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墓园从容


□ 王晓阳

  不用等到清明节,在每一个四季每一个花开花谢的日子,漫步徜徉在墓地中,体会着从容淡定的心境,欣赏着墓碑上的人生,这已是我十几年来最大的享受。
  
  一
  在香山脚下、玉泉山边,李大钊烈士陵园坐落在这片风水之地,这里也是北京最早的公墓——万安公墓。因为我所有逝去的亲人都安葬在这里,所以每年我都会到这里来几次。
  这里毕竟是墓地,刚开始来的时候也会有凄凉、悲楚的感觉,也会有忆旧、伤感的情绪,也会为了自己逝去的亲人痛哭。但是看一看那些墓碑上记载的人生,体会着这里花盛开、鸟歌唱的生生不息,个人的悲伤会变成看淡生死的从容。
  那天去香山开会,早上我来到这里。这是我第一次在早上进入墓地,我发现这里竟然充满了生机。墓园对面,玉泉山下的一片山桃正盛开着,左边香山上山的小路隐约可见,仿佛能看到一行行登山的人。在墓地中,初升的太阳照进树梢,鸟儿在叫着、草儿在长着、树木摇曳着,墓园里弥漫着欢乐的情绪。沿着林阴小路漫步着,一个墓碑在松柏中露了出来,我差点惊呼了,墓碑上题着“刘人文先生在这里读书”。这真是一个太好的读书之地了,在哪里读书有这里安静,在哪里思考有这里深邃?仔细看了墓碑,为刘人文立碑的是中国音乐学院音乐文学专业。墓碑上有这样一段话:刘人文先生“笃好修身为人无愧于世,传道授业执鞭有功于民,箪食瓢饮无弹铗之怨,克己复礼常怀普济之心”,刘人文先生跃然碑上。
  从这时开始,我有了一种寻墓的心情,从这里我看到了多少不同的人生。后来我在这里找到了戴望舒、曹禺、董行佶、孙敬修、董竹君、冯友兰、陈白尘、启功……还看到了我曾经采访过的两位老人罗章龙、沈醉。那天一座新起的墓吸引了我,墓碑上的字太好了——赵家熹之墓,刘炳森题。我曾采访过书法家、教师赵家熹。在我写的赵家熹专访中有这样一段:“书法家”三个字无疑像一道美丽的光环,赵家熹头上也戴着这光环,但他却每天扎在孩子堆里,兢兢业业地当着教师,他没用这道光环炫耀自己,却用这光环照亮学生。后来赵家熹跟我提到过这段“光环说”。没想到我却在这里见到了“他”,他的碑文长极了,其中“慈母倚门而望,同胞泣血而哀,学子痛失师父,书坛悲折栋梁”一段甚是感人。而且我不知道,我在哪儿能找到为他的墓碑题字的刘炳森的墓。
  
  二
  在寻墓中,有一个墓是普通人的,但每次我都来这里看看。墓是两位老人的,从墓上看老太太还活着,墓碑上没有立碑人。碑文是这样的:长眠此地的两位老人,既不是商贾,也不是官宦,我们是社会最底层的穷苦人。我们是用一生的血汗养育了三男六女,为了子女耗尽了我们一生的精力,(此逗号后面墓碑上被磨下去约90字)到如今我们的墓地也是我们的血汗钱所买。
  因为我老来这里,那被磨去的90字我记得很清楚,大意是:但你们九个哪一个赡养我们了,你们哪一个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了,我们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是街道在帮助我们……这是两位老人为自己立的碑,更是一篇檄文,在墓碑上声讨自己不忠不孝的儿女。相对于所有文采飞扬的碑文来说,这个碑文文字平实,但却字字血泪。后来被磨下去的这90字不知是谁所为,那九个儿女看到过这些文字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