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诉讼无关


  1 " F- l: N5 K3 o* e7 e0 Z

/ T6 [; m6 R2 D$ F( R5 k  表弟罗太平打来电话,说这回离婚是离定了,秋子已经起诉到法庭,刘家实 在是欺人太甚,这回就全靠你了,搞得不好我这回就是人财两空,过两天就进城到你家里来。电话里听着带了哭腔。接着妈又来电话,说太平的事就是你的事,你们 是一根藤上结的瓜,妈娘家没得几个亲人,看着刘家狗仗人势,欺负太平,我就整夜整夜睡不着,你得把这场官司给打下来,给妈争口气。还说了一些你舅舅老了浑 身是病之类的话。陈家国听着,头就大了。他本身怕管,也懒得管这些烂事的,但妈出面了,他就不能不管,妈的话就是圣旨。他知道,太平肯定是求着妈打的电 话,太平是个老实疙瘩,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一有事就求妈给他打电话,使得他欠了土镇上大大小小的伙计们一屁股鸡毛蒜皮的人情。他握着电话“嗯——嗯—— ”地应着妈的电话,浑身紧张得像打足了气的皮球,绷足了劲。 4 `2 o9 H: `$ O% {. U
放下电话,家国脑壳里在飞快地转,还没有转出个“经”来,快下班的时候,妻子朱红霞来电:快点回来,罗太平他们找你打官司来了。一听那说话的口气,就 晓得朱红霞也是一肚子烦。家国心想,也真是烦人,现在的官司,哪里是那么好打的?老家人也是叫人烦,不是要你给他找事做,就是要借点钱,现在又打起官司来 了,总没有什么好事。他一边匆匆地往家里赶,一边在脑壳里搜索着可以利用的关系,想着怎样帮太平打好这场官司,又不至于下手太狠给刘家惹下太大的麻烦,让 则贵为难,更不能伤了和则贵的和气。他晓得,这个官司不好打! ( G+ G! Y  E: s/ a
一进家门,罗太平从客厅的布沙发上站了起来,说哥你回来了。家国说你稀客啊!一眼看见锃亮的木地板上躺着两三只用尿素口袋裹着的腊猪蹄子,于是就用责 怪的口气说,又不是外人,你来还带什么东西呢!我们这里吃不完啊!太平说,来给你找麻烦,没什么带的。家国说,你坐啊,莫客气。竖起耳朵一听,厨房里传出 “嗞嗞”的炒菜声,朱红霞已在炒菜做饭了,想朱红霞到底是下得厨房进得厅堂的贤惠女人,一颗忐忑的心就放了下来,到厨房打过招呼,他女人 给他扮了一个表示烦躁的鬼脸后,就回到客厅来陪太平抽烟喝茶,慢慢说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