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媛的诗


□ 江 媛

   江 媛 女,出生于喀什市莎车县叶尔羌河畔。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岁从莎车先乘汽车后转火车赶到北京写诗求学,现今在郑州工作生活。曾发表过诗歌《鹰族》、《高原鸟》、《女人梦》、《遗憾》,散文《荒尘树——无邪果》、《常饮昆仑风》、《一只眼睛的独行者》,短篇小说《青丝暗藏》,小小说《盖着鸭绒被的婚姻》、《曹操与文姬》、《最后的荒野》等。
  
  民 歌
  
  我为什么哭
  是那远方的泉水流过了我
  我站在草原
  漆黑的身体长出蓝翅膀
  我站在废墟上
  发亮的皮肤渗透出蓝月光
  
  月亮汪汪
  野花是月亮的嘴唇
  吐出声音的泉水
  我静静如夜
  耳朵如陶器
  迎接一场暴风雨
  
  我为什么哭
  是民歌的闪电击中了我
  古老的琴弦将我切割
  太阳的金箭将我击中
  强壮的白马拖走我的尸体
  年轻的红马将我带进草原
  
  月亮汪汪
  红马的哥哥
  坐在麦地里不说话
  黑身子的妹妹在火里融化
  山歌的暴雨
  横扫草原
  山歌的大水
  冲洗过两个
  湿淋淋的身子
  
  大漠情人
  
  大漠我最热烈的情人
  你可知道我跑遍沙漠
  才长成你胸口那棵婆娑的树
  你可知道我耗尽四季的芬芳
  才开放成铺天盖地的红柳花
  为你在烈日下风情地舞蹈
  我绿色的裙裾一直为你包藏着相思
  我细碎的花瓣一直向你的心房飘落
  直到大风顽皮地掀开了我的裙子
  直到星星偷偷溜进了银河
  你才发现我站立的根系
  早已紧贴着你的心
  我湿润的哀愁
  早已潜入地下
  寻找你的呼吸
  
  大漠我最亲近的情人
  你可知道我的每一次绽放
  每一次枯萎
  每一次低语
  都只为告诉你
  只有我才能长成你胸口那棵
  风情万种的树
  只有我在所有河流都离开你之后
  还与你紧紧拥抱在一起
  
  诗歌的舌头下埋着一场大火
  
  绚烂的野花
  张着怎样的嘴唇
  潮湿的眼睛
  望着怎样的远方
  春天的孩子
  手捧着怎样的泥土
  血红的晚霞
  拥抱着怎样的黑暗
  
  鸟群在天空里失散
  孩子在废墟里长大
  女人在荒芜里变老
  恐惧在湖心泛滥
  
  走吧
  不只是饥饿
  不只是天上的家园
  不只是道路的迷失
  不只是青春的挽歌
  
  天空的云朵
  该诉说怎样的痛苦
  戈壁的风沙
  去吹干哪一双眼睛
  太阳下赤身裸体的孩子
  一直被乌云驱赶
  阳光下纯洁的马群
  找不到奔跑的道路
  
  我是谁
  在走入村庄的一刻
  在呼唤小羊的一刻
  你是谁
  谁能认出我
  我能认出谁
  
  月亮是孤独的孩子
  痛苦是思考的孩子
  我的孩子用血在月光下画梅
  我的孩子迷失在一场暴风雪里
  我的孩子是痴迷死亡的孩子
  我的孩子是点燃大火的孩子
  
  他说
  要烧了大地的肮脏
  他说
  要烧了乌云聚集的天空
  他说
  要烧了装满吼叫的身体
  他说
  点火吧
  
  七间房的女人
  
  七间房的女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