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藏高原有天府吗?


□ 刘 睿

  在大多数人眼中,西藏是高寒和贫瘠的代名词,似乎不适合居住,更不可能有天府。这是一篇颠覆许多人对西藏片面认知的文章,看后你会惊讶地发现西藏原来也能有天府!年楚河谷、拉萨河谷、尼洋河谷等风光旖旎的河谷或许不如东北大平原一般沃野千里,却也阡陌相连,人烟稠密;藏民的财产不一定能媲美沿海的富庶,但衣食丰足、满怀喜悦;在气候如江南的林芝地区,藏民竟然可以种植水稻和芭蕉,过着惬意的生活
  
  青藏高原有天府吗?图片1
  有这样一种感觉,在讲述西藏的时候,总是离不开一连串“山口”的名字:米拉山口、色季拉山口、冈巴拉山口、唐古拉山口、头二九山口、乃堆拉山口等等。山口是宝贵的交通孔道,打破了山山脊脊的壁垒,而西藏的山口尤其多,可见是群山的高耸巍峨撑起了青藏高原。
  山有时候是一道风景,但究其本质,其实还是一种屏障。记得英国人彼得·霍普柯克在他著名的《闯入世界屋脊的人》一书里颇含敬畏地描述着大雪灾、缺氧、高寒、高山病,还有紫外线的暴晒等等,这样笼统地描述西藏,其实是非常偏狭的。法国藏学家石泰安就认为:早期殖民者和探险家,大多是在得不到地方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在非常的季节里,选择非常的线路进入西藏,那些通常都是严寒冬季里的无人高山、冰雪荒野,因此西藏的气候、地理在他们的眼中充满了险恶。而且这样的描述更有感染力和文学色彩,也接力棒似地传给了更多的撰述者,满足那些不能亲历的人所希望读到的原始、蛮荒和神秘。
  这样的青藏高原与人们心目中的“天府”当然相去甚远!然而,我采访了做高原研究工作的中科院的地理学家和生态学家们,这些几乎常年在西藏考察的人却并不怀疑西藏有乐土,有天府。他们擅长从科学的角度,准确地描述西藏。
  青藏高原有天府吗?图片2
  
  两种眼光看西藏,看出一个硬币的正反面
  
  中科院地理所的自然地理学家杨勤业把青藏高原比喻成东亚和东南亚的季风气候之母。他说,青藏高原的形成是地球上最伟大的神来之笔,放眼整个北纬30度线,阿拉伯半岛、北非、墨西哥无不处于广袤的荒漠,唯有喜马拉雅年轻的隆起,打断了地球的这道“高气压”腰带,高原让大气变为下沉气流,带来了降雨,也让亚洲的东南角享受到亚热带的海洋季风,在世界地图上染出一片茵茵的浓绿。如果没有青藏高原,说不定广州、厦门都会像开罗、迪拜呢。
  青藏高原有天府吗?图片3
  这无疑也惠及青藏高原自身。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大部分被喜马拉雅山阻留在它的南麓,但还是有一小部分顺着诸如亚东乃堆拉山口这样的水汽通道爬上高原,去唱响自己的绿色。虽然青藏高原在地形图上通常用一片猩红来标示,它却并不是干的,仔细观察一下,高原上湖泊的密度丝毫不逊于中国任何其他地区。
  再说雅鲁藏布江这条青藏高原上的“天河”,这是亚洲板块与印度板块相连的一条大地缝合线,往昔热烈的地质运动,丰富的地球物质造就了这个流域密如梳齿、束放有度的山谷群和小盆地,像年楚河谷、尼洋河谷、拉萨河谷都是这样形成的。河谷里密布着可耕地,河流集纳着喜马拉雅最纯净的高山之水,在缺少降雨的日子,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引水灌溉,享受自然的赐予。
  山峰的屏障,此时恰恰酝酿了星罗棋布的小环境、小气候,使得这里晴朗温润,土地不失富饶秀美。当我们的视线向西越过米拉山口,进入雅鲁藏布江下游峡谷,丰收的喜悦变成了风光的盛宴,雪山含翠,一峰四季,山川如同多彩的宝石,散落凡间,充满了仙境的味道。
  青藏高原有天府吗?图片4
  两种眼光看西藏,难免看出硬币的正反面来。西藏既有天寒地冻的无人区,也有热带和亚热带的雨林区。在生命难以存活的8000米高度,喜马拉雅所俯瞰的却是世界上生命最为丰沛的基因宝库之一雅鲁藏布大峡谷。
  造物之手绝不在世界任何地方,简单地剪切、粘贴自己的作品,所以地球上每块土地都是那样与众不同。原来,被高擎在半空里的世界最高的大陆,根本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如月球一般荒凉、广袤和枯燥。可是这些高原上的富饶河谷,哪一个才是我们寻找的真正的“高原天府”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