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陈娜娟


陈娜娟

陈娜娟笔名娟子,出生于饥饿年代。一九九二年开始发表散文作品,到目前为止已发表散文及小说三十几万字。作品见于《福建文学》《散文》《文学自由谈》《散文选刊》《广州文艺》《散文百家》等杂志。其中散文“只有人能够死”收入《2006中国年度散文》。

呜呜呜的声音带着很强的质感,言说。揪心揪肝直抵心魂。
浊,喧喧然;悲,悠悠然;凄,坦坦然;暗,召召然。
陶制,或椭圆或尖椭圆形,只有一握之大,八九个孔。向里吹气,有玄音轰然而至,在你听觉世界形成一个巨大的想像空间。时间开始倒流,之后时间消失,空间在无限度延伸。你在瞬间屈服。你被它淹没,你的心气不再浮躁,你在心里低下头颅。也许你不愿意,你会拒绝,但你再也不会忘记;也许你屈服并沉醉于它的言说,于是你潸然泪下铭记在心。这就是中国古老的乐器,埙。
对于埙最早的认识,来自于《废都》。贾平凹那段关于埙的文字像受伤后的疤痕一般留在我的记忆中。至今我都能记得这段描述给我情绪上带来的悲凄、哀婉、深邃、苍凉的感受。那时我没听过埙,但我记住了这奇妙的乐器。我居住的城市不会有埙这种乐器也不会有埙的音乐。直至之后的八年我去西安,才有缘亲临埙。
与埙相遇完全是偶然,那时我对埙的渴望已经很淡。我并没有去找寻它。我去半坡村仰韶文化遗址参观游览。遗址的大门是女性阴门的形状——生命之门。遗址内有一些古老的图腾柱,两个山洞,几间小木屋,杂草丛生,野花荒凉的兀自开放,没看到什么游客。渺远蛮荒的感觉油然而升,黄昏的太阳丝丝缕缕越过那大门和两棵大树遥遥远远洒下来,阳光仿佛是从远古而来,照在今天的我的身上,于是我的身上有一种挟带泥土腥味和贮存了许久的紫外线的味道,强烈的历史感使我回到了远古。我并非生活在此时,太阳荒荒,杂草苍苍,空气浊浊。“不要再进去了,太荒凉了!”我的另外几个同伴同声说道。正欲转身,一阵荡气回肠的乐音,拽住了我们的脚步,激起我们的欲望,我们四人不约而同循音而去。
那声音是从一个山洞里发出的,愈走近,愈揪心。乐音呈斑斓的土黄颜色,带着浓郁的泥土气息,散发着颜色剥落后的苍凉韵味,它浑浊、幽深、悲凄的叙述,吸引着,强烈地吸引着我们。
山洞不大,二十几个平方,高度二米多,椭圆形。有一个小伙子正在山洞里吹埙,声音在其间回旋。我们无法说话,呆呆地立于其间。埙,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哀婉悲凄,时而神圣神秘,时而高贵优雅。从容镇定博大深邃。一种古雅深邃饱满醇淳幽怨苍凉的情感缠绵缱绻汹涌而至,仿佛在召唤灵魂,又仿佛灵魂正舞蹈着歌唱着召唤着,让人难以忍受!
至我们走出演奏埙的小山洞,在外面被迫聆听,又是一番不同感受,!揪心揪肝不堪入耳却又被强烈地吸引。我们是应离去呢,还是继续留下来听?我们一人买了一张不同版本的埙演奏的CD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