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是一只名叫小咪的猫


□ 王琰

  我还握有一些地址,根据它们我能找到死者的留话。

  ——曼德尔施塔姆

  这是座高原的小城镇,每个晴日的正午,太阳总是热烈眩目,带着火辣辣的刺痛直射人们。我又回到了这里,这座曾经被我不止一次叙述过的小城镇。从孩提时我就在这座城镇里漫游,它的气息早已经如高原清冽的空气般,浸入我的身体,潜伏下来。

  对我来说,青春是一只名叫小咪的猫,它在眩目的阳光下走失,从此再没有回来。

  车一闪而过,香巴拉酒店门口,李继妈坐在台阶上。我恍惚,疑惑是不是看错了呢?急急让师傅停车,当我跳下车,向回走时,车已经开出很长的一截路。我向回走,脑海里有黑白镜头闪回。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啊,我离开这座城去外地读书的那天,母亲为我整理了大包小包的行李,全家人挤在一辆绿色的吉普车里,热热闹闹地送我,我被当成一个大事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受这种氛围的影响,我也有些喜气洋洋起来。路过香巴拉时,忽然看见李继妈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神色张惶,张着手臂,仿佛随时等待要拦住过往的人。

  车子从香巴拉门口闪过。我上了班车,任家人帮我把行李放好,我的神色变得黯淡,车子开动起来,我望着窗外的家人,甚至脆弱地落下了眼泪。

  岁月等待着我,有时像活色生香的水煮鱼,热辣过瘾,有时又像清汤寡水的阳春面,淡而无味。上学、工作、结婚、生子,生活是我娇生惯养的刺猬,我为它呕心沥血而它时不时扎我一下。城市漆黑的夜空,让人沮丧。每日的辛劳奔忙折磨着我,几乎摧毁了我那残存的幻想。我下决心要暂停一下,为此,我两天一夜没有睡收拾完一篇稿子。稿子发给编辑,而我,来到了这里。

  也许,高原的阳光会为我缺钙的头脑补充一些营养。

  走到了香巴拉门前,灰白的大理石台阶闪烁着刺目的光芒,透过人群的遮挡,我眼前竟然真是李继的妈妈。她还像过去那样把长发挽在脑后,只是,发髻已经花白,这让她看起来像一棵落了霜的垂穗披碱草,任风将她摇来晃去。她佝偻着身躯坐在那阔大的台阶中央,目光直直地望着来吃饭的客人出出进进,热热闹闹,从她的旁边走过。所有的人对她视而不见,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

  “李继妈”,我轻声说,她的身体触电般抖了一下,目光转向了我。“我是燕子啊。”我还像小时候那样叫着她。那时候,整个院子里的母亲们都这样冠了孩子的名字互相称呼着,我们也这样跟着母亲叫,我叫她“李继妈”,而李继则管我妈叫“燕子妈”。

  李继妈望着我,颤抖着伸出手臂,而我,从台阶上把她搀扶了起来,送她回家。她还住在那间多年前我曾频繁出入、光线明亮而洁净的房屋,一开门,现在它早已被尘埃和岁月败坏,所容纳的已不再是空气,它们充斥着厚重、浓烈的陈年油垢味,固体一般。我四处环顾,李继的书桌、床都是老样子,甚至书桌上还摆放着他的课本。显然,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李继离开的那一刻,主人刻意的疏于整理,仿佛这样就可以更长久地留住李继存在的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