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儿


□ 彭育彩

  彭育彩,广西贺州市人。贺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郑州小小说学会会员。主要从事小小说与故事创作,曾在《羊城晚报》《三月三》《幽默讽刺精短小说》《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上百篇。
  暑假,一场车祸,夺去了云儿爸妈的生命。眼看就要开学了,云儿还有一年才大学毕业,弟弟小风今年刚刚考上大学。姐弟俩一开学就马上要交1万多元钱的学费。肇事司机的赔偿款已经清偿了家里起房子欠下的债务,1万多元钱,叫云儿姐弟俩到哪里去找啊!
  云儿正在为学费发愁,阿丽来了。阿丽是云儿的表姐。她抹着妖艳的蓝眼圈,涂着性感的口红,穿着低领薄纱的吊带裙,乳峰若隐若现。一进门,就尖着嗓门大呼小叫的。云儿看了不禁皱眉头,好像喉咙里鲠着一只死苍蝇。
  与阿丽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外资老板。这外资老板,又白又胖的圆脸,泛着油光。他用细成一条线的豆豉眼将云儿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后,点点头,眉开眼笑地说,长得水蜜桃似的,不错。那眼神,就像一匹饥饿的老狼,审视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云儿被他看得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一双纤细的玉手,在腹部慌乱地交叉着,不知道搁哪儿好。
  阿丽小声地在云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云儿的脸,噌地就飞上了两片红霞。阿丽随手拿出5万元人民币,让云儿好好考虑考虑。云儿想把装有5万元人民币的手袋丢还给阿丽,可一想到小风,云儿的手就迟疑了。
  告别时,外资老板捏了捏云儿白嫩的小手说:“美人儿,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云儿触电似地抽回手,脸又噌地绯红了。这不怀好意的男人,让云儿想起了老舍的小说《月牙儿》。带着寒气的月牙儿,孤独无助地在灰蓝的天上挂着,清清冷冷的,凉了云儿的心。
  “三天后给我个准信哦。”阿丽出了门又转回来叮嘱云儿说。云儿还在痴痴地念着《月牙儿》中的那对母女,阿丽的叮嘱,仿佛来自遥远的另一个星球。
  三天期限,一眨眼的工夫,就过去了。早上,刚下过一场阵雨,晨曦带着朝露的凉气,濡湿了云儿的眼睛。云儿如僵尸般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远山的雾霭出神。她的思绪,随着那丝丝缕缕的薄雾,一会儿升腾,一会儿飘落。
  手袋就在旁边,里面有阿丽留下的5万元现金。云儿打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5万元人民币啊!她小心翼翼地摩挲着这一张张烫手的人民币,仿佛看见它们在半空中翩翩起舞,舞成一个五光十色的旋涡,随时准备将她吞噬了去。云儿就这样干坐着,她的心,像客厅墙壁上的钟摆,一下摇到左边,一下晃到右边。
  亲友们暗地里都嘲笑阿丽是狐狸精,现在,云儿也要步阿丽的后尘吗?云儿的心,顿时黯淡了。想起刚刚离她而去的爸妈,云儿的眼里就蓄满了一些让她鼻子酸酸涩涩的液体。
  云儿心事重重,信步走到集市上,往两边的店铺东张西望。云儿记得,有些店铺,曾经贴过招工广告。云儿怯生生地想向店主打听招工的事,苦于脸皮子薄,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远处飘来烤羊肉的香味,云儿吞了吞唾沫,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走着走着,云儿的脚步越来越沉了。到了一家服装店门口,云儿索性歇了下来。云儿愁眉不展的样子,引起了老板娘的注意。听说云儿家里惨遭不幸,想打工供弟弟读书,老板娘眼圈红了,答应让云儿到她的店里帮忙。
  云儿回到家,刚坐下,小风也进门了。小风说:“姐,你还有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不读下去实在太可惜。我已经找到了一份泥水工,老板答应给我预支工钱,你就放心地去上大学吧。”云儿望着被太阳晒成紫铜色的弟弟,眼睛湿润了。
  云儿红着眼圈对小风说:“那你呢,你就不读书了吗?这无论如何也不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