擂台赛的见风和周围同样挂了满头黑线的观众们,在无语中注视着裁判走上擂台,这位气质“冻”人的女裁判推了推眼镜,一道凌厉的镜光闪过,大家都以为她要发表一下什么有关第一场比赛的演讲,或者表个态发个誓以证明自己很公平……如此这般,不料女裁判张口就说:“格斗双方入场,十秒内没上擂台者视为自动弃权。现在倒计时开始,十、九、八、七……”
  在场观众的汗水齐刷刷地下来了,真是太突然了!平时比赛走过场觉得烦,现在一点过场不走而直接办正事,好像也挺让人不习惯的。
  十秒入场啊,这要是换个动作慢点儿的选手,还不得饮恨当场?
  “喵嗷!”一种提神的嗓音响起,一只尾巴很短的猫科动物轻巧地跳上擂台,在南边的角落里坐下来,舔了琉爪子开始洗脸,它的耳朵尖上有两簇笔毛耸立,很有些武将的样子。
  大家正好奇另一位选手呢,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只雕鸮悄无声息地飞了下来,落在擂台的另一边。它扭了扭圆圆的头,睁着一只眼闭着另一只眼,显然不怎么把对面的猞猁放在眼里。想来也对,这位可是生有翅膀的选手。
  看了看双方都准备妥当,女裁判一挥手中的旗,“开始
  ”
  猞猁伏低了身子,前腿缩在身下,后腿微微踮起,不停地向后轻蹬,做出要攻击的姿势,此时它眼瞳中间的黑色变得忽大忽小,精神异常集中。通常猫科动物在扑食之前都会做这样的动作,动作要领是“轻、快、狠、准”,因为它们大多是独自猎食,在动作上的专业要求很高(狮群和猞猁例外,它们属于群居动物,有时候同一窝的豹子有可能也会一起行动)还需要有利的环境配合,比如说杂草、灌木丛之类的地方掩藏行踪。
  雕鸮一改先前的淡定和不屑,睁圆了双眼,密切注意猞猁的动作。虽然猞猁不会飞,可是它的尖牙利爪也很有威胁性,再加上双方体型差不多大,雕鸮也不敢真的无视它。
  “咳咳。”见风摇头晃脑地在观众席上说,“其实擂台赛对猞猁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平平整整一块地方,没躲没藏没遮没掩的,人家猫科动物玩的是隐藏和突袭技术,这种情况下它很被动嘛!再说,雕鸮是很凶猛的鸟类啊,它是世界上最大号的猫头鹰,和一般的猫头鹰不同,这可是敢于抓蛇来吃的凶禽呢!”
  这时,猞猁扑了出去!它一个标准的虎跳,张开双爪就向雕鸮脑袋上抓过去!雕鸮早在对手的动作启动的同时就飞了起来,做为拥有动物界中超级发达听觉神经的鹗形目猎手,一点细微的动作变化都瞒不过它,猞猁进攻时最后那用力一蹬腿的声音等于是给雕鸮拉响了警报。
  可是酷酷的女裁判却开了口:“雕鸮选手,你飞得太高了,这是违反规则的,扣一分。”
  由于这是擂台赛,就像对猫科动物没有隐藏物是个不良因素一样,对所有飞行类选手也有规定,它们的飞行高度不能超过自己本身体长的十倍。因此雕鸮飞起来的高度只能保持在十米左右。眼下它一飞就无声无息地蹿高了十五六米,当然就引来了裁判的警告。
  好吧好吧,这可真倒霉!习惯成自然啦!
  雕鸮不得不降低了自己飞行的高度,但就算是十米的高度,对于弹跳高度只有一两米、又无其它物体可攀爬的猞猁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及的。猞猁可不想随便就放弃,它在擂台上看着雕鸮,一次又一次努力地跳起来去够它的对手。
  在这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雕鸮降低到两三米的高度,一下高一下低地引诱着猞猁的攻击,刚好在猞猁只差一两厘米就要抓到它的高度时突然升高,令人好生惋惜——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在引得猞猁跳来跳去的同时,雕鸮也抓住机会,每次当猞猁跳过来的时候,它都会恰到好处地降下一点来,用脚爪狠狠地挠猞猁头一下,或者借机用翅膀猛拍到猞猁背上。如果不是比赛有特殊的护具限制了选手爪子和牙齿的锋利程度,那么就光凭雕鸮这几下爪子上的功、夫,就能把猞猁的脑袋挖出几个窟窿来!
  要知道,雕鸮的捕食靠的就是这双快而有力的脚爪和翅膀的辅助拍击,这可是真真正正的“两把刷子”呢!随着这两把刷子的表演,它的得分迅速累加着,把对手甩得远远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