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痛悼恩师马烽


□ 杨茂林


新年前夕,在省里参加第五届作代会期间,会议日程虽然安排得很满当,我曾抽空去看望久患肺气肿顽症的恩师马烽。师母段杏绵说:“他在医院住着。今天据说中国作协陈建功等领导去看他,你就别去了,我向他转达你的问候吧。”春节这天,我给马老家打电话拜年,段师母告诉我,马老今年过年没有回家,还在医院住着,病情不大好。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我的心头,我计划过罢正月十五专程再去看望马老,不想正月十一就接到省作协一位友人的电话,说马老已于昨天晚间与世长辞了。我这个蒙受马老恩泽48年的愚弟子,在他老人家临终之时未能见上一面,感到万分悲痛,无比悔恨。马烽先生不仅是与赵树理等一起开创“山药蛋”文学流派的著名作家,而且是全国文坛德高望重的领袖人物之一,是将我从爱好文学的中学生培养成一级作家的恩师。他的逝世,是中国文坛的一大损失,也使我如丧家考般失去一位文学之父。
1956年夏天,我刚刚初中毕业,在校期间创作的中篇小说《新生社》有幸被马烽老师看上眼。我被省文联调去修改小说时,性格爽快的马烽老师开门见山地说:“你的小说有一定的生活基础。但是,现在还根本不行!你野心太大,企图在一部作品里包罗万象,这怎么可能呢?艺术要单纯嘛。我建议你砍掉三分之二,再加以展开,写细,就好了。”我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消化了马老师的意见,奋笔疾书半个月,约计8万余字的《新生社》终于起死回生了。此间省文联还让我作为忻县地区的正式代表出席了山西省第二届文代会。翌年《新生社》被列入火花文艺丛书由火花文艺出版社出版。我这个农家弟子中学生,奇迹般地登上了山西文坛。倘若不是马老师发现了我这棵文学幼苗,并加以热情扶植,恐怕也就没有我后来的文学跋涉和文学业绩了。
马烽老师对我的成长十分关注。《新生社》出版后,一度时期我有点头脑发热,不切实际地制订了写作多部头长篇小说的计划。1958年3月下旬,马烽老师给我寄来一封信,劝我不要盲目地去搞长篇,要多写短篇、特写。他还在信中尖锐地指出:“听说有些人说你是天才,大约是你的同学们这样说的。世界上有没有天才?大概有。但是如果有人说你是天才,千万不要相信。即使有很多人这样说,也不要相信。否则被赞美的这个人,一定是最傻的傻瓜。”马烽老师的这封感人肺腑的信,像一剂泻药,泻掉了我的虚火,我暂时放弃了长篇小说的写作计划,转向了短篇、特写的写作,避免了走更多的弯路。
此后,我又有机会参加马烽老师担任队长的工作队在原平施家庄搞四清,参加孙谦、马烽为执笔人的电影《山花》创作组住在北影改剧本,直接从马烽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脚踏实地深入生活,如何一丝不苟地创作。几十年来,我写的较为成功的作品,受到马老师热情的鼓励;对我的不成功的作品,马老师总是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所在,甚至一干二脆地劝我该放弃就放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